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平:孔庆东的教师资格谁来监督?

p110402107
孔庆东,48岁,北大教授。

这哪里是一个正常人说过的话?连市井贩夫走卒都不如,其水准简直是一个泼皮无赖、地痞流氓。我真担心,涉世不深的青年人被他误导。

请注意,孔庆东的身份是北大的一名教授,光环缠绕,具有很强的欺骗性。而他的言论正在羞辱着北大,羞辱着教授之名;他忘记了长者应有的理性,忘记了教师的担当。这不仅让人追问,孔庆东是如何当上的教授?

百姓们对孔庆东的监督是必要的。从法律上讲,孔庆东属于国家工作人员,薪水是纳税人的血汗钱。百姓们不会花钱养着一个反人类的狂妄之徒。

孔庆东,48岁,北大教授。

教授是一个光环,北大是一个更大的光环。北大教授,那是一个金字招牌,光芒四射。所以,凡北大教授发言,听众无不侧耳倾听——北大教授的话语权相当了得。

当今,孔庆东的言论就相当有影响,只不过,是一种负面影响,是一种反人类的声音。

以下仅举几例。

第一,说到最近的日本地震,孔庆东在一个节目中与网友这样交流:

孔庆东:干脆哪天把钓鱼岛弄沉了,算了,谁也不要了。

网友:这个世界可以没有日本。

主持人:这好像是孔老师说过。

孔庆东:对,大家每天默念三遍就行了。

网友:日本或许是地球上的阑尾。

孔庆东:对,阑尾是没用的。(主持人:阑尾就可以切除。)对,所以你一旦有阑尾炎,就可以切除掉,因为本来就没用。但是平常呢,不愿意挨这一刀,正好发炎了,就给它弄掉算了。

第二,孔庆东这样评价民主制度及蔡元培校长:

梁漱溟在家里自己给自己当博导,读了两年自费博士,24岁就被蔡元培请到北大当了哲学教授。现在很多糊涂人一窝蜂似的鼓吹“民主邪教”,他们不知道蔡元培当年之所以创造了北大神话,全靠“独裁专制”。蔡元培想请谁就请谁,想开除谁就开除谁,根本不用开什么教授会,也不用投什么狗屁票。

第三,孔庆东对媒体上批评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双起论”不满。孔庆东认为: “我们现在媒体太乱,媒体的好多记者都是无证上岗,拿着假记者证到处去横征暴敛,这些记者排起队来枪毙了,我一个都不心疼。”

第四,孔庆东为文革翻案。他说自己到各地去参观的时候,“无耻的导游经常说这块是文化大革命砸的,那块是红卫兵砸的。我就问,你看见啦?我说谁告诉你们这是红卫兵砸的?都是你们砸的!都是这三十年毁坏的。”孔进而认为,文革破坏文物只占百分之五,而文革之后破坏的文物占百分之九十五。

第五,孔庆东热爱朝鲜,对英国记者说:“让全世界封锁你们英国三个月试试,看看那时是朝鲜穷还是你们穷?朝鲜的困难是谁造成的?没有伟大的领袖和劳动党,没有强大的人民军,没有宁死不屈的民族骨气和奋发忘我的劳动热情,早都死绝了。有些中国人,整天嘲笑朝鲜,崇拜韩国,其实就是一种简单的嫌贫爱富心理。”

第六,孔庆东在谈药家鑫杀人案时说:“(药家鑫)长得就像杀人犯”,“(药家鑫)名字就是杀人犯”, “跑到天涯海角把你满门抄斩才是严肃的法律”。

孔庆东的雷人语录还很多,上述只是我印象较深的几例。有道是,不求最雷只求更雷,语不惊人死不休。

孔庆东的这几段话体现出了几个特点:

其一,心如荒漠,血腥残忍。日本地震,举世悲伤。连朝鲜这个素来与日本为敌且极不富裕的国家都伸出了援助之手,而孔庆东确是幸灾乐祸。

其二,逻辑混乱,胡搅蛮缠。在言论自由的条件下,什么问题都是可以讨论的,包括对文革的评价。孔庆东热爱文革,无可厚非,但是一些公认的事实要承认。退一步讲,即使你不承认这些事实,但不能强迫别人都认同你的观点嘛。按孔庆东的逻辑,没看见就没有发生。那么,孔庆东一定看见了他的父母共同孕育他这颗爱情结晶的过程,否则,世上何来孔庆东?

其三,放弃理性,煽动暴力。“长得就像杀人犯”,“名字就是杀人犯”,还有什么比这样的说法更离谱?我们可以放弃理性,可以放弃爱心,但言论的底线是不能煽动暴力。而孔庆东张口杀掉这个,闭口枪毙那个。他的讲话无不杀气腾腾,枪声四起

这哪里是一个正常人说过的话?连市井贩夫走卒都不如,其水准简直是一个泼皮无赖、地痞流氓。我真担心,涉世不深的青年人被他误导。

请注意,孔庆东的身份是北大的一名教授,光环缠绕,具有很强的欺骗性。而他的言论正在羞辱着北大,羞辱着教授之名;他忘记了长者应有的理性,忘记了教师的担当。这不仅让人追问,孔庆东是如何当上的教授?

百姓们对孔庆东的监督是必要的。从法律上讲,孔庆东属于国家工作人员,薪水是纳税人的血汗钱。百姓们不会花钱养着一个反人类的狂妄之徒。

近来,不断有专家、教授冒出些雷人语录,被网友们戏称“砖家”、“叫兽”。但是,孔庆东无疑是走的最远的一个。现在,剥下他身上的光环,退下一身袈裟,减轻一些百姓负担,让他回归自然状态。那时,只要他的话不违法,他再说什么,百姓们就不用操心了,孔庆东也不必再受百姓约束。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