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兰冠云:屁股不干净人士的政治权利

“搞政治屁股要干净”,屁股不干净还没有权利搞政治了?什么时候政治变得这么高尚、成了圣贤君子们的特权?中央领导人的屁股应该是最最最干净的了?谁信?既然最干净,不妨把裤子脱下来让全国人民观瞻,为什么高级领导干部的财产透明法案几十年都通不过?

艾未未的屁股是否干净,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但我看到了他未被打断的高挺的脊梁。那些趴在地上急着要闻艾未未屁股的人,你们可有脊梁站起来?

艾未未方沦为党国的罪人,党的喉舌立即掀起了对艾未未的泼粪运动。最妙的当属〈环球时报〉的文章评论说“搞政治屁股要干净”。

许多中国人讨厌“政治”,认为政治是很肮脏的东西。政府只要给人扣个“有政治野心”的帽子,就很不名誉。 批评政治就是对政治有兴趣,对政治有兴趣就是对权力有兴趣,对权力有兴趣就是有政治野心。许多文人要搞臭刘晓波、艾未未等政府眼中钉,就阴阴地说他们“想上位”、“要推翻政府”、“有政治野心”等。而有人为了显示自己“清白”“独立”,又偏爱声明啥“不为任何政治势力所利用”云云。这似乎是中国人特有的政治观。

“搞政治屁股要干净”,屁股不干净还没有权利搞政治了?什么时候政治变得这么高尚、成了圣贤君子们的特权?中央领导人的屁股应该是最最最干净的了?谁信?既然最干净,不妨把裤子脱下来让全国人民观瞻,为什么高级领导干部的财产透明法案几十年都通不过?

政治就是对公共事务的管理,如此而已。本来既不神圣高尚、也不污秽卑下。偏偏专制独裁者玩弄政治,要么把它神化得只有自己可以作祭司,要么糟蹋、扭曲它,连对政治有兴趣也可以算是罪过。

一个社会的成年公民,都拥有宪法赋予的政治权利,也就是都有权“搞政治”。从一而终的有政治权利;包二奶、三奶的也有政治权利。一流的艺术大师有政治权利,只会临摹抄袭的艺术爱好者也有政治权利。便后就泡酒精消毒的有政治权利,屁股不干净的也有政治权利。在中国,除非被定罪判刑又被附加剥夺了政治权利的都不应该丧失政治权利。在美国多数州,狱中服刑的重罪犯不享有投票权。除此之外,搞政治是不可剥夺的人权之一。

民主国家的竞选有扒粪比赛,因为人民要选贤与能,这时,“屁股不干净的”候选人往往丢脸落选。艾未未不是出来竞选“上位”的,他的“搞政治”就是收集汶川地震遇害学生名单、为谭作人出庭作证、为毒奶宝宝讨公道等等。 做这些犯忌的事,遭受迫害早可预见。唯其如此,精神可嘉。算是一种殉道士的牺牲。“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谁不知道加入盛世大合唱要应时讨喜得多呢?

艾未未的屁股是否干净,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但我看到了他未被打断的高挺的脊梁。那些趴在地上急着要闻艾未未屁股的人,你们可有脊梁站起来?

(天下论坛/万维)

评论

  • jingjing 说:

    艾未未卖艺术品,肯定没少偷税漏税!这是有确凿证据的。

    另外艾未未乱搞男女关系,跟一个小女孩生了一个孩子,已经两岁大了。

    想当名人,屁股是得干净点。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