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明镜月刊:“石油帮”活跃异常 曾庆红温家宝联手

p110411119

表面上中国石油三大公司仍是曾庆红的旧部主掌,但曾庆红实际上失去了对石油行业的掌控,曾经的“帝师”曾庆红,一旦退休就就落得如此地步,正印了中国那句俗语:人走茶凉。

最近,中国政坛上的所谓“石油帮”活跃异常,苏树林 出掌福建省政府,三大石油公司人事相继调整。这是已经退休的前政治局常委、“石油帮”元老曾庆红的新动作吗? 新出版的《中共十八大之争》一书却提供了内幕性的说法,说是“石油帮”早前已归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门下,而曾庆红亦支持温家宝的安排。

能源战略行业,一直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焦点。《中共十八大之争》指出,因为这一行业至关重要,不仅具有巨大的财富利益,小可以保家族进入世界巨富行列,富传N代,大可以保集团利益,使利益集团始终有足够的资金维持运转;而且具有巨大的政治利益,掌握了能源行业就等于掌握了中国经济的血液,对现在和未来的中国经济发展形成巨大影响,进而保持了对中国政治运作的话语权。前苏联解体后,把持俄罗斯各行业的寡头凭借其雄厚的经济实力,把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政治弄得乌烟瘴气,虽经普京强力打击,但至今寡头政治仍然强烈地影响着俄国的政治经济生活,就是典型的例子。

蒋洁敏傅成玉都是曾庆红的旧部

有消息称,中国能源行业,尤其是石油行业,正面临自2002年以来最大的整顿,能源行业易手新主,已经不是秘密。与以往的权力斗争没有区别,这次整顿也是借助“反腐”的名义进行的。个中标帜性事件,就是2010年中石油、中海油高层的接连被查,矛头直指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和中海油董事长傅成玉。

中纪委知情人称,蒋洁敏和傅成玉都是已经退休的曾庆红的旧部。与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一样,都是曾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也是替曾氏掌舵石油能源行业的得力干将。

蒋洁敏是个“老石油”。1999年中国石油行业重整之际,曾将之调至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任总经理助理兼重组与上市筹备组组长。2000年,曾又调蒋至青海,先后任副省长,副书记,历练之意颇为明显。2004年,为了确保对中石油的完全掌控,曾又把他调回中石油,任中石油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兼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2006年进一步扶正,成为中石油一把手。

傅成玉80年代初起就成为曾庆红的助手。曾庆红任中海油总公司联络部副经理,石油部外事局副局长,以及南黄海石油公司党委书记期间,傅成玉积极配合曾的工作,表现极其出色,受到曾的赏识和提携。也是在1999年,曾庆红安排傅任中海油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执行副总裁。 2000年,又兼任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总裁。曾升任中共常委后,傅也水涨船高,任中海油总公司总经理,兼中海油有限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

《中共十八大之争》引述中南海消息人士透露,主理对蒋、傅调查的,是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马馼。自2007年十七大以后,温家宝开始着手对能源行业的调整,为此,国家审计署一直将中海油、中石油列为重点审计对象。按理,蒋洁敏、傅成玉应当有所警惕,但由于二人自恃是曾的亲信,不把审计署放在眼里。2010年的审计中,发现了一些资金问题,与此相对应,对蒋、傅二人的匿名控告信也突然多了起来,于是,在温家宝授意下,马馼派亲信暗中对二人进行调查。

曾庆红一时陷入被动

蒋、傅二人感觉风头不对,立即去找曾庆红。曾找到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希望由贺出面叫停调查。但实际上贺国强根本掌握不了中纪委的局面。马馼除了有温家宝橕腰,在中纪委内部,二把手何勇年事已高,也想将后事托付给马馼,所以对马馼的工作多有支持。贺叫停不了,曾庆红一时陷入被动。曾明白这是有人逼迫他在十八大问题上进行交换。

蒋、傅二人见对方逼迫越来越紧,知道曾庆红已人走茶凉,有可能保不住他们。县官不如现管,他们可不想作陈同海第二,就向温表示效忠。马馼见有成效了,就向温交差,她也不愿意为了这点事,就得罪了其他老同志,那样对她也不利。温的本意也是收编队伍,如果蒋、傅二人不投诚,就用腐败问题让二人下台换成自己人。现在对方诚恳地表示归顺,他也没有必要跟曾庆红闹翻,因为在十八大布局中,他也希望借助曾庆红在人事安排上的深厚资源。于是一场权斗在即将撕破脸的一刻停止了。

中石油一位高管私下透露,此前,中石化陈同海出事后,温趁机提拔自己的亲信苏树林任中石化董事长,那时已经暗中拿下石油行业的三分之一天下。苏树林原本也是曾庆红的人马。1999年被曾从大庆调出担任蒋洁敏的副手。无奈1962年出生的苏太年轻,虽然也得到曾的赏识,要想在人才济济的石油行业出人头地,难度很大。苏做了6年的副总经理后,2006年,曾才安排他到地方,任辽宁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也算是委以重任了。但苏树林年轻头脑活,知道不能老在一棵树上吊死,于是暗地里向温靠近,得到正在寻找能源行业合适的代理人的温家宝的赏识。

陈同海案发后,温调苏担任中石化掌门人。当时忙于十七大权力布局的曾庆红,还以为是自己人掌控中石化,也就欣然同意。岂不知,人还是那个人,但心已不是那颗心了。

前述石油行业人士认为,其实蒋、傅二人背叛曾是迟早的事,因为有陈同海的前车之鉴。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不仅是曾庆红的亲信,而且还是“太子党”成员,那么厚实的高层荫庇和家族影响力,都难逃落身败名裂的命运,何况背景、资历都不如陈的蒋、傅二人。

一位对中国能源行业十分熟悉的人士分析认为,表面上中国石油三大公司仍是曾庆红的旧部主掌,但曾庆红实际上失去了对石油行业的掌控,曾经的“帝师”曾庆红,一旦退休就就落得如此地步,正印了中国那句俗语:人走茶凉。有人认为,当初陈同海出事,曾庆红没有使出全力保全,才导致今天的失败。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可能的真相是曾庆红想保也保不了。陈同海2007年6月出事,正是十七大之前。时间之玄妙,不能不让人生疑,这很可能是对手迫使曾庆红让步的一招棋。十七大曾庆红光荣退休,与此有没有关系不得而知。但为了更为重要的十七大权力布局,曾庆红不得不丢掉陈同海,倒是有几分内在的联系。

现在,随着蒋、傅的投诚,温家宝已经于十七大届中基本完成了对能源行业的掌控,而且掌握了一些中共高层家属在能源行业的活动。《中共十八大之争》(外参出版社)指出,不动声色之间,已将三分天下归于温氏一统,不仅将温氏家族的经济利益延扩到中国经济命脉的深层,而且强化了自己对十八大,乃至十九大的话语权。坊间传闻,在十八大的权力布局问题上,曾庆红已经开始跟温家宝合作。这一动向与上述事情是否有内在的联系,引人遐想。

(《明镜月刊》第13期)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