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许国申:中国聪明人太多

p110411106

中国人特别喜欢做“救世主”或“英雄”。中国历史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大大小小的悲剧?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想做“救世主”或“英雄”的人太多,而且,做“救世主”或“英雄”是这些人终生解不开的“情结”。不但是悲剧,还有乱子。

庄子曾说“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我们是凡人,做不到“无已”,但是我们可以做到与人平等。

中国不缺“聪明人”,中国最缺“傻子”。为什么中国的公民教育开展不起来?因为“聪明人”都认为,公民教育不过是“傻子”教育的代名词而已。“傻子”还用教吗?

近日日本遭遇危害空前的地震、海啸及核电站爆炸,灾区人民从容镇定面对天大灾难,他们的表现让全世界为之动容。尤其是在核爆炸尘埃未定、余震不断的情况下,50名坚守核电站的工作人员,为了防止核燃料融化,冒着极有可能在两周内死亡的危险,再次坚守岗位,进行注水工作,更让人们肃然起敬。然而在我们中国,却突然出现了大范围的食盐抢购风潮。抢购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传言食用加碘盐可防核辐射,二是担心从此海盐受到核辐射污染,食用以后影响身体健康。两相对比,作为一个中国人,岂不汗颜?

不错,食盐抢购风潮已经随着食盐货源的补充与科普知识的宣传普及逐渐平息,但是造成抢购风潮的深层次的因素,我们却不能不作认真的反思。

有人说这场风波跟人们缺乏常识有关,如果媒体及时地向大家说明核辐射道理说明吃盐不能防范辐射等等,就不至于闹出这样的笑话。这话对于食盐抢购风潮来说不无道理,不过根本的问题不在这里。——假如事实真的像谣传所说:碘盐能预防核辐射,以后生产的食盐肯定受到核辐射污染,谁能制止这一波风潮?

不说食盐与核辐射吧,类似的事情很多。一旦什么紧缺,总会有人囤积居奇。囤积居奇的人虽然可能受到道德的谴责,却从来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就说这次食盐抢购风潮吧,如果有一条法律,规定抢购者不但要退回抢购囤积的物资,还要受到法律制裁,谁敢抢购?正如这几年的房价,法律的空白使炒房者有恃无恐,受伤害的总是落在后面连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也得不到的老百姓。中国人的恐慌心理是怎么来的?历史有教训,现实也有榜样。对抢购与投机一天不立法制裁,抢购与投机的危机就天天潜在。

法律是“硬家伙”,中国在很多方面缺法。当然,法律如果不被严格执行,那也只是一纸废纸,所以有法必依才能使法律成为“硬家伙”。这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就是国民教育。人总有自私的一面,国民教育的目标之一就是教育公民自觉地克制私心,凡事都能想到别人,想到大家,想到整个社会,而不是一事当前,只替自己打算,只管自家幸福,不管他人死活。能为他人着想的公民是高素质的公民,光为自己打算的公民是低素质的公民。中国不是没有高素质的公民,只是高素质的公民太少。如果高素质的公民多了,抢购与投机的人就少了;抢购与投机的人少了,也就形不成抢购风潮了。那时候,人们看那几个抢购的人抢购,就像站在台下看台上的小丑演戏,抢购与投机只能像几颗小石子扔进水里那样溅起几朵浪花,哪能掀起风潮?

说中国人太自私,也许有点过分。据我观察,有些人看上去很自私,有时候却又很慷慨。举个例子:某人抢购了100斤食盐,他知道邻居因商店断供缺盐了,就可能非常主动地送盐上门,甚至连钱都不要。为什么?他要施恩,做好人。参与抢购的人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去抢购,不全是为了自己,还为亲戚朋友邻居熟人。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不少人很会做人,不论抢购什么,都可以借此多结人缘。这是中国人的传统。这一传统,就其抢购人的社会小圈子而言,也许是“优良传统”,但就整个社会而言,却是陈腐的传统。我常常想:当大家都有钱买得起盐的时候,谁喜欢受人“施恩”?我到商店一元多钱买一袋食盐,可以放心地吃,但是受了他人一袋食盐,却得常常记挂着什么时候回报,于是,就欠上了一笔“人情债”。尽管施与者也许不求回报,但对受施者来说,终究是一个“负担”。这种为别人抢购的行为,也许可称之为“乐善好施”,“乐于助人”,但在我眼里,却与排队时让自己的熟人在前面插队一样,对后面的人,对他“圈子”外的人,都很不公平。一个高度文明的社会应该是一个处处公平的社会,当下之中国,离公平实在太远,所以,中国当下的文明距世界高度的文明还有很大的差距。

用野蛮的行径换取“文明”的美誉,这是溶化在很大一部分中国人骨髓里的道德悖论。对此,我有深刻的体会。十多年前的一天晚上,正逢暑假,我在给父亲的稻田开水,突然走来一个比我年长20多岁的邻居。他知道我是读书人,不会跟他硬斗,二话没说,就截断了流向我父亲田里的水,把渠里的水引向他家的稻田。我跟他说既然你来了,那么这点水就大家分吧。他毫不理会,狠力地用锄头把流向我父亲稻田的出口堵得死死的。再跟他吵,就得打架了,我只好让他。可是后来相遇,他竟像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不愉快的事似的,总是笑咪咪的。人家缺什么向他借,他很大方,有时候还会主动地把家里多余的东西送给别人。我还认识一些老板,对职工极苛刻,自己也不怎么乱花钱,赚来的钱做什么用?施与。我这人有些特别,我总是想:既然赚了钱拿去施与他人,为何不给职工增点工资加些福利?

哦,我明白了:原来是中国人特别喜欢做“救世主”或“英雄”。中国历史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大大小小的悲剧?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想做“救世主”或“英雄”的人太多,而且,做“救世主”或“英雄”是这些人终生解不开的“情结”。不但是悲剧,还有乱子——抢购食盐风潮不也是有“救世主”或“英雄”“情结”在作怪么?——尽管这种“救世主”与“英雄”“情节”并不是中国人的“专利品”,而是潜伏在人类躯体上的“毒瘤”,帕斯卡尔的话(人既不是天使,又不是禽兽;但不幸就在于想表现为天使的人却表现为禽兽)就印证了这一点。

庄子曾说“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我们是凡人,做不到“无已”,但是我们可以做到与人平等。打两个比方:只有一袋盐了,可以几家按人口平均分着吃;只有一块面包了一碗水了,那就留给孩子吃,不管是谁的孩子。至于“神人”与“圣人”,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子,但我以为,如果只要“无名”、“无功”就可以算“神人”、“圣人”,那实在比做“至人”更容易:“无功”就是不要占有自己用不了的东西,“无名”就是不要费尽心思去想该让人家说你怎么怎么好。再举两个例子:食盐紧张了,我只买一袋,剩下的让别人买;排队买东西轮到我了,我决不让我认识的人来插“塞子”。这样做的人不是没有,可惜在中国,这样做的人一直被称为“傻子”。

是的,中国不缺“聪明人”,中国最缺“傻子”。为什么中国的公民教育开展不起来?因为“聪明人”都认为,公民教育不过是“傻子”教育的代名词而已。“傻子”还用教吗?这又是一个悖论!

食盐抢购风潮是平息了,买房投资还是高烧不退。只要中国的“聪明人”大大地多于“傻子”,中国社会的各种风潮就“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永无宁日。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