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解读艾母高瑛接受香港专访

p110218110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高瑛:我相信我儿子不会屈服。
顾晓军:一位母亲应该相信自己的儿子。党经常教导我们大义灭亲,其实这是挑拨人民群众的关系。

解读艾母高瑛接受香港专访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九百九十四

艾未未失踪,进入第七日。艾母高瑛,在接受香港报纸专访时,警句叠出。
以下,是她的原话和我的解读与点评――

高瑛:我相信我儿子不会屈服。
顾晓军:一位母亲应该相信自己的儿子。党经常教导我们大义灭亲,其实这是挑拨人民群众的关系。

高瑛:儿子纳税有问题,也不至于这样对他吧!
顾晓军:经济是个筐,啥都可以装――官员一扣,就是贪官,明星一装,顿时黯然……党喜欢用生活作风与经济问题,抹黑不听话的党员和群众。

高瑛:我是逼上梁山,你能做得出,我也做得出!
顾晓军:你可不能上梁山。上梁山就是造反,党现在最怕的就是造反。老人家不见大泽乡都早已不让叫大泽乡了吗?

高瑛:他们要把我抓进去,好,我跟我儿子作伴了!
顾晓军:你想得到美?进去了,那就自然得分男监、女监,怎么可能让你母子二人朝夕相伴呢?

高瑛:我真的无所畏惧了,一个母亲(出声)要儿子,有甚麽不对?
顾晓军:党呀党呀党呀党,你又失败了一回――高瑛同志忘了――党性高于一切,党情重于母子之情。崩溃!

高瑛:既然说是法制国家,那就做得像个样子给老百姓看,光喊口号没用!
顾晓军:这就是高瑛同志不对了,党就是喊口号出身的,都已执政60多年了,咋能说“没用”呢?至于法制,那时民主社会的东西,不属于社会主义。

高瑛:儿子被抓让我猛醒,顿悟,我站出来,要为我儿子说话,为我儿子伸张正义。
顾晓军:倒底是高干!儿子被抓了,才“猛醒”、“顿悟”。老百姓醒了再睡、睡了再醒,已经好多年了。有啥办法呢?

高瑛:我已经豁出去了,站出来了。要掐断我家的电话?掐呀!我会再发贴公佈出去!
顾晓军:唉,腻傻的一个老太太!能掐你家电话,就不能掐你家的宽带?党早想好办法了,连电视都是有线的,既收钱、又受限,多绝?

高瑛:他们一定要给(未未)找出个甚麽名堂;抓不到把柄,总要抓个辫子吧!好下台阶。
顾晓军:感谢党吧!不看在艾老艾青的份上,十个艾未未也早抓了,要啥“把柄”、“辫子”?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腻傻!

高瑛:未未就是一个艺术家,一个有良知的人,他就是为别人,为自己他没有这麽多麻烦。
顾晓军:这就看到问题的本质了。如今,连党都不讲“为人民服务”了,你儿子“为人民服务”?咋,想取代党?与党争民心?犯上、作乱!

高瑛:《苹果日报》,好,香港也是中国一部份,你们登吧!我相信我们都希望这个国家好。
顾晓军:太简单了吧?真“希望这个国家好”的,既不一定是政党,也不一定是职业人,而是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高瑛:我们家电话被窃听,还是公安内部人告诉的。现在老百姓跟他们(当局)都是离心离德。
顾晓军:老太太腻傻,以后谁还敢告诉你什么秘密?被窃听了,那也得装着不知道,利用窃听者、给党递话,给未未争取个啥部长当当,多好?

高瑛:我站在儿子身后,决不动摇。我上到断头台也要喊:我的儿子最优秀,最棒!我支持他!
顾晓军:糟!上到断头台时,咋不喊“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人心不古呵!党领导你们翻身当家作主,忘了?党让你当高干,也忘了?

高瑛:要灭掉他总是要找个理由吧?打经济牌,就一个目的,要你(艾未未)不要再搞甚麽人权。
顾晓军:唉,党是为了挽救、教育艾未未!高干子弟,搞搞特权多好,搞什么人权呢?多少人想搞特权搞不到呵!人权,那是没有特权的人搞的。

高瑛:如果我儿子不对,我也会帮他们(当局)对付我儿子;但他是对的,我当然要站在儿子方。
顾晓军:嗯,这个态度正确!有点马列主义老太太的味道了。不过,就是咋看咋觉得有点儿傻,社会主义版的阿Q。

高瑛:我知道他们在录音,在窃听我们对话。偷听吧!一个13亿人口大国(统治者)干这种事,太不要脸了!
顾晓军:唉,滥用国宝是党的错!我年轻时,国宝是何等的金贵?如今成了政治垃圾的代名词。

高瑛:有人要我注意,说(电话採访)里有反动组织,有台独之类。我不怕,那怕是再反动的组织,打过来我也会说。
顾晓军:这就是党的不是了。几十年了,人家让你利用,你不利用,却又怕被别人利用,啥意思?非得让人废掉、死掉、消失掉,才放心吗?

高瑛:我敢保证,未未如果有一分钱不乾淨,跟外国情报机关有关系,或者(接受)反动组织支持,我敢把我的头拿下来。
顾晓军:有血性的老太太!但,没有必要。干净不干净,取决于认识;而决定认识的,是价值观。未未有未未的掂量,你有你的标准,没必要赌头。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4-9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