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卢晓鸣:做一个有尊严自觉的香港人

p110406104

其实所谓政府,不论是保安局、环境局、教育局,都是你和我焚膏继晷地拚命工作,用纳了税的血汗钱把一些人聘请来为我们做事。当这些人犯错的时候,你和我应该睁大眼睛,疾言厉色地批判他们,但现在似乎本末倒置:这些受雇的人做得不好,摆出一副「笑骂由你、好官我自为之」的模样,而身为雇主的我们,竟然一再纵容犯错累累的公仆。

连主雇关系都没有弄清楚,连自己有什么权利都不知道,我们还有什么资格高喊「民主自由、人权法治」?

在愚人节晚间电视新闻中,看到保安局发表声明,为局长李少光早前失言砌词狡辩,将胡椒喷雾「喷向高天」的意思强辩为「喷射目标角度,高于儿童的高度,不会刻意喷向小孩」。

在旁的朋友对保安局理屈词穷的声明,只微笑着说:「特区政府就是这样无耻,你生气也没有用。」

我感到呕心,觉得愤怒。但我生气的对象倒不是保安局近乎弱智的奇谈怪论,更不是身边这位甘心做顺民的朋友,而是数百万像木偶般没有知觉的香港人。

我不能理解的是:香港人,你为什么不愤怒?

其实所谓政府,不论是保安局、环境局、教育局,都是你和我焚膏继晷地拚命工作,用纳了税的血汗钱把一些人聘请来为我们做事。当这些人犯错的时候,你和我应该睁大眼睛,疾言厉色地批判他们,但现在似乎本末倒置:这些受雇的人做得不好,摆出一副「笑骂由你、好官我自为之」的模样,而身为雇主的我们,竟然一再纵容犯错累累的公仆。

连主雇关系都没有弄清楚,连自己有什么权利都不知道,我们还有什么资格高喊「民主自由、人权法治」?

在中共的卵翼下,香港是一个有强权无公理的社会。但是我爱香港,义无反顾地爱着这片我痛恨的土地,因为我生在这里,因为我的父母、亲朋戚友、同学同事──他们,还有他们下一代的子女,都要在这个专权城市继续生活。可是,我是一个渴望活得有尊严的「人」,我拒绝活在一个警权盖过人权、高官妄语连篇、谎言满纸的社会。

请大家评评理,我的要求过分吗?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学新媒体硕士一年生/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