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何三坡:一封写给佣人的公开信

p110407113

我们的佣人仙容正大、面目庄严,坐在堂上大吃二喝,我们只能在边上小心陪着。我们被代表,被吃药,被强奸,还得堆一脸笑容。有一回,我们那些上学的孩子看不下去,不吃饭,去院子里坐一会,结果他们就失踪了,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对这么大的事,许多年来,我们不能说,不能问,只能悄悄的流下泪水。很悲催。

许多年前,我们家来了一位自称公仆的佣人。他还自称是来为我们服务的,他随身带来了新鲜的糖果,色彩缤纷、光芒耀眼,它们被放在一个瓶子里,说是要发给我们。这样的情景,把我们家中的诗人感动哭了(你知道诗人是容易被感动的),他当即写下了一首《时间开始了》的豪迈的诗篇,歌颂这位崭新的客人。

接下来,这位公仆就给我们吃一种马胡子大伯发明的药水,我们吃完后异常亢奋,从此,我们家的好戏就开场了。头十年,佣人让我们把锅碗砸了炼刀枪,用来对付邻居的入侵,为此,我们全家挨了饿,死了人。

后十年,在佣人的鼓舞下,我们学会了开堂会,唱红歌。跳忠字舞,学会了写告状信。我们家稍微识文断字的弟兄们获得了空前的自由:他们想上吊的上吊,想跳湖的跳湖,想跳楼的跳楼,想发疯的就发了疯。

这样的情景,让我们家的诗人再次哭了,忍不住写了几首朦胧的诗篇,结果被佣人赶出了家门。此后,我们家基本上就没有了文人,有的只是一些夹着尾巴的动物,他们被叫着知道分子。

我们的佣人仙容正大、面目庄严,坐在堂上大吃二喝,我们只能在边上小心陪着。我们被代表,被吃药,被强奸,还得堆一脸笑容。有一回,我们那些上学的孩子看不下去,不吃饭,去院子里坐一会,结果他们就失踪了,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对这么大的事,许多年来,我们不能说,不能问,只能悄悄的流下泪水。很悲催。

时间永是流逝,街道依旧太平,后来,一个诗人儿子长大了,他去邻居家一趟回来,告诉我们不能吃药,只能吃糖果,而糖果就在瓶子里,应该去打开它,那是早该属于我们的东西,他的话,让我们如梦初醒,我们完全忘了那是当初佣人允诺送给主人的糖果,甚至,我们都忘记了我们是家里的主人!我们有权利得到它们!

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正当我们准备去追问糖果下落的时候,却发现这个诗人的儿子失踪了。据说,他已经被佣人关进了黑屋子中。我们知道,这个黑屋子中有许多奇怪的死法,每一种都让我们惊骇不已,这两天,我们彻夜难眠,耳边总能响起他父亲的哭声:为什么我眼里含着泪水~~~

面对这样一位不速之客,狠心欺辱我们60年的佣人,我们是否可以将他送出家门?是否可以不再受他的侮辱?!

——悲伤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