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总统是靠不住的,杨恒均更是靠不住的

f090709101
资料图片:杨恒均先生2009年7月在布拉格。(摄影:黄频/中欧社)

经过千万人反复筛选的总统是“靠不住”的。作为一位民主理念传播者和启蒙家的杨恒均更是“靠不住的”。不过,杨恒均“欺骗了中国人民”可以批评、斥责。但是,因为杨恒均或某些民主人士身上有缺点和错误,就否定一个信仰,否定一个理想,否定一个制度,不但太荒谬,套用特色中国十分时髦的一句话就叫:“别有用心”!

总统是靠不住的,杨恒均更是靠不住的
——与网友“苦海无边”谈“杨恒均门事件”

“苦海无边”:李先生,杨恒均先生昨晚终于跟您和他另外几位朋友见了面。但在杨恒均先生的微博中,以及您的博客中,并没有对失踪的原因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而外界也根本不相信他的解释。对此,您详细谈谈杨老师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这几天,万千网友都日夜关注这件事呢。你不能三缄其口,这不像你的风格啊。“苦海无边”:杨先生认为他的失踪纯属“乌龙”。昨晚,他在与几位朋友见面时,也自始至终这样解释“失踪”原因:“身体不适和手机没电”。既然这样,我又怎好凭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去作出解释?这可不是写侦察小说。

“苦海无边”:那么,我想问你一个同样让我感到困惑的问题。

李悔之:什么问题?

“苦海无边”:这一个多月来,中国有不少摇笔杆子的人像杨恒均先生“离家出走”不知所往。但我发现:似乎只有杨恒均先生三天时间重现人间。这个问题,不少人认为这里面大有原因。比如,杨恒均先生是否在玩“炒作”?还有,是不是在玩“周瑜打黄盖”的“苦肉计”?

李悔之: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硬说人家是在玩“炒作”和“周瑜打黄盖”的“苦肉计”,用文绉绉的话来说是“令人遗憾”的。很多人都知道:杨恒均先生在“失踪”前,他原定在北京某地举办的《家国天下》新书发布会,以及原定与曹建海先生主讲的一场学术讲座都意外取消了。

杨恒均先生“失踪”三天后重现,有一点我认为是比较可信的:作为澳大利亚公民的杨恒均,沾了澳大利亚政府的光——大家知道,杨恒均“失踪”后,包括澳大利亚包括总理莉娅吉拉德在内的政府官员都纷纷出来表示关注。澳大利亚各种媒体也纷纷采用各种渠道打探杨恒均先生的下落。比如,澳大利亚国家电视台不知从哪里弄到我的手机号,两天五次对我进行电话问询。还有《澳大利亚人报》也是如此。所有这些都让我不禁感慨万分:真是“母以子贵,人以国贵”啊!

“苦海无边”: “人以国贵”,李先生这句话真是绝了!想想现实真让人有些揪心!——过去以来,尤其是这一个多月来,中国不少像杨恒均先生类似的文人都“离家出走”了,由于没有相关的通知书,家人不知道自己的亲人究竟落在谁手中——是“调”进了“人民民主专政机关”,还是遭黑社会绑架了?真叫家人忧心如焚啊:甭说是条鲜活的人命,纵然失去了一只鸡狗主人家也要寻找嘛!与杨恒均比起来,难免让人产生“中国人太贱”的感叹——怀里揣着绿卡的“密斯特杨”离奇失踪,澳国宰相大人亲自过问;而“密斯特杨”的其他同行呢?虽然怀里也揣着“红卡”,但他们“离家走失”后,“居委会”和“村委会”也从不过问!不但报上不敢刊“寻人广告”,连网站也不敢刊载此类消息。这些“离家走失”者的家属只能每天在担惊受怕中过日子。这些难怪当今中国富人拼命将自己的子女往西洋送。不但富人们,现在打天下那代人的孙子,据说90%以上都像江姐的儿子一样成为洋人,在那边读书、工作了。都持有那边的绿卡了。只是可怜了没钱人的子弟。

李悔之:不要谈那些东西,再谈又“敏感”了。总之我认为,杨恒均先生“失踪”在极短的时间重现,有一点是比较可信的:是沾了澳大利亚公民的光。

“苦海无边”:杨恒均先生的国籍问题,也是我今天最想问的话题。这几天,杨恒均先生澳大利亚公民的身份曝光后,包括旅居法国的名博宋鲁郑先生在内的许多人都对杨恒均进行了严厉批评。原因是杨恒均先生在博客中一直这样介绍的:“杨恒均,中国公民”。宋鲁郑这些天连发三篇文章严厉指责杨恒均先生,认为2002年就加入了澳大利亚国籍的杨恒均先生“不仅欺骗了中国人民,也欺骗了澳大利亚人民和英国女王,是多重的背叛”。不但这样,有些杨先生的支持者也感到困惑,甚至痛心疾首,认为杨先生“欺骗了大家”。

李悔之:虽然我与杨恒均先生是多年的朋友,但是,在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上,我是从不含糊的。他国籍问题这一点上,我同样毫无为其讳过之心。虽然,曾是一位“隐蔽在特殊战线”的党国工作人员,杨恒均先生在这一点上或许有难言之隐。但无论如何,作为法学学士的杨恒均先生,我认为他一定要在这个问题上作出应有的、不悖常理的表态。决不能含糊其辞。而作为共产党员的杨恒均,更不能在这方面一味发扬不该发扬的“优良传统”——六十一年来,神州大地上演了无数令人痛心的荒诞剧,但至今无人道歉——都是“一切归于林彪、四人帮”。作为一位民主理念的推广者和民主信仰者,知错能改,只会更加赢得人的尊重。——这世上除了上帝,谁人不犯错误?

不过我想说的是:加入了澳大利亚籍的杨恒均先生在国籍这个问题上如果确实“欺骗了中国人民”,也不应无限上纲、穷追猛打——一介文弱书生,“欺骗”之目的,无非是想自己的作品在读者中产生一种心理认同。恐怕没有太多见人不得的东西吧?虽然犯了“法”,但毕竟“犯罪情节”不算严重吧?

唉,一直有人说杨恒均是个聪明人。在我眼中,他却是一个大大的糊涂人:作为一位文人,作为一个畅销书作者,如果真是聪明人,就应当想办法如何让自己的书在大陆火一把是吧?而要自己的书在大陆火一把,就应当学高唱“不宜论”的宋鲁郑、方绍伟先生啊!而不是傻乎乎地一路高唱《普世之歌》啊!用我们广东人的话来说,叫“太不醒目上”了!正因为“不醒目”,他付出无数心血的《致命三部曲》至今也就不能在拥有13亿人口的大陆与读者见面。纵然弄了个《家国天下》,也是“过五关斩六将”才得放行。而且,稿费使用还得受网友们的“民主监督”!

所以在我看来,如果在杨恒均在国籍问题上“欺骗了中国人民”,这里且说一句极端的话:这是善意的“欺骗”!比某些举家迁住海外、尽尝自由民主之福,却一再高唱“中国不宜论”、“多党民主是个坏东西”的“诚实人”,品德不知要高多少倍!

“苦海无边”:确实如此,看到宋鲁郑这些天连连撰文斥责杨恒均,我心中感到难受的同时,也为他感到羞愧:他这种人,还有脸面讽刺讥笑别人?

李悔之:宋鲁郑先生斥责杨恒均先生的三篇文章有人都发给我了。他所有观点中最令人啼笑皆非之处是:杨恒均的“欺骗”行为,成为他一直高唱的“中国不适宜”论的又一个新理由。说什么“如果杨先生及其支持者成为执政党,又将会造成多大的国家悲剧呢?”真正荒唐可笑嘛:“总统是靠不住”的,“伟大领袖”更是靠不住的!一个国家是否政通人和,繁荣兴旺,长治久安,关键在于制度,而不在于人!——这是猴子也懂的常识啊。想想是不是:美国二百多年出了不少说谎话、做坏事的“靠不住”的总统;西欧、日本等等民主国家一直“坏总统”、“坏总理”不断,为何这些国家的制度并没有像个别伟大预言家所论断的那样:“彻底走向灭亡”?相反,以苏联为首的由“人民好领袖”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最后却尽数“复辟资本主义”了,这是偶然的吗?

还是换一个角度去看这个问题吧:如果稍经比较,我们会发现,宋先生的逻辑也真的太“中国特色”了:我们知道,自从列宁以来,总是有些“伟大领袖”打着××主义旗号,但个人道德操守极差,专以玩弄帝王权术为乐事,将自己同志、甚至将一同打天下的哥们一个个迫害至死。在统治期间,制造出无数惨案、悲剧。但是,宋鲁郑先生却从不认为这位“伟大领袖”在制造过“国家悲剧”。相反,至今为止,仍然为这种制度大唱赞歌——虽然这种制度在世上早己寥寥无几了,况且,这种制度性质究竟发生了何种变异,作为旅居海外的学者宋鲁郑先生也心知肚明。

回过头来看宋鲁郑先生这句话:“如果杨先生及其支持者成为执政党,又将会造成多大的国家悲剧呢?”,人们会极清晰地发现:宋鲁郑先生的逻辑不但强横,也太“双重标准”了!

“苦海无边”: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认为宋鲁郑质疑和批评杨恒均先生不诚实比竟没有错。还有,当今中国,确实是有人担心:如果自由民主领军人物品质上有重大问题,将来中国的民主质量会是什么样的。

李悔之:质疑和批评杨恒均先生不诚实,这一点并没有错——甭管是否属实,甭管其中有无隐情。确实,作为一位民主理念的推广者和当之无愧的民主启蒙家,杨恒均先生绝非是完人。甚至可能是一位有较多人格缺陷的人。但是,因为杨恒均或某些民主人士身上有缺点和错误,就否定一个信仰,否定一个理想,否定一个制度,这就太荒谬了:前面说过,一个国家是否政通人和,繁荣兴旺,长治久安,关键取决于一个好的制度。而不是人!——因为除了上帝,任何人都会犯错。随着环境和条件的改变,再完美的“好人”也可能走上堕落成为“坏人”!所以,深深地认识到这一点的华盛顿在任了一届总统之后,就曾经想退下来。后来第二届期满,他更是决绝地提前表示绝不再作第三届总统。

民主制度,正是基于“人性恶”理念上设计、建立和不断完善的。“总统是靠不住的”,所以,就必须要分权,就必须制衡,就必须轮替。就必须接受在野党和独立媒体的监督!所以,美国立国之初,为了确保英国革命后落入克伦威尔专制之中、法国大革命后落入雅各宾派专政的悲剧不会在美国大地上演,华盛顿、富兰克林、杰斐逊、汉密尔顿、亚当斯等开国元勋们花费巨大精力和心血制定了一部永载史册的美国《宪法》和三权分立的制度架构。正因为有一个好的制度保障,美国才能在二百多年的历史中从弱到强,最终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强国。虽然它是“万恶”的国家,但是,却从不影响某些特色国家的权贵们和有钱人拼命将子女和钞票往那里送。

“苦海无边”:呵呵,李先生这席话有道理。谈到美国的开国领袖,不由得使我想起了杰斐逊和汉密尔顿两人的故事。他们俩虽是美国声誉极高的开国元勋,但却远非完美无缺之人。建国之后,两人为各自的利益一度成为矛盾极深的政敌。更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汉密尔顿最后在决斗中死于政敌——杰斐逊的副总统亚伦·伯尔的枪口下。

李悔之:确实,民主体制中的政治人物也难免有尔虞我诈,争权夺利,唯利是图的一面。但由于有一个良好的制度保障,美国却没有由于政客的“人品问题”而陷入无序的政治争斗之中。更从来没有上演过类似斯大林和毛泽东时代的政治悲剧。

宋鲁郑先生为了证明中国“不适宜”,还拿台湾的“民粹”和阿扁的人品说事。但是,他却忘记了是谁将阿扁关进“笼子”的!他还忘记了台湾还有一位谢长廷!且看谢长廷《这不是民主的失败》吧:

“我应该,也愿意负起最大的责任。我呼吁民进党的支持者,冷静面对败选。民主包括结果也包括过程,过程难免有争议,但是我们接受,不要再有抗争,让我们的社会非常迅速地修补选举留下的泪痕,让人民能够很快的生活在爱与信任的环境里面。

“我们落选了,但是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就是民主的火种不能熄灭,我们要转失望为动力,守护台湾的民主。

“我相信所有民进党的同志都会谦虚、反省,但身为候选人,我要承担更大的责任,我会兑现对败选的一切承诺。这是我个人的挫折,不是台湾主体性的倒退,是民主的结果,不是民主的失败。我要感谢选举过程中辛苦的同志、干部和志工们的付出与辛苦。

“今天不要为我哭泣。台湾的发展从来就不是顺风而行,风越大,我们就越要走,我们永远跟人民走在一起,衷心地为台湾祝福,我们相信人民,也相信台湾。

“再一次,我带领竞选团队的所有干部,为我们辜负大家的期待,为这一次的败选,深深地向大家表示我的歉意。”

“苦海无边”:谢长廷这段话我读过不知多少遍了。每读一次,我都振奋不已:从蒋经国先生决心打破旧的政治格局之后,台湾的民主体制到现在仅有二十多年。在这期间,虽然也冒出了像阿扁这样的“反面人物”,但是,却让更多像谢长廷一类的政治人物不断走向理性和成熟。正因为这样,台湾的民主体制正在日益走向健全和完善。宋鲁郑却无视这些,硬说台湾的民主“不被认为是成功的范例,很大的一个原因是民粹取代了民主”,真是睁开眼睛说瞎话!

李悔之:到目前为止,台湾的民主确实不能说是“成功的典范”。因为我们要理解“典范”的含义。美国立国己有二百多年了,英国的宪政体制更长。而台湾呢?只有短短二十多年的历程,她目前仍然处于不断健全和完善状态之中。虽然台湾的民主体制日后仍然会遇到种种问题和挑战,但对她的前景,引用一句名人的话就叫“信心像太阳”!

呵呵,谈得有些长了。总而言之:经过千万人反复筛选的总统是“靠不住”的。作为一位民主理念传播者和启蒙家的杨恒均更是“靠不住的”。不过,杨恒均“欺骗了中国人民”可以批评、斥责。但是,因为杨恒均或某些民主人士身上有缺点和错误,就否定一个信仰,否定一个理想,否定一个制度,不但太荒谬,套用特色中国十分时髦的一句话就叫:“别有用心”!

(李悔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