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孔庆东说:中国正在变成一个杀人国

p110402107

其实孔庆东的激情,都表现出对民主和法治的仇恨,煽动民意仇恨社会,企图煽动人们用封建专制的手段来治理社会。但理性的人们注意了:是这个半封建半资本的权贵制度才出了药家鑫,是这个保护特权的制度让他如此嚣张。孔庆东正在利用药家鑫诋毁民主、法治和自由,利用药家鑫让人们对专制的恨转移到民主上,说是民主的错。就像文革时,所有把社会出现的问题都说成刘少奇的错一样,孔庆东在为新的文革制造舆论、打群众基础!

其实,类似孔庆东的角色,文革中有很多,他们是专业煽动家,自己没有立场和道德,只是一味地利用手段以控制舆论,为愚民教育服务。

药家鑫是西安一所艺术院校的大三学生。2010年10月20日晚11时许,他驾车途经位于西安市长安区的西北大学长安校区西围墙外时,将同向在其前方行驶的电动车撞倒,被撞女子张妙是附近村的村民,在大学旁边的一个麻辣烫店打工,当时张妙只是骨折。药家鑫下车查看,看到张妙正在记车牌号,他拿出刀子,连扎8刀,致使张妙当场死亡。据媒体报道,张妙是附近村的村民,在大学旁边的一个麻辣烫店打工。当时她骑着电动车和药家鑫同向行驶,药家鑫车加速后感觉撞上了什么东西,他没在意。后来他觉得不对,掉头查看,发现张妙被撞倒。他下车,发现张妙没死并在记他的车牌号码,他拿出刀子残忍地杀死张妙。张妙的妹妹张朗说,致命的是前胸右锁骨处,主动脉被割断。随后,在不远的地方,他又撞倒两位行人。10月23日,母亲带他到公安局,他承认了自己杀人的事实。药家鑫接受采访时说,他之所以选择这种方式,是怕农村人难缠。“我害怕她没完没了地缠着我的父母和家人”。他还说,自己后悔。有记者曾经问过他,你为什么会带刀?他闭口不答。

张妙比药家鑫大3岁,有一个两岁的孩子。张妙家里穷,她想着要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条件。每天她上午串好麻辣串,晚上去卖。一个月7百块钱。张妙跟妹妹说,未来的理想就是开个麻辣烫店,“把娃好好心疼,挣钱养活我娃”。

但现在,她已经无法圆梦。

最近因西安市检察院认可药家鑫自首情节,及被告人律师辩护其不是直接发生的故意杀人,而是一起意外交通事故演变成“激情杀人”,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大陆网民表示,以为“李刚门”会是底线,可是药家鑫又成了新的底线。

网民评论:原来“激情杀人”比故意杀人情节轻啊,以前还真没听说过,如果这个案子最终不是死刑,神奇的国度又将会出现多少的激情世间啊。以前只听说爱爱的时候是激情的,没想到杀人也可以激情。神奇啊神奇……。杨佳算不算激情杀人?,杀得越多,能否代表越有激情?!感觉今年“激情”两个字会火. 激情杀人,激情撞人,激情强奸,激情拐卖,激情骗子,激情抢劫,还会有激情神马?童鞋们帮官员们想想。

“激情犯罪”的一个特征,犯罪人受到被害人的刺激,可是药家鑫案并不具备这样的特征。药家鑫以为被害人记住了自己的车牌号码,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就乱刀杀害了被害人。被害人并未刺激药家鑫,药家鑫的杀人行为属于一种灭口式的本能自保,这种行为与窃贼蒙面行窃被人扯掉面罩暴露后的灭口杀人性质无二,而药家鑫杀人后逃逸是自保行为的延续。如果说药家鑫的行为属于“激情杀人”,法外开恩。那么之前的马加爵的“激情杀人”法就不比药家鑫要差。为何他会立即被判死刑呢?而药家鑫的判决却迟迟未出。相对而言,马加爵的激情是有前提的,一个是学校遭遇岐视,引发内心的仇恨,而促进大错。同时,马加爵亦是“省三好学生”,可见其学习优秀,不比药家鑫要差。刑罚的主要功能是惩罚、震慑、教育和防范。如果以“激情杀人”为由轻判药家鑫,不仅不能充分地实现刑罚的功能,还有可能产生负面效应,一些人会因为“激情犯罪”的轻判成本而受到不良暗示,一些犯罪嫌疑人会努力寻找“激情犯罪”的藉口对抗指控。

更有网民评论,以为李刚门会是底线,可是药家鑫又成了新的底线,下一个呢?以为自焚会是低线,可是普交又成了新的底线,下一次呢?以为跨省会是底线,可是失踪又成了新的底线,下一种呢?以为毒奶会是底线,可是肉毒又成了新的底线,下一回呢?成不了导火索做不了最后一根稻草!社会没有底线,是因为生活在这个社会的人们,忍耐也没有底线。

2010年10月16日,河北传媒学院08级播音主持专业学生李启铭,开车在河北大学校区某超市门口撞倒两名女学生。第二天,一名叫陈晓凤的女生经抢救无效死亡。因其撞人后,不但不停车救人,在被校保安拦截后,反出狂言:“我爸是李刚”(保定某区公安局副局长),被网民称为“李刚门”。之后,李启铭因交通肇事罪判有期徒刑。2009年11月13日清晨,成都金华村发生恶性“拆迁”事件,女主人唐福珍“自焚”以死相争,却未能阻止政府的破拆队伍,唐福珍因伤势过重身亡,其数名亲人或受伤入院,或被刑拘,地方政府将事件定性为暴力抗法,唐的丈夫被刑拘。2010年11月23日,图书馆助理馆员王鹏,因涉嫌诽谤罪被刑事拘留。对此,王鹏父亲王志昌称,王鹏之所以遭遇跨省追捕,是因为他此前多次向有关部门举报,并在网上发帖,举报大学同学马晶晶在2007年的公务员考试中作弊,举报中称马晶晶父亲系宁夏自治区扶贫办副主任,母亲系宁夏吴忠市委常委、政协主席,父母的特殊身份使得马晶晶在当年的公务员考试中名列笔试、面试成绩第一。……

而在中国,尽管“黑监狱”以及异议人士“莫名其妙”失踪的事件层出不穷,但对“强迫失踪”,尤其是异议人士被失踪事件的刑事责任追究问题却几乎成为法学界的禁区。中国更拒绝参加《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公约》。

温家宝总理曾透露,2008年毒奶粉受害人数要高达30万人。因此从总体上推算,患结石症的儿童总数不低于17万。但现在,“瘦肉精”被称为杀猪行业的三聚氰胺,却正在中国蔓延;使用“瘦肉精”已成行业“潜规则”,多个省市出现多人中毒现象。网民指出,现在中国乱象丛生,完全没道义可讲,中国急需要形成公民社会,互相制约。公民的权利得到保障以后,大家都有适当的渠道去进行制约,去揭露。现在的境况却是,很多中国人除了钱以外,没有信仰;法制再多,却没有法治,导致目前这种乱象。

笔者对药家鑫一案,本不打算说什么,静等法院最终判决。但北大教授孔庆东也加入了谴责行列,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激情”视屏,令笔者改变了想法。

孔庆东先从长相判断,说药家鑫“长的典型杀人犯的面孔”,“这种人一看就是罪该万死的人。”接着就开始激情表演,批判“狗屁专家”,更谴责新闻误导,“这个新闻是毫无廉耻、毫无人味的!这个新闻从头到尾,都在为这个杀人犯在着想,没有一个人、没有一句话是考虑人家被害者的。它要按着专家的意思是说,如果这个法律不追究你,就可以杀人。背后隐藏的,就是这样一个杀人逻辑。说一千道一万,就是说你杀人是不对的。为什么呢?杀了人法律要抓你、法律要惩罚你,所以你倒霉了”;“这个逻辑本身是一个罪恶的逻辑,它在背后的道理就是:如果法律不追究你,就可以杀人。”孔庆东激情地说,“所以我们这个社会上,不是一个药家鑫的问题。我们今天这么多的负面新闻,不都是杀人吗?四川‘德比群殴’,不是杀人吗?‘瘦肉精’,不是杀人吗?‘肺结核’,不是杀人吗?中国正在变成一个杀人国!为什么变成一个杀人国呢?是弥漫着这种不对他人生命尊重,只考虑自己个人权益,考虑自己受的是惩罚、还是自己受的是奖励的这个问题。极端的个人主义,一切从个人利益出发,‘只要不被抓住,就可以杀人’!所以我说刚才那个专家是什么狗屁专家?这是一个杀人专家!他后面极力强调这个‘自首’,如果说干了天大的坏事,只要自首就可以减轻的话,那这个社会得乱成什么样啊?我跟谁有仇了,我事先算计好了,我先去把他干掉,然后我去自首。自首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考虑,什么情况下不可以考虑,这也需要专家来说吗?干了这个伤天害理的事情,过了一定的界限,你怎么自首都是没有用的。你愿意跑,你跑吧,跑到天涯海角,我把你满门抄斩!这才是严肃的法律。”

“所以你看他可怜,他都是策划好的。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被判死刑,就最后一搏,装出可怜的样子,跪下磕头啊。你想当时他是多么凶残!我们这个老百姓,为什么老被人家欺负、被人家杀?就是健忘!你永远记住他杀人的那个场面。”

孔庆东说,“药家鑫的名字,就是杀人犯——三个‘金’摞在一起,三把刀”。“从心理学上来讲,从文化上来讲。你看他那样子,心里边一点都不老实,没有真正的忏悔意识。他怎么这么嚣张啊?……这个人如此嚣张,拔出刀来把人硬捅死,捅了8刀!人家还自己躲了——刚才这个新闻一点都不公正,还说有两刀,是因为人家自己这个躲而导致的。难道说一个人被刺的时候,躲都是错误的吗?就是捅了人家8刀,还要分哪两刀是人家自个的责任!这是多么缺德的一个新闻!写这个新闻的人要断子绝孙。这事太令我气愤了。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发生任何坏事,所有的力量为这个罪犯来辩护,不去想一想那个死去的”。“所以这个社会,为什么不安全?是这个社会的天良丧尽,公理不存在了。没有公理的这个社会,所以到处都是杀人——你不是死于‘瘦肉精’,你就是死于‘肺结核’,要不你就死于车撞、刀捅”;“杀人就永远不对!如果在什么特殊情况下,让你杀了人之后,不用法律来追究你,自个在家里切腹自杀,这才是一个有英雄气质的国家,这才是有担当的国家。我们这样一个国家,这么不要脸的国家,你凭什么还天天骂人家日本啊?日本鬼子当年为什么侵略中国啊?为什么小日本能够打败大中华啊?大中华出了问题啦!大中华现在成了东亚病夫了!满家都是坏人呐,全国不讲道理啊。你这么一个国家,哪天不还得被人家侵略、还得被人家灭吗?不用人家灭你,自己拿刀互相捅吧。”……

“就是这样一个嚣张的人,他一定是有后台的。就这么一个坏人,能够进西安音乐学院学习,成为一个大学生,自己开车,一定是有背景的人,这不是一般的人。他唯一的聪明之处,就在于没有说出他爸是李刚来”;孔庆东说,“就这个事情的这个罪恶程度,远远超过那个李刚的儿子驾车撞死人的那件事。李刚的儿子驾车把人撞死了,那不是故意杀人,尽管那个事情很让人气愤,但那确实不是故意杀人。”

孔庆东还激情的宣布,“这样的事情,美国、日本、以色列,绝不会有!我跟你说。别看我们天天批评美国、批评日本、批评以色列,人家国家就没有这么黑的事,我们就找不出这样的例子来。只有我们伟大的祖国有这种事,要不我们国家怎么被人欺负?!”……

很奇怪的是,孔庆东一直骂西方国家,前不久还声称“美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这里却有这么肯定西方!网络上称他孔和尚、孔叫兽。对他的肯定西方,笔者只能说,人毕竟是人,纵然异化为叫兽,那么对这种动物的人性一面,还是不要奇怪,要予以肯定。

笔者好肯定的,还有他视屏里带的这一句:“(药家鑫)对别人的生命权没有一点尊重!”此前他也说过类似的话:“我们祖国大地不尊重人家的生命,你不尊重人家的生命,当你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也没有人帮助你,所以现在是举国上下草菅人命的时代。”

孔庆东的其他激情,总结出来只有二字:煽动。

其实孔庆东的激情,都表现出对民主和法治的仇恨,煽动民意仇恨社会,企图煽动人们用封建专制的手段来治理社会。但理性的人们注意了:是这个半封建半资本的权贵制度才出了药家鑫,是这个保护特权的制度让他如此嚣张。孔庆东正在利用药家鑫诋毁民主、法治和自由,利用药家鑫让人们对专制的恨转移到民主上,说是民主的错。就像文革时,所有把社会出现的问题都说成刘少奇的错一样,孔庆东在为新的文革制造舆论、打群众基础!

其实,类似孔庆东的角色,文革中有很多,他们是专业煽动家,自己没有立场和道德,只是一味地利用手段以控制舆论,为愚民教育服务。

毋庸置疑,其实无论专制、民主社会,杀人都是最严重的罪行,这一点任何社会制度的法律规定都没有质的区别。不同之处在于,民主社会,法治之下,无论杀人者是富有还是贫穷,是官员还是平民,承担相同的法律责任。但专制社会由于人治及监督缺失,二者在量刑上则很可能有差别,比如刘志军之弟杀人,就可以不判死刑。

孔庆东和人们看到了同样的现象,但其推理完全是颠倒是非。孔庆东还从长相、姓名上断定杀人犯,可笑之至。孔庆东似乎想唤起人们的高道德的约束力,但恰恰相反,中国的现状,唯有坚守法律的约束力,才能救人救己。

最主要的是,如今的中国,是整个体制从上到下,60多年的专制问题还没有解决,又碰到了全面腐败,从上到下都在维护各自的利益。所以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奇怪的是政府到现在还没有产生强有力的公民社会来对这些问题进行遏制。而孔庆东从不敢在这方面从制度入手,反而要煽动群众对更专制的社会回归情绪,看起来是为民请命,但和当年希特勒御用文人并无区别。

具体到药家鑫案,其实笔者和孔庆东有一点是一致的,即过失杀人有过失杀人的判刑方式,故意杀人有故意杀人的判刑方式,如果要是把故意杀人说成是过失杀人,就有问题了。这样只会激起更大的民愤来对政府施加压力,如果司法不公正,这个压力一直会存在,压力到一定程度就会爆发。但人们一定要警惕,不要让孔庆东之流钻了空子,服务于回归更专制的社会。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