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核电大危机》:胡锦涛为访美风光敲定核作

p110402104

4月2日开始在香港、台湾、新加坡、美国等地上市的《核电大危机》 大揭中国核电发展中的黑幕,甚至质疑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为了换取访美风光,匆忙和美国敲定中美“核”作,购买金额约5000万美元的10台套AP1000核燃料制造设备。

《核电大危机》披露,在获知中方正式和美国签署核电合作协议、使用美国AP1000技术后,法国总统萨科齐紧急召见中国驻法国公使并警告中方,不使用法国成熟安全的核电技术而贸然使用美国的核电技术,你们中国人会后悔的。

胡锦涛敲定中美“核”作

2011年1月18日,胡锦涛访美,有评论称这是毕业之旅所以胡锦涛个人非常重视,也有评论形容这次访问是中美未来十年关系的“定调之旅”。奥巴马总统更给足面子,将此行定性为国事访问,以最高规格款待胡锦涛——副总统拜登夫妇将会前往接机,在白宫鸣21响礼炮、检阅仪仗队和国宴等,更罕有地在白宫“老家庭餐厅”(Old Family Dining Room)设私人晚宴与他密斟。

有媒体评论称,胡锦涛如能在交出执政棒子前取得风风光光的国事访问,既能得偿夙愿,也有助于建立历史定位。胡锦涛得了面子,但奥巴马大把中国订单在手,算是得了里子。

胡锦涛访美期间,中美清洁能源协议签字仪式在华盛顿举行,双方共签署十三项协议。协议覆盖核电、风电、太阳能、水电、智慧电网、碳捕获与封存等多个领域,协议总额超过130亿美元。

其中核电方面,中核集团从西屋公司,购买金额约5000万美元的10台套AP1000核燃料制造设备的供应合同等13项合作文件。

中国科技部长万钢表示,清洁能源正在成为中美合作新亮点,应当成为世界的典范。白宫科技政策办主任霍尔德伦则表示,中国是清洁能源很好的“试验田”,奥巴马政府坚定承诺延长和扩大两国在清洁能源领域的合作。

《核电大危机》披露,在获知中方正式和美国签署核电合作协议、使用美国AP1000技术后,法国总统萨科齐紧急召见中国驻法国公使并警告中方,不使用法国成熟安全的核电技术而贸然使用美国的核电技术,你们中国人会后悔的。

萨科齐的警告并不是空穴来风。面对核电的“大跃进”以及和安全性密切相关的技术,在中国核电业内争执不断。

部分中国核电专家认为除已经核准的二代改进型机组外,新上核电项目原则上应以三代AP1000系列机组为主,但还有一些专家则认为,二代核电的安全性和经济性已经完全满足了中国核电当前发展的需要,在三代技术尚不成熟的条件下,批量化建设将造成很多问题。

2011年3月,《能源》刊登该刊记者张娜的文章“核电井喷:中国核电发展能否冲破瓶颈”。文章说,在2011年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对核电技术提出的要求是“做好三代核电技术的引进、消化、吸收和再创新”,并重点提出2011年要加快AP1000四台示范机组建设和技术消化、吸收、再创新。

国产化二代改进型核电机组的技术研发工作,早在十年前,中核集团就着手实施了,也相继研发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0万千瓦、65万千瓦和100 万千瓦的二代改进型压水堆核电技术。之后,中核集团以国际上三代核电技术指针为研发目标,投入了1.7亿元人民币计划开发出更为先进、国产化程度更高、可以实现出口的核电技术,即CNP1000,也就是中国自主设计的国内最高水平的百万千瓦级商用压水堆核电站。

但2008年,中国确定从美国西屋公司引进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国家发展改革委要求,之后上马的核电项目均使用AP1000技术。这不仅引发了核电业界对于“自主创新还是引进”的路线之争,也引发了法国技术和美国技术在安全和能效之间优劣平衡的大讨论。

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核技”)专家委员会委员郁祖盛和他所供职的国核技是AP1000的推崇者,他接受《能源》记者采访时表示:“AP1000从技术上讲是很成熟的。其正常发电的设备都是20年以上的技术。AP1000做到了从简单到复杂再回到简单,这是一项创新。之所以做了两年多,组织了几百人的队伍进行谈判,就足见国家对AP1000的认可。”

《核电大危机》 大揭中国核电发展中的黑幕。

又一新的“中国模式”

有利益,就有纷争。大跃进,必有大混乱——和“大跨越”的中国高铁注定一样——这就是不能称之为模式的“中国模式”。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中国核电领域迄今还没有一支各方公认的技术权威团队,也没有一套真正科学的、可执行技术管理体系和体制——这在中国核电行业内部是不能明说的共识。《核电大危机》披露,现在,中国有多个部门和核能相关,部门职能交叉,政出多门。“这样,潜在的危险是有利益时争着管,一旦发生核污染,就会出现相互推诿的情况,责任追究无法实现,”内部人士透露称。

至今,中国核电生产管理的组织配置和人员结构仍以行政为主导,而不是以技术为主导。多年来,中国核电生产及安全管理体制上的问题越来越棘手、也越来越复杂。一个核电厂内部,电厂和电厂之间,集团和集团之间,乃至上级部门之间,或因利益冲突,或为乌纱考虑,或因面子问题,彼此间谁也不去碰这些老大难问题。
的确,谁也不敢打包票,去碰、去改革,去尝试解决这些痼疾就能解决的了——也因此,只要不在自己任上出问题就“万事大吉”的思想在中国核电高层人士并不是个别的。

而核电体制改革更是举步维艰。把能源局,国家原子能机构,国家核安全局,火电发电集团,国资委,核电集团,核电运营公司等方方面面的部门和人物叫到一起,短期内厘清职责,重新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让各方“皆大欢喜”更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中国核学会的一名资深官员说,中国核电产业发展迅速,有经验的核电厂管理人员却不足,这将对核安全构成潜在威胁。

而同时,行业内你主导国产技术,他喜欢加拿大设备,我偏爱俄罗斯设备、还有人热衷法国技术,现在,美国技术又成为一些专家和官员的新宠。由于缺乏明确的技术路线和目标,中国在运行核电项目时,采用了5种不同机型,10余个国家及国际组织的标准规范。

中国核电上的“万国牌”某种意义上正是国内核电行业内各自为政、自家利益为上的必然结果。“你如果到各个核电企业走一圈,肯定会头晕。每个企业的观点都不一样,”这是业内人士的心里话。
一片反对声中,官方力主引进美国西屋公司的第三代AP1000核电技术,胡锦涛在访美的“毕业之旅”期间更是一锤定音。

但在美国本土,西屋公司AP1000这项技术从来没真正获得应用过,甚至从来没有被批准过使用,其实际运行时的安全性到底怎样,没有人知道。

实际上,美国自从1979年宾州三里岛核电站发生事故时,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建造任何新的核电站。

核电行业内部知情人士对《外参》披露称,很具讽刺意味的是,中国政府有些高官一直以为AP1000技术已经在美国批准并实际应用过。有高层还曾暗中偷偷地问,不是在美国都已经应用了,我们才和他们签约的吗?

“实际上,在美国,所谓用AP1000技术修建的核电站,只是‘挖了个大坑’而已,距离真正应用还远的很,”这位知情人称:“而胡锦涛访美,一锤定音就签约了,成了既成事实。或许胡锦涛自己并不懂核电的具体情况,但在如此涉及中国和民族前途命运的大问题上,中方的做法非常草率,如果是为了自己访美风光,为了面子,而急匆匆献上这个大礼,那真可以说是祸国殃民了。”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核电副总经理刘巍则坦言,如果AP1000第三代核电技术转化吸收力度没有突破,今后五年将再次面临核电技术对外依赖严重的局面,“核安全将为人所制”。(《外参》月刊第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