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盎山:300字新闻终结的一起命案

p110301102

两会期间,大学生赵伟在春节乘火车返乡却离奇死去中途大庆火车站一事在网上颇受关注,随后有报纸报道,然后是铁路部门承诺调查。如今两会早开完了,新华网终于发布官方调查结果:赵伟系自行坠楼身亡。

一篇总共不到300字的新闻,简短,但言语不容置疑,算是把一个年轻生命的离奇死亡交待了。公众可以自行在其中寻找问题的答案。赵伟有没有如家属申冤信上所说与列车人员发生冲突?新闻说“未发现”;为什么要在中途下车,新闻的回答是“个人原因”;对于申冤信上说的死者伤痕累累,新闻说“其身体内外伤均为高处坠落所致,未发现有高坠以外的损伤”;家属是否认同调查结论?新闻说他们“对调查认定结果没有异议”。这些是能找到的所有答案了。

但其他问题呢:赵伟有没有如申冤信上说被乘警叫走?赵伟翻越护栏坠楼是自杀还是意外?如果是意外,他为什么要翻越护栏?如果是自杀,有什么原因?大庆火车站到底是没有录像设备,还是恰好事发时没录下来?坠楼现场为什么没有警方照相和录像?死者阴囊肿胀和全身的血迹都是坠楼所致?死者的衣服为什么被换下来?家属是否与铁路方面达成赔偿协议?这些问题没办法在这篇短文中找到答案,它只是言之凿凿地告诉你:铁道部、公安部“高度重视”,专家调查组进行了“认真细致调查”,“确凿证据认定”这一结果。

但是,谁会相信这个调查结论呢?官方总是说老百姓容易听信谣言,但是,不管是谁,面对着这不到300字的调查结果报道,总会不由自主地用想象力、用在中国生活所获得的“常识”来填充这一故事的空白之处吧。他们是会相信这300字的故事,还是申冤信上的更具体、有根有据、更符合常识的内容呢?到底谁是谣言的制造者呢?

对一件引起普遍关注的命案,企图用这样的调查结论终结,只能说明负责调查的部门并不是想澄清事件,而只是急于了结它。未必是只有一个类似“殴打致死”的结果才会被接受,如果调查组能出示调查的证据,甚至仅仅列举这些证据,都能获得一些信任。如果真有证据说明这是一起意外死亡,整个社会的良心也能得到平复。然而没有,我们只获得了一个“确凿证据”的拍胸脯式保证。想象一下,在春晚上主持人如果这样说:“由于时间关系,赵本山的小品没办法演了,我已经看过了,这是一个很好笑的小品,现在大家伙儿尽情乐一分钟吧”,那么观众能“尽情”么?

让我们假设家属暗示的故事是真的,即赵伟由于得罪了列车长而被乘警殴打致死,那么与他的“离奇”死亡相比,铁道部、公安部的专家组经过“认真细致调查”却得出了这样一个掩耳盗铃式的调查结论,到底哪个更离奇,更令人气愤呢?如果是乘警为恶,那还只不过是个例。但如果出了人命案,却能由调查组来平息,这就是集体作恶了。乘警的肆无忌惮,就是因为知道天大的事都会有本部门的调查组帮忙遮掩吧。一个生命的死亡,也只不过给他们带来了一些麻烦而已,拖过一段风口浪尖的时段,事情会由一则简短新闻来结束。以在中国生活获得的“常识”来说,赵伟的死亡、这份语焉不详的调查结论都不能算“离奇”,只不过这些中国“常识”距离良知与正义太远,才显得离奇。

罗素曾说,如果权力只是因为它是权力而受到遵从,并无其他原因,那它就是暴力。面对着这么一份不符合常识、却少证据支持、几近拿公众当白痴的调查结论,公众却不得不接受,并不是因为它有威信,而是仅仅因为它是权力,而这种权力其实是暴力。铁道部虽然倒下了刘志军,但其千疮百孔的制度、各种离奇的行径尚在,而后者的终结远比揪出一个贪官要困难。

新闻的最后一句“尸体已于日前火化”,预示着没有翻案的可能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会被遗忘,只不过在中国人伤痕累累的集体记忆中又增加了一个疮疤。

(透明中国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