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华盛顿邮报:中国的镇压升级拖累魅力攻势

p110329103
本文作者约瑟夫·奈(Joseph S. Nye Jr.) 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Harvard University’s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教授,著有《权力的未来》(The Future of Power)一书。

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更多地来源于公民社会,并且中国若希望获得成功就必须放松它的审查体系和管制手段。

我受邀前往北京大学就软实力发表演讲,即靠吸引力和说服力而非武力和金元来获取所需的能力。当时席卷中东的革命浪潮还未出现,中东的革命在中国产生了余波,促使当局持续对互联网进行压制和拘禁维权律师,再一次让它在软实力竞赛中被束缚了手脚。当天的礼堂座无虚席,而且我曾被告知在中国所发表的论及软实力的文章已经超过一千篇。这可能与2007年的某一事实有关,国家主席胡锦涛当时对中共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说中国需要去增强软实力。

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增长令人印象深刻。但是,这也让中国的邻国感受到威胁,并促使它们寻求通过结盟来平衡中国日益增长的硬实力。关键是,如果某国也可以增强它的吸引力,其邻国就不会那么急切地去寻求达致实力平衡。例如,加拿大和墨西哥并不寻求与中国结盟来制衡美国,而亚洲各国则希望通过美国在该区域的存在来制衡中国。

这种区域防范心理正让中国一掷数十亿美元开展魅力攻势,以此来增强它的软实力。中国对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援助项目并没受到相关公共机构和人权方面的担忧的约束,结果还进一步制约了西方的援助。中国的行事风格倾向于摆出一副高调的姿态,诸如重建柬埔寨国会大厦或莫桑比克外交部办公大楼。精心筹办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抬高了中国的名誉,还有2010年上海世博会吸引了超过7000万人次的游客。在海南岛举办的博鳌亚洲论坛每年吸引近2000名政界人士和商界领袖前来被标榜为“亚洲达沃斯(Asian Davos)”的论坛参会。

中国一直有着富于吸引力的传统文化,并且现在它又在世界各国创办了数百所孔子学院(Confucius Institute)来教授它的语言和文化。在中国的外国学生人数已从十年前的36,000增长为去年的240,000。当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一直在裁减中文广播之时,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则将其英文广播扩展为全天24小时不间断播音。 2009年,北京宣布计划投资数十亿美元来打造传媒巨头,以便同彭博(Bloomberg)、时代华纳(Time Warner)和维亚康姆(Viacom)展开竞争。有关于北京尝试通过打造软实力而非军事以便在国际上赢得朋友的进一步的例子——至少是安抚谨慎的邻国——包括2009至2010年度投入89亿美元开展外宣工作,这里涵盖一个设计仿制半岛电视台(al-Jazeera)的新华社24小时有线新闻频道。在胡锦涛今年1月份访问华盛顿之际,北京租下时报广场(Times Square)的显示屏来呈现一幅幅迷人的中国画面。

然而,对于所有这些努力而言,中国只获得了很有限的投资回报率。BBC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在非洲和拉美的大部分地区,民众对中国的影响力持正面看法,但在美国、欧洲、印度、日本和韩国则显得极为负面。同样,北京奥运会后在亚洲开展的一项民调显示,中国的魅力攻势未能产生任何效果。

大国时常会尝试利用文化和叙事来打造软实力,以更好地发挥其优势,但若所叙述的内容和国内现实相去万里,那么有关于软实力的一切就都难以兜售出去了。

2008年奥运会后不久,中国对西藏和新疆的内部镇压以及恢复对人权活动家的打压削弱了它努力建造软实力所获得的那点成果。上海世博会是一次巨大的成功,但紧随着的就是被囚禁的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对于为把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推向与CNN和BBC的竞争轨道所付出的全部努力而言,缺乏信服力的宣传报道几乎没有让什么国际观众被吸引过来。伴随着中东的革命一波接一波,中国正不断强化互联网监控和加紧逮捕活动人士,皆因恐惧埃及被当作榜样而在中国激发出相似的抗议活动。示威者所开展的几次并未产生多大效果的尝试已经被中国警方迅速镇压了。

我在北大发表完演讲后,一名学生问道中国该如何去提升它的软实力。我建议他试问他自己,为什么印度的宝莱坞(Bollywood)电影可以俘获比中国电影多得多的国际观众。印度有更好的导演和演员吗?当广受欢迎的中国导演张艺谋被问道相似的问题时,他回答说,讲述当代中国的电影得接受由审查人员操刀的绝育手术。我告诉学生,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更多地来源于公民社会,并且中国若希望获得成功就必须放松它的审查体系和管制手段。但我也承认,他可能不会发现我的回答是有益的。

本文译者:蓝枫(@lawrence2020)/译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