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不看参考消息,不读环球时报,不揣摩圣意

过去的几十年,在思想高度统一,人民空前团结,生活特别幸福时,我们少有不适。时至今日,每每读此二报,如梗在喉,越来越似食五谷杂粮而不化。

1955年,毛泽东同志对新华社说道,“把地球管起来,让全世界都能听到我们的声音!”现阶段中国30-60岁的中坚人群看得最多的莫过于“参环”这两份报纸了,但鲜有人知这两者都是穿了马甲的人民日报和新华社。过去的几十年,在思想高度统一,人民空前团结,生活特别幸福时,我们少有不适。时至今日,每每读此二报,如梗在喉,越来越似食五谷杂粮而不化。

于是在网上查阅一番,看有多少高人俗人赞同我这一观点。果然收到若干。梁小民专为此撰文,并标题:“我不看参考消息”。他说,“所谓《参考消息》其实就是借外国人的嘴夸中国的好。”盛世之下又负盛名,国人于是又都飘飘然了。小民倒也无所谓,飘起来无非回家翘个二郎腿,大叫道,“婆娘,打洗脚水来!”心想,俺也在盛世享享福。国家领袖如若飘飘然,则天下动矣。不是用焰火点亮神州的夜空,就是用焰火点燃半个黄浦江,那张笑脸如初生之孩童,烂漫无边。

环球时报说,“知识阶层情绪不等于大众民意”,实际上是人民日报社告诉我们,“民主”只不过是一小撮人谋私的工具罢了。以此而论,杨恒均只不过是一个敲铜锣的贩货郎而已。有网友说,“如果遭遇不爽时,拿出环球时报,把“中国”二字全数替换成“我”,顿时神清气爽精神百倍,给一个女人就能创造一个民族。”(来源人人网论坛)在环球时报日益大众化的时候就日益成为了喉舌,当所有中国人都去看的时候,它就“二”了。二人民日报了!它说,“中国民众对国家发展满意度为87%,中国民众对当前经济状况满意度为91%”。毋庸置疑,七千万人之外的13亿人只占中国人口的9%。

十六岁的时候,我们相信报纸,一幅幅改革开放的画卷在舒展,相信劳动能创造未来。等到我们毕业了,我们却失业了,我们却流浪了。我们成了外来工了,汗水流干了,却再也找不到家了。

二十二岁时,我们相信网络,在那里我们可以畅所欲言,可以看到最快的第一现场,最及时的新闻。等到政府都去上网时,发现网上不仅没有黄色网站了,更是谈什么事都敏感了。

三十岁时,我们什么新闻都不看了,只看网友发贴和评论,于是有了博客,而后有了微博。

自从有了博客和微博,就有了删贴。写贴的无话不说,删贴的句句敏感。韩寒说成龙揣摩圣意虽然在智商上失败了,政治上却非常成功。是的,现在成龙不仅是成大哥,更是成主席、成大使。每一个人一生下来就有一个Net,在中国这个Net就叫关系或背景或小圈子。Inter加上Net就是要埋葬关系背景小圈子,这不就是平等吗?每一个人都能有在网络上说话给所有人听的机会,这不就是民主吗?“避讳”又僵尸回阳了?

草民霍霍之中无不含话在喉。这话就象一个屁,你让它憋着,会憋死一个人,其实放了就好了。

(覃显文/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