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推墙族:那些太有权的人会有永远的“挡箭牌”吗

p110301101

当今中国,故意忘记并力图让别人忘记文革惨剧的人太多太有权了。亲生父亲死于文革,亲生父亲差点死于文革,自己差点死于文革的人正竟然象文革中别的人对待他们和他们的父辈一样随意剥夺人的尊严、财产、自由和生命。人们已经失去了一切“挡箭牌”。但是那些太有权的人会有永远的“挡箭牌”吗?

(中欧社)

中选网《飘风骤雨不终期:傅雷之死》一文网民评论:

“提议‘唱红’的人无非是想再来一段这样的历史。他们做梦都想回到那个年代。——“平常”举得支持这个判断的人,内心得多末绝望、难过。
“平常”觉得,即使提议唱红、或参与唱红的心态各不相同:
一些歌曾是一些人年轻时的梦,一些歌是另些人幻觉的情。不止如此。
本人更愿意相信,没有一个国人愿意回到那个时代,也没有那个外人愿意看我们回到那个时代,无论是曾经的加害者、受害者、还是旁观者,甚至是后来的听闻者。那是所有国人的噩梦、耻辱、伤痛,那种癫狂、暴戾和缺乏人性。
要正视它、涤除它,就必须让丑恶的病原在阳光下现形,要让那个可以摧毁正义感得根暴露出来。
人人最后都会离开,但不要带着假面具离开。离开之前,向自己、向历史、向子孙做个交代,在还能清楚思考的时候,就作为最好的心灵洗礼吧。
感谢那些在做的人吧!
我本人,不算一个文革的准经历者,但是每每想到如老舍、傅雷,良知和才情曾不被容生,就不寒而栗:我们怎么会是没有福德拥有那些美玉的一群?…… (平常心难平)

令人难以容忍的是文革至今都属“禁区”,掩盖真相就是掩饰罪恶保护罪犯。文革中焦点人物披露事实真相的回忆文章只能到境外发表,主流媒体还在不遗余力的宣传鼓吹人民享有的种种自由和权利。如果对于文革(包括其他政治整人运动)中的罪恶不认真反思彻底清查根源,今后难免不再出现类似的“政治运动”,那可真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后果只能更严重。
(YYXUN)

是时候揭开文革疮疤了,准确地说是揭开盖在疮面上的遮羞布。在文革“结束”之后的数十年内,这个疮并未痊愈,时常流脓流血。即使当今的问题,寻到根本处,也别无二致。有些问题总该理清:
一、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经历旷日持久的浩劫,是不是几个人来承担责任就够?核心周围的人呢?有责任能力的其他人呢?责当有其咎,即使不追究。
二、要不要等到亲身经历的人都代谢成过往的历史,把清创疗疾的责任推给只在传说、故事中有听闻的后人?让他们选择淡忘或清理?
三、文革的疮不清理,可否?体制、素质,文革后是不是完全彻底的改变?是不是此后再没有人耽于愚人,另些人应付、隐忍或同流?
四、是不是所有的掣肘、绝望、无奈、无解,都系于同样的根由?
公开已经起步,正当淬火加钢时。
体制的问题,障碍了国民包括官员责权意识。直到今天,还有不是个别人安心虚假奉承,习惯言不由衷,更多的人选择以同流为荣,以分利平衡。
一切的改变关键系于体制改变。
外族入侵的伤害没有忘却,家人相残呢?要国民健康,必须先治愈身心的疾病,要国家长久发展,必须先治愈制度的疾病。
乐见当代人以智慧和胆识在当代,而不是未来以少的代价解除我们久有的痼疾。这是所有有责任能力人的责任、荣誉,也是对国家和后人的价值。
——来过、错过,但不能再错过。悲剧,我们曾经没有智慧和勇气阻止它的发生,而今良心使然,应该拿出勇气清创治病——只为将来不再复发。
看着她的新生临近,每个人,不分体制内外,应该会有兴奋、激动。
(平常心难平)

智者的鲜血,勤劳者的鲜血,无辜者的鲜血,染红了疯狂狡猾厚颜无耻土匪懒汉流氓头目的“革命者”高帽;这就是中国近代现代史中的怪现象!
(tzdbz)

江小燕女士的存在,说明了这个民族能够延续至今的源泉。
(故国已沦丧)

如果哪里没有法律的约束,没有对生命的敬畏、没有对美德的珍惜,那里就会是人间地狱。
如果有更多的江小燕会怎样?
所有的所有,造成了这个民族的悲剧:一些精英玉碎、一些精英死灰。
活下来的,有没有彻底的反思:没有理性和智慧的照耀,阴霾真得永远地远离了这一群吗?
(平常心难平)

1,对于一些人,出走是比自杀更无法忍受的折磨,如王国维;
2,严肃对待文革,才能永远告别那个疯狂的年代。
(michael_xgw)

知识分子都有报国之心,甚至以死相报,国家对他们呢?
(YYXUN)

提议“唱红”的人无非是想再来一段这样的历史。他们做梦都想回到那个年代。
(zy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