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加藤嘉一:萨科齐为何要打卡扎菲?

p110323107
加藤嘉一(1984年4月28日-),出生於日本静冈县伊豆半岛,专栏作家、知名媒体人,精通汉语和英语。原先为长跑运动员,2003年4月“非典”高峰时来到中国,作为日本公派留学生到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习,目前就读硕士。自从2005月4月亲历“反日游行”开始,在海内外媒体发表言论。他还是金融时报中文网、凤凰网、瞭望东方周刊等传媒的专栏作家。

法国人是世界上最关心外交的民族,法国还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国家,但他们1940年向德国投降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领导世界了。

对于法国选民来说,战争的领导权和结局才是最重要的,自己选出来的总统巧妙地骗了非洲的一个疯子,这不算什么大事。

卡扎菲在自己的偶像埃及总统纳赛尔死后,就一直想把埃及搞乱,最终把埃利两国合并成一个国家。

卡扎菲已经决定结束自己的疯狂时代,给国家留下一些好的遗产。但法国老朋友的背叛无疑是这个游牧民族的领袖所绝对不能容忍的。卡扎菲只要活着就会和西方战斗下去,但西方已经有了伊拉克的教训,未必敢派出陆军占领利比亚。

同时,利比亚已经成为了中东第二个放弃核武装后遭到西方攻击的国家,这对朝鲜和伊朗来说绝对不是令人鼓舞的消息。

现在,卡扎菲的心情一定糟透了。这位在利比亚掌权42年的独裁者跟以色列、美国、欧洲、非洲国家和阿拉伯兄弟打了一辈子仗之后,上周末差几个小时就将迎来自己军事生涯中的第一场胜利。当时,卡扎菲正在靠坦克和雇佣军打败刚刚起义的反对派,重新掌握这个国家。可惜就在这个时候,多国部队的加入使利比亚内战变成了利比亚战争,海上飞来的导弹和飞机改变了力量对比。卡扎菲在相同的地点,相同的方式,遭到了类似德国隆美尔元帅的失败。

这次多国部队加入战阵的方式令人感到奇怪。出兵之前,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是在利比亚建立禁飞区,以除了派兵占领之外的任何方式保护平民。不过美国、英国和法国执行决议的方式显然不止是禁飞,而是直接攻击利比亚的军事目标。

更为奇怪的是,过去几十年来在西方与利比亚关系最好的法国,这次成了轰炸利比亚的主要力量。法国不仅打响了空袭利比亚的第一枪,派出最多的飞机,还率先与卡扎菲断交,承认班加西的反对派政权。可以说,法国已经成为利比亚战争的领导者之一。萨科齐为什么要一反常态地轰炸卡扎菲这位“法国人民的老朋友”呢?难道就为了当一次领导吗?

答案可能是这样的,因为法国人是世界上最关心外交的民族。据说在美国,除了大城市外,要买一张世界地图是很难的,但在法国各地的书店都可以买到世界地图,甚至可以买到别的国家的地图。法国还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国家,但他们1940年向德国投降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领导世界了。1991年海湾战争中,法国派出了一万多部队,但由于人数远远少于英国的七万人而没有得到指挥权,只好在美英将军指挥下打仗。

2003年美英决定再打伊拉克,不愿参加的法国干脆与德国、俄罗斯和中国一起反对美国。现在利比亚发生战乱,法国一开始也不支持武力干涉,但在美国表示出与法国一样的观望态度后,萨科齐突然改了主意,决定武力介入支持反对派。由于利比亚长期遭到武器禁运,没有可以击落飞机的武器,这将是一场想输都难的战争,将对萨科齐的2012年大选起到很大的作用。至于正在处理很多困难问题的美国和几乎不买石油的英国,也愿意看到法国起到更大的作用。

利比亚人民的老朋友萨科齐做出这样的行为,自然让法国人民的老朋友卡扎菲觉得无法忍受。卡扎菲威胁说,他将公开萨科齐在2007年大选时接受他巨额赞助的证据。但是,这种威胁对法国人不一定有效。人们都知道,巨额捐款本来就是民主政治的根基之一,只有在明显损害国家利益的情况下才是问题。我不知道法国有没有禁止政治家接受外国捐款的法律,但从效果上说,既然萨科齐在关键时刻一定要推翻卡扎菲,那他就可以说收钱没有影响自己的立场,没有损害法国利益。对于法国选民来说,战争的领导权和结局才是最重要的,自己选出来的总统巧妙地骗了非洲的一个疯子,这不算什么大事。

当然,事情也可能没有这么简单。现在的中东并不太平,利比亚的西部邻国突尼斯,东部邻国埃及都刚刚发生了革命,埃及在革命后更是暂时成了一个没有宪法的国家,总理要向武装部队委员会宣誓就职。由于支柱产业旅游业完全消失,埃及丧失了大量收入,近年新增的大量年轻人无事可干,随时有可能再次革命。

而卡扎菲在自己的偶像埃及总统纳赛尔死后,就一直想把埃及搞乱,最终把埃利两国合并成一个国家。穆巴拉克还在位的时候,卡扎菲曾当面对穆巴拉克说:“贵国是一个没有元首的国家,而我是一个没有国家的元首”。后来他还多次试图越过边境到开罗去“和埃及人民直接交流”,当然每次都被埃及人阻止。卡扎菲认为沙漠是人类共有的,所以从来没有向埃利边界派出任何军人或警察,对面的埃及人却始终维持着一条禁止出入的防线,就像柏林墙一样。

中东革命刚发生的时候,埃及和利比亚同时出现动乱。穆巴拉克虽然也想继续干,但他的军队毕竟是靠美国巨额军事援助维持的,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没有支持他,穆只好下台。但利比亚毕竟是一个石油出口大国,军饷由卡扎菲支付,军队听卡扎菲的,所以可以被用于镇压反对派。另外卡扎菲由于不搞种族歧视,在黑非洲的威信比较高,他成立了一支由黑人组成的“泛非洲部队”,这支部队在内战中成了政府军的主力。反对卡扎菲的起义军虽然一度打到的黎波里附近,但最后还是被卡扎菲打了回去。

如果卡扎菲真的打下了距离埃及不远的班加西,他将完全有可能继续前进,为实现几十年来搞乱埃及的梦想而奋斗。虽然卡扎菲是个独裁者,但是埃及也处于绝对的军事独裁之下,真的很难说有多稳定。另外,据说卡扎菲手里掌握有一千多亿美元的现金,用这些钱完全可能在埃及搞出些动静,没准能把苏伊士运河暂时关闭也不一定。如果那样的话,美国在波斯湾的处境就更困难了。法国在这个时候出手,美国应该是感到高兴的。

不过,打击利比亚在长期来看未必是好事。尽管卡扎菲反对美国的历史要比本·拉登和萨达姆加起来还长,但2003年之后,他已经放弃了反美的立场,把造核武器的设备送给了美国人,对自己过去的恐怖行为加以赔偿。去年,卡扎菲用26年时间和200亿美元修建的一个巨型灌溉系统竣工了,这个系统长达3700公里,可以把沙漠深处的地下水抽出来,把沙漠变成耕地,使利比亚从此不用再买粮食。

可见,卡扎菲已经决定结束自己的疯狂时代,给国家留下一些好的遗产。但法国老朋友的背叛无疑是这个游牧民族的领袖所绝对不能容忍的。卡扎菲只要活着就会和西方战斗下去,但西方已经有了伊拉克的教训,未必敢派出陆军占领利比亚。同时,利比亚已经成为了中东第二个放弃核武装后遭到西方攻击的国家,这对朝鲜和伊朗来说绝对不是令人鼓舞的消息。

无论如何,利比亚的前途仍然让人看不懂。

(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