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福岛50死士”与亲人诀别 英媒称已有五人殉职

p110318103-1

18日,在福岛核电站外,工作人员在互相检测工作服上的核辐射量。

英国媒体称“50死士”中有5人殉职,他们慷慨赴死的勇气闪耀人性光辉。

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泄漏会否进一步恶化,全靠180位正在该站进行抢救工作的勇士。他们被称为“福岛50死士” ,因为他们是以50人为一组的方式值勤,每10至15分钟轮流进出厂房。

日本媒体18日称,目前已经有一名死士受强烈辐射,另有超过20人受伤。而英国媒体则称已经有5人死亡,但这一说法未得到日本政府的证实。

本报讯 “福岛50死士”从核灾难至今,大部分时间都在辐射极高的环境下冒死工作。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称1人受到强烈辐射,超过20人受伤。

年轻人为“死士”祈祷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福岛50死士”中已有5人殉职、22人受伤、2人失踪。1人因突然不能呼吸、无法站立而送院;另1人因靠近一台受损反应堆受辐射污染;2人下落不明;11人因3号反应堆氢气爆炸而受伤。但这些说法尚未得到日本政府的证实。

日本的厚生劳动省16日将核电站工作人员容许暴露的辐射量法定限制,从原本的50毫希上修至500毫希,并表示以现况来说,此举无可避免。核防护专家指出,壮士们因长时间在强辐射条件下工作,其中70%的人员可能会在2周内死亡。

这些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无名英雄,有的是临危受命,有的是自愿加入的退休人士,他们大部分都在50岁以上。他们甘愿承受极大的辐射工作,是因为他们知道倘若炉芯熔毁,大量辐射尘将散布空气中,届时死伤人数将数以百万计。

提及“福岛50死士”的事迹,有24岁的日本男青年对媒体发表感想:“他们都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现在我们普通民众能做的,就只是为他们祈祷。”

“死士”:

以生命保护每一个人

一名自称是“福岛50死士”女儿的27岁女子称,她父亲是在福岛值班的志愿者。她说:“我听说他自愿去,我不禁流泪。在家里,他似乎不是那种能做大事的人。今天,我真为他感到自豪。我祈望他安全回来。”

另外,当地电视台收到其中一个“福岛50死士”的家属来信指出,父亲现在还健康平安,不过核电站缺水缺粮,生活环境非常恶劣,信中还提到,他的爸爸抱着必死的决心。

一名59岁的老员工也在网志上表示,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取更多人的安全。

另有一名福岛第二核电站员工在其网志上为辐射外泄的意外道歉,更表示,虽然他们造成了辐射危机,但还是尽力抢救、并“以生命保护每一个人”,希望大家可以相信他们。

(宗禾)

“福岛死士”

多为老人

本报讯 美国广播公司16日报道:“福岛50死士”的健康状况令人担忧,但不是所有专家都对此持悲观意见。有专家认为,福岛第一核电站内的辐射水平未必一定会置人于死地。

印度珀杜大学辐射实验室主任杰雷·詹金斯说:“这些人不见得就必须为国家为朋友捐躯。我们对我们能随多少辐射是心里有底的。日本播放协会说,这些工人获准进去很短一段时间,调整一下燃料发电机或水泵或阀门,也许抄下测量器的资料,然后又出来。”

老年人更有经验

虽然受高剂量辐射的人,被诱发癌症的可能性令人严重关注,但癌症通常要经过至少几年之后才会被诱发出来。詹金斯说:“癌症也有可能30年后才出现。白内障则有可能在40年内出现。”

东电的策略是请年老退休的志愿者来充当死士,不是因为他们更有经验,也不是因为他们更熟练,而是因为即使他们受大剂量辐射,他们或许也能够安享晚年,等不到癌症被诱发出来就自然逝世。

不过,哥伦比亚大学核研究者埃立克·霍尔说:“鼓励老人来做,是因为他们已过了生殖期,而不是因为他们较少癌症风险。这是一种久已有之的做法,医院做镭放射疗法时,都是让年老员工来做镭保管人,因为他们已过了生殖期。”

(宗禾)

“福岛死士”

实为180人

日本官方不愿公布留守福岛核电站的救援人员的资料,只说他们都是义无反顾的死士。

在过去几天,“福岛死士”必须戴上全身防辐射装备,配备微弱闪光灯,在迷宫般的核设施中攀爬。鉴于辐射污染威胁高涨,当局已撤走福岛第一核电站800名员工的大部分人,只剩下约180人留守。

虽然他们不止50人,但由于他们是以50人为一组的方式值勤,每10至15分钟轮流进出厂房,所以得了“福岛50死士”的称号。

(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