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刘晓原:三一八惨案八十五周年祭

p110318101

八十五年前的今天,即1926年3月18日,在北京段祺瑞执政府门前,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军人向请愿学生开枪,当场打死四十七人、打伤二百多人的流血事件。鲁迅称这是“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

在这起惨案中,有几件事让我惊讶,一是惊讶于军人敢竟向徒手请愿的学生开枪;二是惊讶于段祺瑞会在血案现场长跪不起,从此改为吃素,忏悔一生;三是惊讶于“京师地方检察厅”竟敢致函陆军部,要求将行凶军人迅于查缉在案;四是惊讶于知识分子纷纷拿起手中笔,谴责执政府的残忍暴行。

“三·一八”惨案后,不知又过了多少年,类似惨案再发生。但没有人为之忏悔,没有司法机关敢查缉,没有多少知识分子敢呼号。

3月18日当日,段祺瑞及北京国务院通电谓本日惨案乃徐谦等鼓动所致,令通缉徐谦、李大钊、李石曾、易培基、顾孟余五人。朱家骅、蒋梦麟、鲁迅等几十人也上了黑名单。李大钊、徐谦、鲁迅等人被迫转移,国共两党的领导机关则迁入苏联使馆。

3月19日各地舆论纷纷谴责国务院门口屠杀。3月20日,贾德耀内阁对三一八惨案引咎辞职,段祺瑞亦下令抚恤。3月20日同日,中共中央发表《为段祺瑞屠杀人民告全国民众书》,号召“全国商人、学生、工人、农民、兵士,应急起联合起来,不分党派,一致奋斗,发动一个比‘五卅’运动更伟大的运动,以雪最后通牒之耻”。

3月23日,北京各界人士、各社会团体、各学校齐聚北京大学大操场,为亡灵们举行“三·一八死难烈士追悼大会”。鲁迅题写挽联:“死了倒也罢了,活着又怎么做。”后又就此惨案连续写了七篇檄文。由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的哀歌唱遍京城。

强大的民意压力迫使段祺瑞政府召集非常会议,通过了屠杀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的决议;京师地方检察厅对惨案进行了调查取证并正式认定:“此次集会请愿宗旨尚属正当,又无不正侵害之行为,而卫队官兵遽行枪毙死伤多人,实有触犯刑律第311条之重大嫌疑。”

“三一八”惨案发生后,中国知识分子和媒体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社会良知,周作人、林语堂、朱自清、蒋梦麟、王世杰、闻一多、梁启超、许士廉、高一涵、杨振声、凌叔华等纷纷谴责段祺瑞政府。《语丝》、《国民新报》、《世界日报》、《清华周刊》、《晨报》、《现代评论》等加入谴责暴行的行列。邵飘萍主持的《京报》,大篇幅地连续发表消息和评论,广泛而深入地报导惨案真相,《京报副刊》也发表了有关文章。

为了纪念被军人杀害的刘和珍等学生,鲁讯写下了《记念刘和珍君》。“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我们后人能记住这起惨案,更多是缘于鲁讯文章曾选入中学语文课本。

“五四运动”时,学生请愿人数更多,规模和声势更大,政府逮捕了大批学生,但军人没有向请愿学生开枪。而“三·一八”请愿活动,成了军人向请愿学生开枪的始端(注:我了解的历史知识不多,只是推测这是军人第一次向请愿学生开枪)。

在这起惨案中,有几件事让我惊讶,一是惊讶于军人敢竟向徒手请愿的学生开枪;二是惊讶于段祺瑞会在血案现场长跪不起,从此改为吃素,忏悔一生;三是惊讶于“京师地方检察厅”竟敢致函陆军部,要求将行凶军人迅于查缉在案;四是惊讶于知识分子纷纷拿起手中笔,谴责执政府的残忍暴行。

“三·一八”惨案后,不知又过了多少年,类似惨案再发生。但没有人为之忏悔,没有司法机关敢查缉,没有多少知识分子敢呼号。

历史不堪回首!

(作者博客)

评论

  • HHH 说:

    有什么奇怪的?GCD政府为了权力什么话说不出来?什么样的事做不出来??为了权力,GCD政府可以说任何话、做任何事!!政治和政客从来就不讲道德和良心的,GCD对这点理解最深刻!履行最彻底!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