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丁咚:为申纪兰辟谣的暧昧

p100307115
申纪兰是唯一一位从第一届连任至第十一届的全国人大代表。

申纪兰的情况绝不是孤立的。事实上,人大代表作为履行国家最高权力者,在中国被当作了一种政治荣誉,派发给政治上需要的人。更有甚者,人大被当作某些退居二线官员的养老之所。

申纪兰的事让人认识到,所谓的“人民”如何选的是很成问题的,不仅人大代表人选可以操纵,而且选举的过程也是可以操纵的。

《京华时报》刊出一则辟谣式的报道《申纪兰回应“从未投过反对票”:不拥护就不投票》。

82岁的山西平顺县西沟村党总支副书记、全国女劳模申纪兰从1954年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至今,已连续参加十一届全国两会,因此被称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活化石”。

这篇报道发表的时机很微妙。

此前,网上流传她参加全国人大会议“从未投过反对票”。公众对此深表质疑。

更深的背景是,中国人大制度本身的言论禁忌正在被打破,人们开始公开讨论其合理性。此时出现申纪兰事件,无疑雪上加霜。

微妙正在于此。

报道说,“去年两会,她‘从未投过反对票’的话语在网上引起热议。”时过境迁,为什么突然想到要采访申纪兰本人?

或许申纪兰本人在接受采访时的话可以透露玄机。

她说,“当人民代表,就要代表人民的利益,不能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我文化低,说不清楚。但这么多年,内心拥护的事,我就投票,不拥护的事,(我)就不投票”。

当《京华时报》问到“想不想下一届还做人大代表?”她回答,这不是她愿意当就当的,是人民选的。

这两段话回答了两个问题,一是她并非从未投反对票,回应外界质疑她当人大代表不干人大代表的事;二是她当人大代表是“人民”选的,后者则是回应为什么像她这样毫无议政能力的大老粗能当选人大代表而且一干就是半个世纪?

但这篇报道的策划者始料不及的是这么做的后果很暧昧,不仅没有达到辟谣的目的,反倒因为暴露出更多问题,越发让人迷惑了。

首先是人大该选什么人的问题。从《宪法》来说,全国人大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人大代表理应具有足够的知识水平,可以承担议政的责任。但连申纪兰自己都说“文化低,说不清楚”,这样的人又如何能够起到参政议政的作用?她到底投不投票,完全不是关键。核心问题是,她不具备投票所必须拥有的知识、能力,而只能被牵着鼻子走。

申纪兰的情况绝不是孤立的。事实上,人大代表作为履行国家最高权力者,在中国被当作了一种政治荣誉,派发给政治上需要的人。成为人大代表,必须具有足够的政治资历,比如各级官员,只有达到一定的级别才能获得人大代表的职衔;或者在某个领域具有代表意义的,比如申纪兰就是农民代表。更有甚者,人大被当作某些退居二线官员的养老之所。

其次是人大代表该如何选的问题。申纪兰说了,是“人民”选的。顾名思义,是按照法定程序由人民投票选举出来的。事实如何呢?我们从申纪兰这个案例来看,她所说的“人民”究竟为何?她这个人,既没文化,又没表达能力,仅仅具备了农民这个身份标签。殊不知,全天下有多少如此这般的农民?如果果真是人民选的话,她又如何能当选?比他有文化的,能说会道的农村能人,不知凡几,如何能轮得上她?可见申纪兰是如何选上人大代表的?这是大有疑问的。何况没有上头的意思,一个人又怎么能够在长达50多年里,连续被选作人大代表?

申纪兰的事让人认识到,所谓的“人民”如何选的是很成问题的,不仅人大代表人选可以操纵,而且选举的过程也是可以操纵的。正因如此,申纪兰不仅以一个“两无人员”(无文化,无表达能力)当选人大代表,而且可以一连十一届当选。

三是选人大代表能不能严肃点?试想想,申纪兰几乎可以称得上文盲式人物,却接二连三当选,简直就是个笑话嘛。搞连选连任终身制,也得高明点,让有文化有能力的上啊?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民老太年年大老远跑到京城坐在冠冕堂皇的议事厅发呆,像个机器人一样按表决机器,看上去是不是有些滑稽?

选什么人,如何选,以及选举的规则,都是国家政治的核心因素,轻忽不得。申纪兰的辟谣报道,无法让人对那些疑虑释然,倒更使得人们对其背后的“故事”感兴趣了——终究是难以自圆其说的。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