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丁咚:中日同期地震,待遇何以不同?

按照常理,中国应该对发生在国内的自然灾害更为重视,起码应该给予和日本大地震同等程度的重视,这才合乎情理。一个连本国国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都不看重的国家,却对别国施以人道主义关怀,岂不是虚伪么?

然而事实如何呢?有关它的报道少而又少,并且是来自官方媒体的统一尺度的报道。

据称,官媒对盈江地震的报道仅限于官员正面组织的抗震救灾工作,而对地震中发生的一切负面新闻一律不准报道。

另据消息来源,在全国两会期间,非官方媒体不允许擅自报道一切负面消息,包括车祸。

正因如此,我们才看到非常奇怪的现象,当我们连篇累牍对日本的地震灾情进行事无巨细地广泛报道,并展开热烈讨论的时候,却对本国的地震出奇地沉默,连我们身边发生的灾祸也所知甚少,更毋庸说对细节的掌握。

稳定并不代表封闭,和谐并不意味着堵住嘴巴,蒙住眼睛,遮住耳朵。两耳不闻窗外事只会带来假想的安宁。

3月11日,日本发生特大地震的消息通过各种传播媒介迅速为中国公众所知,并形成了尖锐对立的两派。一派是狂热的民族主义者,他们为日本地震欢呼,幸灾乐祸溢于言表;一派则主张从全人类的角度,以人道的立场,对日本地震造成的伤亡表示同情,并对日本的救灾和善后工作给予一切必要的支援和帮助。

而之所以能激起如此强烈对立的反响,是因为日本大地震的各种消息锱铢无遗地全方位展现在中国人面前。一方面日本全面开放本国地震的信息,另一方面,中国媒体也组织了强大的报道力量跟踪掌握其进展情况。更为关键的是,由于灾难来自国外,所有信息几乎无须过滤和审查,就可以第一时间得到及时、有效报道。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至少有关它的消息数量既少,也缺乏深度——早于日本大地震,3月10日,在中国云南盈江发生了里氏5.8级地震,据官媒消息,迄今已确定有25人死于这场地震。

按照常理,中国应该对发生在国内的自然灾害更为重视,起码应该给予和日本大地震同等程度的重视,这才合乎情理。一个连本国国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都不看重的国家,却对别国施以人道主义关怀,岂不是虚伪么?

然而事实如何呢?有关它的报道少而又少,并且是来自官方媒体的统一尺度的报道。不仅如此,当日本大地震的消息在各大媒体特别是网站大量占用头条区版面,甚至大部分版面的时候,云南盈江的地震报道却未登大雅之堂,要么在不起眼处予以一般报道,要么基本不报道——这在非官方媒体尤甚。

据称,官媒对盈江地震的报道仅限于官员正面组织的抗震救灾工作,而对地震中发生的一切负面新闻一律不准报道。

另据消息来源,在全国两会期间,非官方媒体不允许擅自报道一切负面消息,包括车祸。

正因如此,我们才看到非常奇怪的现象,当我们连篇累牍对日本的地震灾情进行事无巨细地广泛报道,并展开热烈讨论的时候,却对本国的地震出奇地沉默,连我们身边发生的灾祸也所知甚少,更毋庸说对细节的掌握。

我们注意到,在全世界舆论的共同注视下,日本政府有效地组织了灾后救援行动,日本国民强烈的秩序意识和友爱精神对他们克服地震的灾害和困难发挥了令人唏嘘称叹的作用。一个疲弱的政府在巨大的灾难考验面前,依靠全体国民的冷静和团结,保持了社会秩序的稳定与和谐。而做到这样,并未使用那些强制性的行政手段,也没有华而不实的口号,更没有因为大灾突然降临惊慌失措,采取古老的新闻审查手段,封锁消息,打压媒体的自由报道。

这难道不令人吃惊吗?

这与我们平时被教育、被宣传的情景何等不同?!

原来,稳定并不代表封闭,和谐并不意味着堵住嘴巴,蒙住眼睛,遮住耳朵。两耳不闻窗外事只会带来假想的安宁。

谎言说一遍时是谎言,说两遍时人们将信将疑,而当谎言无数次重复的时候,就像开水煮青蛙一样,我们的敏感心理已被销蚀得荡然无存。当此时,谎言被裹上了一层神秘而绚丽的薄纱,宛若真理一样生长在我们心灵之中,磨损我们对于真实世界的信念……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