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傅一河:地震断想

p100828111

中国不缺钱!缺什么?温家宝总理呼唤房产商身上要流着“道德的血液”。中国政府身上的“道德血液”达标了吗?今年“两会”郑重宣告:明年的教育经费一定要实现百分之四!达到百分之四说了多少年?

同样一件事,发生在外国,可以让领导人下台,政府改组,总统首相向国民道歉,而在我们这里,你连真情的真相都不知道。即使知道了,媒体敢公布吗,记者敢报道吗?网民敢评说吗?我们的稳定就是这么来的吗?

唐山大地震死亡24万人,当时拒绝国际社会的一切物质与技术援助,而用“领袖像章”、“红宝书”赈济灾民。那东西一不能吃、二不能穿,还说是“精神原子弹”战无不胜,其愚蠢为天下之至。

1998年大洪水,时任总理朱熔基愤怒指斥“豆腐渣工程”。若非子弟兵以血肉之躯力挽狂澜,将有多少灾民家破人亡?汶川大地震,温总理愤言“人民养你们,你们看着办!”。一次次灾难见人祸。

中国08奥运惊羡世界,以致伦敦后悔申办了2012年奥运会,他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凑不起几万人垒在一起的场面。中国人办国家形象工程是最舍得烧钱的。广州亚运会烧了2000多个亿喊亏。百姓的体质没上去了,幸福指数没上去。

中国不缺钱!缺什么?温家宝总理呼唤房产商身上要流着“道德的血液”。中国政府身上的“道德血液”达标了吗?今年“两会”郑重宣告:明年的教育经费一定要实现百分之四!达到百分之四说了多少年?

世界上那么多国家都实现了“官员财产申报”的“阳光法案”,就是中国实行不了。正是因为实行不了,所以才有河南省前后13年四任交通厅长前腐后继;国土局长成全国贪腐的第一高发区……

外国官员如果涉及腐败,那是“一败涂地”,没有先“免职”、再“复出”等等花样。反腐所到之处,首相出庭受审,总统辞职下台。韩国总统卢武炫为亲属腐败而自杀;台湾民选领导人陈水扁因腐败而被收监;至于欧洲国家那些大大小小的部长们,或因餐桌上多上了一道菜、或多报销了几张发票,或接受了几千块钱的政治献金,或搭乘了商人的飞机,被媒体曝光后,民众扭住不放,自己羞愧无比,不让党组织为难,而主动辞职。多有“觉悟”的官员啊。对比之下,国内官员,可以理直气壮地质问记者“你是为党说话,还是为老百姓说话”;可以恶狠狠地威胁“跟政府作对就是恶”;可以在记者招待会上拿记者的录音笔,并质问“你是哪个单位的”。他们威风八面,令人不寒而栗。他们被媒体曝光后,自己提出辞职吗?即使他们有辞职的念头,组织上也舍不得他们离开呀。记得美国总统尼克松因为水门事件下台了,访问中国时,毛泽东豪迈地说:“我给你平反!”在人家那里,总统由民众的选票说了算,没有那个领导人敢包打天下,摆平一切。毛泽东在“文革”时期说“自己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外国的政府如果入不敷出就要XT9中华杂文网关门破产。中国的一个镇政府欠个体户餐馆的一大把“白条”而不担心垮台。政府把国家的钱随意投放;一些外债任意减免;官员集中到北京培训甚至出国培训。“两会”花了多少钱不知道。久旱盼云霓的提高个税起征点,真的能提高到5000元吗?北京地区的女处长们愿意把退休年龄延长到60岁乃至更长。中国官员用不着贪污,一年下来的收入就有好几十万。中国的官员日子滋润,全靠中国的老百姓勤劳刻苦,宽容憨厚,特别能忍受苦难。民不与官斗,自古而然。自焚而死,叫做“法盲”;举刀扑向小学生叫做“恐怖分子”。在荷兰,失业人员由政府出钱安排每半年旅游休假一次。这些“福利”,国人闻之如天方夜潭。要不是互联网,还有多少事情我们不知道,还象“文革”那样以为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着我们去解放。

再说地震。我们从电视上看见日本九级地震那些房子没有倒,是被海啸冲走了。几乎同一时候,中国云南也发生了地震,不过四五级吧,但是房子几乎都倒塌了。面对九级地震、海啸与核电站爆炸,政府危机处理井然有序,信息及时公开,国民惊而不乱,媒体表现专业,可圈可点。而前些日,响水县村民听说化工厂爆炸,数万人凌晨仓皇逃离,导致四人死亡。这几个小时内,有关部门的官员们在做什么?事后竟然把几个“造谣”的村民抓起来,还要判刑。这到底是谁的责任呀?

哪个国家的地震最多?日本,错!而是中国。这是有根据的:一是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的韩竹君研究员的研究资料;二是《中国国家地理》2008年第6期的文章。有人提出一个问题:假如这场九级地震发生在中国,会死亡多少人?当年俄罗斯人质危机发生后,国内某个电视台某栏目设置竞猜题“你估计会死亡多少个人质”,而使舆论哗然。人质不可竞猜,灾难可以比较。中国官方新华网也发出文章要向日本学习抗震的先进技术与危机管理经验。

遗憾的是,中国国家地震局局长信誓旦旦:地震前10秒预警绝对不可能。而凤凰网3月14日有文章称:“在日台湾学者回忆地震前10秒广播倒数报警撤离。”哪一个是真的?

同样一件事,发生在外国,可以让领导人下台,政府改组,总统首相向国民道歉,而在我们这里,你连真情的真相都不知道。即使知道了,媒体敢公布吗,记者敢报道吗?网民敢评说吗?我们的稳定就是这么来的吗?

物价见长,税收见长,而工资不长,幸福不长。在今年“两会”上,温家宝总理说明年要大大归还民生债。还民生之债,不如还民众以权利,真正实现“权为民所赋”。民众有了权利,就有了活力,就有创造力。生存,发展,都有了强大的动力。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