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核站抗风险:最终有意为之还是本不可违?

p110314102

我们要问,在自然力量破坏面前,我们人类是如此的无力无奈的吗?在核站的抗风险设计上,我们最终是有意为之从而可以预防灾害,还是防灾有限,有些事本不可做,本不可违的呢?

日本哭了:急剧旋转的悲怆奏鸣曲
作者:深圳往南

2011年3月11日下午1点46分,日本国东北部沿海爆发里氏8.9级地震,继而发生海啸。大海掀起近50米高的浪头,势不可挡地冲上陆地,将仙台市机场淹没,将东北各市县的大部村庄与农舍吞噬,沿途几乎横扫一切建筑物。看到那些乌黑的海水肆无忌惮地冲决一切抵挡的东西;看到那些船,汽车象玩具一样在大海的滚滚洪流中漂浮沉没;看到人在惊恐中奔跑然后被海水席卷而丧失自主能力等场面,你会联想大自然在与人类社会的力量对比中,那个摧枯拉朽的出现是多么地可怕,多么地形象!让人们直感:在自然灾害面前,人类的力量是多么地渺小。

日本政府承认,日本正在经受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灾难与考验。迄今为止的报道,已证实死亡人数达2000余人,很多村庄整个颠覆沉没,有1.5万人正受围困,估计死亡的人数最终会接近目前数的十倍左右。

日本在地震灾害开始时报告:这次地震的震级为里氏8.8级;美国,香港,台湾报8.9级,我们当天晚上中央气象台通过中央电视台向全国人民报告为8.8级,但日本国已在昨天,也就是3月13日修正为:里氏9.0级。目前不知修正的依据是什么,在灾害强度的科学精准上,各国可能有不同见解与考量,但什么强度的监测上,还是应该有一致的科学证据作其发布的理论支撑。

这次日本“311地震”的威力到底有多大?据报道,这次地震的威力,相当于1945年美国为了从根本上打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在广岛长崎分别投下两颗原子弹的11000倍,也就是说相当于11000枚原子弹同时爆发!也有报道说,相当于三年前在我国发生的汶川大地震20倍的威力!与1995年的大阪神户大地震相比,此次地震的能量约为她的360倍。根据世界地震科研机构的观察,这次地震其超级巨大的力量把日本列岛整个向东平移了2.4米!!另外,由于地震中央在日本东北部海平面下24公里,也有电视台报道说在海底的10公里处,这样说来应该算是地壳边上的地震爆发。这次地震爆发的瞬间,从震源处撕裂,拉开,形成了一个宽度为150公里的“缝隙”!!形象地想象,大体上是从深圳市中心到广州市北边的距离,这真是巨大的怪物才能撕裂开这样大的口子!然后汪洋般的海水迅速沦陷在撕开的缝隙中,继而冲出来,跃上海平面上百米,形成高达四五十米的巨大浪排,向岸边推进,到达日本陆地上时,平均达十米高,也就是相当于三层楼高的水排!你想想,那么高而厚重的水排山倒海的压过来,人的肉体之身躯怎么可能抵挡?!汽车,飞机,大型建筑物都无法抵挡。据科学家们说,这次地震造成的板块断裂,长度为500公里,宽度为150公里。真是让人看到了自然界要么隐而不发,一发起来就威猛无比的厉害。相形之下,人类各国企图移山填海,改造山河的举止是多么的渺小。

更为严重的是,日本这次地震,是一个开始于本国,然后深刻影响世界的灾难。是开始于地震,继而海啸,同时核电站爆炸,地质火山重新爆发这样一个多重发生的灾害链,给日本人民的生命与财产,日本人民的心灵,日本经济,日本的城市生活以巨量沉重打击,也给世界经济与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带来灾难性影响。

日本现有核电站50余座。地震发生后,福岛县第一核电站就发现一号机组温度急剧增高,后来,为了避免最坏情况出现,日本政府同意排放剧烈升高的蒸汽,以减小核材料芯棒的温度与爆炸风险。但这个举措还是没有制止住这场悲剧,3月12号发生了一号机组的爆炸,福岛县承认已有20人受到了核辐射。现在爆炸后升空的放射性尘埃正在太平洋上空悬浮。昨天的报道该区域是风向偏东,向东移动,已经演变成一场全球受影响的世纪灾难!当我正写此文之际,中国中央电视台又以滚动字幕播报,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三号机组已在3月14号早上十一点左右发生了氢气爆炸,这真是人类利用科学,发展经济的又一惨剧,不知其放射性的损害升入天空后,要作恶于人类社会多久?!前苏联在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发后,事隔几十年,最近才向世人说明,其放射性污染的彻底消失大约需要500年!

目前,这个核爆炸的风险似乎还在持续。据中新社东京3月14日电 ,日本核电站危机目前持续扩大,继福岛核电站爆炸后,宫城县的女川核电站和茨城县的东海核电站当前都面临紧急情况;十一日地震后,女川核电站涡轮机室曾发生火灾。该核电站的另一座反应堆还曾报告漏水。更为要命的是,在茨城县的东海核电站,1999年就曾经发生过事故,目前是冷却系统停止运转,然后因为它又导致整个机组陷于停顿。

因为此,全世界的核能专家都紧急行动起来,俄罗斯24小时密切监视;美国则直接向日本派出核风险阻止专家,“并肩作战”;德法一方面有民众示威,吁请关注并检讨核电站的风险,另一方面则是政府因事就事,下命令检查当地核电站的安危。我国没有公开报道,但安全风险的增高与关注甚至行业内措施,应该与上述各国如出一辙。

建设核电站,是核能利用。在世界各国能源竞争中,是一个长期利用,大步发展的方向。它清洁,干净,又呈现出经济效率巨大,替代石化矿物质能源功效卓著的优点,是各国发展中替代解决能源紧缺需求的方向。日本现在有54座核电站,全国三分之一电力源自核能。日本计划到2018年,再建造8座核电站,并提高现有核电站的容量,将更多常规核电站升级为“钚铀再利用”燃料核电站。但是,和平利用核能应该与不伤害人类作为先决条件。我们核能物理的研究与实验是有效的,实际结果也对人类经济社会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然而,顶齐天的事情,还是要在经济效益之上考虑:它对人的生命及其后代子孙的影响怎么样?已建的核电站对此的安全防护做得怎么样?科学家们实际上并没有吃过这个大地震下的“火龙果”,实际上谁都没有办法证明。这次日本地震就对此做了一个核电站安危性的检验,虽然事情还在持续,但日本50多座核电站中三天之内至少三座以上出问题,9个机组陷入停顿,已经是木板上钉钉的事实,说明了现代核能安全设计尚有不足的地方。过去我们从报章中看到的,很遗憾都是一面之词,就是没有出大事的环境,看不出该物质的全面与本质。我们很多的建筑物与地面设施所谓抗地震措施,抗飓风等冲击是仅常态性的,尽管有些业内人士用“坚如磐石,百年一遇,二百年一遇”来标谤其设计的绝对安全性。但来自于地心,地幔内的地震——“地牛”的发威,却会把这些设计与工程与满箩筐的大话毁于一旦。所以,我们的科学家与工程设计专家应该在此事件中,举一反三,思考和平利用核能的有限性与反向破坏杀伤力,带给人类社会灾难的性价比与人民长期痛苦的心灵伤害。

回望我们,在深圳的东边,有大亚湾核电站与岭澳核电站,在广州的西边也正在建设阳江核电站,它们天天与我们靠在一起,生活在一个区域。从微观来看,建核站用意与经济期待都是好的,正常工作起来的经济成就也是巨大的。但这些所谓人类科学研究的杰作,在自然伟力的发威之时,出现“对对碰”,就犹如这次日本地震产生的核能爆炸那样,我们应该怎么办?现在似乎也没有好办法。长远地看,人类建在人口稠密区的核电站,建在沿海边的,究竟应该用什么结构措施来作为项目立项依据,以保证十级以上地震都可安然无恙,人畜无害?这实在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体的根本问题。也许我有些悲观,人类对此是有些无力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哟。大自然才是真正伟力的,人类在千方百计地耗尽地上地下资源时,大自然会按照它的时间表出牌,该教训你就出手教训你!

这次地震灾害,除了目前的死亡2100人,2万人失踪外,东北一些县市也出现1.5万人被困待救援的紧急情况。除了人员伤亡,财产损失外,目前还在持续影响的地震也深刻破坏了日本的国民经济体系,给正在缓慢上升的日本经济以沉重一击。日本股市3月14日早上开市,股价应声大跌,日经指数开盘短短15分钟即暴跌540点,即5%。到中午,日经指数已经跌破1万点大关。日本央行对此,丝毫不敢怠慢,继7万亿日元注资后,又增至12万亿日元,以保持市场稳定外,今日又再注资至15万亿日元,从中可以看到日本政府非常担心地震象多米诺骨牌一样拖累经济。据报道,这次经济损失将达到1000亿美元之巨。日本国政府公开承认这是是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日本所遭受的最重大灾难。

由于大地震,震颤损坏了电力设施,日本国政府已经提醒国民做好局部区域停电的应变准备。目前东北沿海的电力中断,东京也仅能以区域轮流供电,多少惊恐电影中的世纪灾难情节,日本人民正在以身试刑,感同身受!对当地多种产业带来广泛破坏性影响首推电力。在汽车产业方面,工厂集中在关东圈的本田、日产、富士重工等面临断产。本田表示,其设在埼玉县的工厂虽然配有自备发电机,但碰上长时间停电的话,工厂将不得不停产。而日产和富士重工则影响更大,日产在日本国内的6家工厂有4家在神奈川县,富士重工也有5家工厂在群马县,如果长时间停电,损失不可预料。在军事上,日本的海空军也受到地震破坏,宫城县空军基地28架战斗机全被水淹,停在仙台机场的战斗机F—2也被水淹18架,每架价值一亿多美元。

这真是一场恶性循环!它震撼了日本的一切,揪紧了世界人民关注的神经!

不过,在这场空前灾难中,我们看到了很多的生命感动。日本人民的镇静,理智,大家互助,有秩序的等待,尊老协幼,集体撤离都得到空前体现。福岛核电站在出现排放蒸汽危机后,当局通过告示,请方圆三十公里的居民撤离家园,从交通,到人群的接送,车子的安排,一切有条不紊的行动,加上平时的训练,日本人民形成了灾害面前临危不惧,一切以生命为重,大家齐心协力,将生命与财产,安全有序移动至安全地方的民俗传统;

日本政府在3月11日地震发生后第一时间就通告世界:他们遇到了空前灾难,同时表明态度接受全世界一切可能的人道援助,从棉被到煤油炉,再到医用急救设施,以及救生食品等等都需要,并没有因为他们是世界上最富裕国家之一而谢绝援助;同时,她在各地迅速设立了2100多个避难所,尽快帮助有需要的人名,这些都是理性的展现。

我们从电视画面上看到:在3月11日下午地震发生后三小时,日本的外海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漩涡,正慢慢的旋转着。其中一个巨大的漩涡圈住了一条轮渡船,里面有81个人,由于地震后的作用,该条轮船的动力系统已经无法摆脱巨大漩涡的向心力,军事救生船也无法靠近,但最终直升机成功救出这81人;日本仙台机场在地震后也被淹,停机坪是汪洋水泽,大部分跑道也隐没。电视画面中,停在机场的飞机象纸船一样,在海啸波浪中随波逐流,绝大多数来机场搭机的200余人见状狂奔至层项,在3月14日也被大部救出,这些看起来似乎只有无望等死的画面,揪紧了全世界人民的心,但日本救生组织顽强不懈,最终奇迹般的救出大部。对此除了感谢苍天,也要感谢人们良好的镇静训练与国民素质,和有序的抢救组织管理程序训练。

眼下,大规模的海啸警报刚刚解除,但余震不断,似乎昭示着这场灾难还未有穷结。我国3月10日发生的云南盈江县5.8级地震也一样,正处在抓紧抢救人的生命与财产的有效期,即宝贵的168小时。我们从这两地灾难中看到了世界人类社会与自然截然不同的两个侧面,看到了互联网将世事无一巨遗地呈现在人类与历史面前的先进,更看到了日本这个发达国家建设如此多核电站后,出现这种灾难性爆炸事件后面的圈圈点点。我们要问,在自然力量破坏面前,我们人类是如此的无力无奈的吗?在核站的抗风险设计上,我们最终是有意为之从而可以预防灾害,还是防灾有限,有些事本不可做,本不可违的呢?

民生为本,苍天济世,生命只有一次,原来可以更好些!

阿门,我的心与大家一样,这两天看电视,看得悲从中来。借此机会,谨向这两次地震灾害,连同海啸,核电站爆炸引起生命伤亡的各国各族人民致以深切地哀悼!

阿门,也谨向那些地方政府致以同情与人道主义的慰问!以人民福祉为第一要务的你们,是否应以这次日本地震作为重新出发的思考点:在大举建设时,现行的科学技术应该怎样才能真正地保护每一个人,特别是核电站这类辐射污染都特别长久的工程,政府对此要怎样的有为,才是真正保护了人民生命与财产安全?!

深圳往南

2011年3月14日下午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