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杨天石:蒋介石是“中国救星”还是“人民公敌”?

p110207103
蒋介石、蒋经国父子。

蒋介石尽管早年很激进、极左、很革命,但到后来他成了一个改良主义者。

蒋介石是一个不甘心失败的人,是一个不屈不挠的人,也可以说是一个很迷信的人。在最困难、甚至绝望的时候,蒋介石认为上帝会帮助他挺过难关。蒋介石想,他那么相信上帝,那么虔诚地敬仰上帝,上帝是不会把他抛弃的。

蒋介石学毛泽东著作,在大陆搞土改试验为何失败?

蒋介石和中共的矛盾之二是思想、主义、策略之争。蒋介石认为要救中国,只能实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而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是要最终在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蒋介石总结了三点国民党跟共产党的分歧:共产党主张消灭私有制,国民党主张保护私有制,后来蒋介石把这句话加了几个字,“国民党主张保护合理的私有制”。其次,共产党主张阶级斗争,国民党主张阶级合作。第三个分歧,共产党代表无产阶级利益,国民党代表全民的利益。此后,蒋介石从原来的革命者转变成一个改良主义者,终其一身,蒋介石始终是一个改良主义者。土地问题可为例证。

耕者有其田,让没有地、少有地的农民取得土地,这是孙中山的主张,是国共两党共同的奋斗目标。但孙中山有两句话,第一句话叫“让农民得到土地”,第二句话“让地主也不受损失”,这两句话才是孙中山土地思想的完整的表述。后来中共和国民党实际上走了两条路,中共在农村搞的是六个字:“打土豪、分田地”。“分田地”的先决条件是“打”,没有“打”,地主的土地拿不出来,所以中共的土改路线是一条斗争的路线,“打”字当头,地主为此就要受损失。早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毛泽东就讲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革命不能温良恭俭让。但蒋介石、孙中山希望搞的是和平土改,是让地主也不吃亏的土改。一个是革命路线,一个是改良路线。

中共以“斗”字当头的土改胜利了、实现了,而国民党那种和平的、双赢的土改,在大陆,在国民党执政22年之内始终没有作为。1949年蒋介石下野后到浙江奉化老家走了一圈,他在日记里说:22年了,奉化没有任何变化。这说明国民党保守。

蒋介石痛定思痛,认识到自己之所以在大陆最终失败就是没有进行土改,所以到了台湾后,蒋介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土地改革。台湾的土改是按照孙中山的双赢主张做的。一边是地主把土地交出来,另外一边是政府把公营公司的股票交给地主,这就是和平土改,农民得到了土地,地主也不受损失。不少地主知道股票是好东西,保存了下来,等到台湾经济起飞以后,这部分地主就成了工业资本家。

国民党的土改在大陆搞不下去,为何到了台湾却成功了呢?道理很简单,国民党在大陆搞土改,要动的是大陆的地主,这些地主往往是国民党员,或者是国民党官员的三亲六故,怎么下得了手?

1948年,蒋介石思考过一个问题,共产党的部队打仗很勇敢,每战必胜,国民党部队都不想打仗,每战必败,怎么回事?蒋介石就学毛泽东著作,想从中找答案。他看了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后,恍然大悟,共产党的部队为什么能打仗,因为共产党给农民分了地,士兵为了保卫胜利果实,打仗就勇敢。这好办,国民党也可以学。蒋介石下了一道命令,宣称凡是共产党给农民分了地的地方,国民党收回以后,承认中共的土改成果。蒋介石在江苏北部找了四个县种试验田。可试验区刚成立,地主就不干了,他们给蒋介石、给南京国民政府写信、请愿,说自己八年抗战,饱受颠沛流离之苦,抗战之后,又饱受共产党斗争之苦,好不容易把你盼回来了,你还要我们承认共产党的土改,宪法不是说要保护私有财产吗?经地主一叫一闹,国民党的试验区,蒋介石学毛泽东著作那点“收获”也就烟消云散了。

可见,蒋介石尽管早年很激进、极左、很革命,但到后来他成了一个改良主义者。

对国民党的腐败,国民政府的腐败,国民党军队的腐败,蒋介石比谁都清楚。蒋介石在抗战期间,曾经定了一个计划,国民党要改名为“中国劳动国民党”。谁能够参加“劳动国民党”?蒋介石认为两种人,第一是农民,或者有农民家庭背景的人;第二是革命军人。蒋介石这是想让国民党从阶级基础上有一个变化。蒋介石在重庆办一个高级党员训练班,把国民党高级干部找来学习,第一课蒋介石亲自上。蒋介石不讲课,给每一个学员发一个问卷调查,问题之一,请回答为什么国民党处处比不过共产党?问题之二,为什么现在的大学教授、教员、学生都反对国民党?蒋介石让学员回答这些问题不容易,这要有点勇气。

蒋介石还定过一个计划,要在三年之内培养10万革命干部,每一个干部要下乡三年。蒋介石多次提出,军队要给农民种地。1945年中共在延安召开七大,通过了一个党章,蒋介石很认真地读了这份党章,他觉得其中有两段写得太好了,一段是党员和群众,一段是上级和下级。蒋介石觉得这两段可以解决国民党的许多问题,所以他把这两段抄在他自己的日记里,还写了感想。他说共产党进步得那么快,国民党再不奋起直追的话,很块就完蛋了。蒋介石不是没有改革的愿望,不是没有发现国民党的腐败,他改不动,他孤掌难鸣,整个体制把他捆住了。

蒋介石什么时候才下决心要改造国民党的呢?在台湾。蒋介石到了台湾以后,一个是搞土地改革,另外一个就是党的改造,搞党的改造运动。国民党的改造任务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完成。

认为自己是基督的化身,在重庆防空洞里遥控河南等地的抗战

蒋介石还是一个个人中心主义者,他认为自己是基督的化身,上帝之所以把蒋介石生在中国,就是让他来救中国的。另外,蒋介石把自己看作是太极的代表。太极在中国哲学中是代表宇宙、社会、道德等最高法则的概念,由此他的思想方法形成了一个形式逻辑三段论。三段论讲大前提、小前提和结论。在蒋介石看来,我蒋介石是革命的,这点从他参加革命那一天,一直到死都没有怀疑过。这是大前提。小前提是你反对我蒋介石,于是得出结论:反对蒋介石就是反革命。蒋介石一辈子反共就是这个思想逻辑。1927年在江西反共时他就讲,我蒋介石是革命的,如果不革命可以把我拉出去枪毙,信誓旦旦。与之对应,只要反对蒋介石,对不起,就是反革命,我就可以杀你。

蒋介石自我迷信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中国古代有一本《孙子兵法》。蒋介石说他在抗战中发明了一些战术,这些战术可以跟孙子相比。蒋介石认为自己写的文章也和唐宋八大家差不多,极端自我迷信。什么事情,任何人干他都不放心,也都看不上。什么事情他都要管,要下命令,要独断。如抗战时,重庆是陪都,安排垃圾堆怎么摆放这本来是市政府的事,蒋介石却要管。国民党办高级党员训练班(党校),学员睡觉是木板床,免不了生臭虫,蒋介石下令怎么消灭木板床上的臭虫。重庆女孩子追赶时髦,认为长发披肩是一种美,蒋介石下命令,女孩子长头发不能够超过几寸几分。国民党有一个宣传部长姓叶,吃饭时有点狼吞虎咽,蒋介石在日记里说,叶部长吃相太难看,我要提醒他。有一个官员作报告,走上讲台,从裤兜里把讲稿掏出来,蒋介石大发雷霆:这个人混账,讲稿应该放在上衣口袋里,怎么能搁到裤兜里!

当年日本飞机轰炸重庆,成年成月24小时不间断地疲劳式狂轰滥炸,中国空军起飞应战,蒋介石看着看着就会让空军作战指挥官靠边站,自己亲自指挥。1944年,日军发动一号作战,从河南发动进攻,打下了湖北、湖南、广西,一直打到贵州独山,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蒋介石在重庆的防空洞里给前线打电话。他不打给司令官,而是打给团长、营长、连长。战场形势千变万化,蒋介石在重庆的防空洞里指挥千里之外的营长、连长,这个仗焉有不失败之理?这叫遥控,是军事学上的大忌,这和蒋介石的个人中心主义,极端的自我迷信很有关系。

领导北伐、坚持抗战两大功,清党剿共、挑起内战两大过

在中国近代史上,蒋介石有功有过,既有大功,又有大过。大功方面首先是领导北伐。1926到1928年蒋介石是国民革命军的总司令,从广州一直打到北京附近,消灭了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三大军阀集团,结束了袁世凯上台以后所出现的16年的北洋军阀统治,初步完成了中国的统一。第二大功是他领导国民党和国民政府坚持抗战,直到最后胜利,消除了近代中国最严重的一次亡国危机。近代中国最大的一次亡国危机是日本侵华。在八年抗战里,蒋介石坚持到底,领导国民党、国民政府坚持抗战,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两大过第一是1927年到1937年发动清党剿共,破坏第一次国共合作。第二大过是1946年到1949年,挑起三年反共内战。

蒋介石一辈子做的事情不少,要讲他的功还可以讲一点,如1911年武昌起义,在杭州有一支敢死队100多人进攻浙江巡抚衙门(相当于省政府),这支敢死队队长名叫蒋志清,他就是后来的蒋介石,辛亥革命时他是敢死队的队长。1916年袁世凯在北京当皇帝,在山东有一支讨袁军,参谋长正是蒋介石。1922年,陈炯明在广东兵变,炮轰广州非常大总统府,孙中山、宋庆龄匆匆忙忙从总统府逃到珠江的永丰舰上,是蒋介石千里迢迢从浙江、上海赶到珠江上的永丰舰,和孙中山同甘苦、共患难。1924年,蒋介石受孙中山委托,担任黄埔军官学校校长,为国共两党培养了一批军事精英,这也是功。

后来,北大中文系的孔庆东教授发文提出,蒋介石还有一大功,那就是坚持一个中国,反对“台独”。蒋介石到台湾最初的十年,没日没夜地制定反攻大陆计划,海龙计划、海狮计划、海蛟计划,名目有十多种。一会想在福州登陆,一会想在广州登陆,一会想在雷州半岛登陆,蒋介石纸上谈兵头头是道,连“国民党来了,共军赶快投诚吧”一类的反共宣传品都写好了。但是蒋介石发现这个希望越来越小了,美国人不支持他,苏联人支持,但他又不敢,后来他觉得反攻大陆没什么希望了,所以把精力放在建设台湾上。

上世纪60年代,大陆正在进行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武斗,蒋介石却在台湾提出了“科学第一、教育优先”的口号。蒋介石日记里本来写的都是打仗、反攻大陆,此时日记里开始出现“开发区”、“发展电子工业”。应该承认,蒋经国对建设台湾、发展台湾有巨大的功绩,但先行者是蒋介石。他在台湾实行免费的九年义务教育制,主张把高雄开辟为开发区。蒋介石反对“台独”,坚持一个中国,建设台湾,应该承认有他一功。

蒋介石在台湾同样有一个错误,那就是白色恐怖。蒋介石初到台湾,要巩固他的统治,镇压了一些共产党人,包括已经位至“国防部”副参谋长的吴石,后来被蒋介石发现给枪毙了。台湾省国民党的主委李友邦,原来是抗战时的台湾义勇队的队长,也是中共党员,同样被蒋介石枪毙了。蒋介石还镇压了一部分主张民主、自由的人士,最有名的是雷震。雷震在台湾办一个刊物叫《自由中国》,胡适是后台,蒋介石不敢动胡适,把雷震抓起来,而且判刑了,这是蒋介石的过。总体来说,蒋介石有功有过,既有大功,又有大过。这么看待对蒋介石的评价可能比较全面、比较准确。

蒋介石认为东北战场的失败是上帝对他的惩罚

蒋介石是一个不甘心失败的人,是一个不屈不挠的人,也可以说是一个很迷信的人。在最困难、甚至绝望的时候,蒋介石认为上帝会帮助他挺过难关。蒋介石想,他那么相信上帝,那么虔诚地敬仰上帝,上帝是不会把他抛弃的。1948年,国民党在东北战场上一再吃败仗。蒋介石想来想去,他找了一个原因。他说他是基督教徒,教会有一个规定,不拜偶像,不能在偶像面前鞠躬低头。他说他有一年在绍兴参观大禹的陵墓,因为敬仰大禹治水的伟大功绩,所以曾经在大禹像前鞠了一躬,因此他在东北战场的失败是上帝对他的惩罚。

蒋介石晚年最不愿见到胡适

蒋介石不是民主主义者。蒋介石抓雷震、判他的刑,主要因为雷震主张要民主、自由,反对蒋介石连任总统,反对蒋介石传位给蒋经国。蒋介石站在民主和自由的对立面,从他对胡适的态度可以看出来。蒋介石本来是很喜欢胡适的,1948年国民党举行总统选举,蒋介石说他不当总统了,他建议国民党推举胡适为总统候选人。此举似乎表明蒋介石不贪恋权力,愿意让位,让一位无党派人士出来当国家总统。但到了台湾以后,蒋介石表面上对胡适很客气,实际上对胡适咬牙切齿地仇恨。蒋介石曾讲过,他一辈子最不喜欢、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胡适。因为胡适倡导民主自由,是雷震的后台和支持者。蒋介石可以抓雷震,但他绝对不抓胡适。在中央研究院的成立典礼上,胡适院长邀请蒋介石出席,蒋介石讲话里批评了“新文化运动”,批评“打倒孔家店”这样的口号。蒋介石讲话以后,胡适发言,第一句话就是“总统您错了”,当面驳斥蒋介石,所以蒋介石在日记里写,他最不喜欢胡适,而且以后最不愿意见到胡适,但是尽管如此,蒋介石在胡适去世后,还是以“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为悼念。

(《文史参考》第2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