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卡扎菲倒台的必然与其根源

p110218110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卡扎菲,就要倒台了;卡扎菲,就要完蛋了。

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又要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而“社会主义”,也正在卡扎菲要倒台、完蛋的根源。

社会主义,是讲究以社会为单位整体运作的社会。这样的社会,首先是保证社会利益,而不能保证你的自由。以社会为单位整体运作,就必然需要有人来管理社会;在不能保证言论自由的情况下,社会管理者的腐败,也就成了必然。

在现代社会,不能保证言论自由,就不可能有民主;没有民主的社会,人权得不到保障;没有人权保障,又何言法制社会呢?

不是法制社会,自然就是人治。而人治,可以按法治,也可不按法治,民众无所适从,一切看统治者的脸色……这是社会主义的弊端,也是卡扎菲倒台、完蛋的必然与根源。

卡扎菲倒台的必然与其根源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九百五十五

报道称,“卡扎菲8日晚在首都的一个酒店被外国记者包围,高举双拳,身后是一位女保镖。一贯不按牌理出牌的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动向成谜”。
以上,一说明:利比亚的局势,已经成为了国际社会的焦点。二说明:人们看不透“一贯不按牌理出牌的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

“卡扎菲会下台吗?”
搜索“卡扎菲”,这一类标题也比比皆是。有的,甚至是明显“亲”卡扎菲的。如,《反对卡扎菲的人》等;再如,我3月7日撰文所提到的――标题中用“叛匪”二字指称反对派。

虽利比亚的局势如迷若雾,卡扎菲更是个“一贯不按牌理出牌”的人,但,至少,现在已成定局。而究其根源,则早已是局中之局。
不信?且看我简析之。

以下,是一条任何正常途径均可得到的新闻;并且,我去除了对卡扎菲“不利”的部分――
《卡扎菲愿有条件下台……》: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已派出一名代表前往班加西与反对派进行谈判。卡扎菲表示,如果能够确保他本人及其家人的安全,他愿意放弃权力并离开利比亚。这名消息人士介绍表示,卡扎菲除了上述“下台”条件之外,还要求保全他的财产。据介绍,卡扎菲还要求在他“离开该国时能够得到援助”,并且“无论他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不会受到追捕,也不会被提交到国际法庭。”

以上,表面上是谈判,而实际上是――卡扎菲的心理防线已彻底崩溃。
只要卡扎菲提出有条件下台,那么,任何轰炸、激战……都只是一种假象了,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原部下,不执行或不情愿执行卡扎菲的各种指令。
如是,卡扎菲的倒台与完蛋,难道还不是个时间问题吗?

我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很多行为是与金钱相关的。我们还知道:瑞士银行等已冻结了卡扎菲的资产……
这就是说,卡扎菲,能够动用的金钱,与他在政权稳定时已是今非昔比了。
剩下的钱,他要留着、与他的家人去“苦”度余生。卡扎菲,已没有啥钱可以犒劳他的部下了;而“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是常理。

卡扎菲,就要倒台了;卡扎菲,就要完蛋了。
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又要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而“社会主义”,也正在卡扎菲要倒台、完蛋的根源。
社会主义,是讲究以社会为单位整体运作的社会。这样的社会,首先是保证社会利益,而不能保证你的自由。以社会为单位整体运作,就必然需要有人来管理社会;在不能保证言论自由的情况下,社会管理者的腐败,也就成了必然。

在现代社会,不能保证言论自由,就不可能有民主;没有民主的社会,人权得不到保障;没有人权保障,又何言法制社会呢?
不是法制社会,自然就是人治。而人治,可以按法治,也可不按法治,民众无所适从,一切看统治者的脸色……这是社会主义的弊端,也是卡扎菲倒台、完蛋的必然与根源。

我说得对吧?卡扎菲的倒台,早已是局中之局。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3-10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