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木然:善治是幸福的绊脚石

p100802104
资料图片:本文作者木然,资深报人、评论家、节目主持人和作家。

一些知识分子总是有求新癖超越癖的毛病,不求事实的宪政建设,不求民主法治的实际进步,不求驯化权力的点滴改良,不求在官员财产申报、三公消费进行实质性的变革,不求在遏制腐败的猖狂漫延尽一份力。就是因为吃着皇粮,干着“皇事”,为皇家装点门面,为旧事物起个新名词,也就算尽了本份。本来民主就是自由主义民主,非得搞成社会主义民主与资本主义民主,本来就是真民主,非得搞一个假民主在那放着,以求以假乱真。本来政府的治理就是依法而治,法无授权不得行,非得狗尾续貂,搞一个什么善治。说白了,就如同翻牌公司一样,善治就是古代“仁政”的当代翻牌,实质是以善政的名义为滥用权力鸣锣开道。

幸福不是普世价值。既然幸福是主观感受,那就不是普世价值。自由、民主、平等、法治、人权者是普世价值。因为这些内容相对于专制而言具有辩护其为好的理由,而幸福是相对于痛苦而具有了为其辩护的理由。幸福与普世价值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幸福可以与专制同在,而自由民主却与专制势不两立。

幸福没有科学观。既然幸福是主观感受,那就和科学没有必然联系。科学是批判怀疑,批判怀疑就需要不断地求证、去证实、去证伪。科学不是教条,不是供人顶礼膜拜的偶像,不是用来观赏的器物。科学可以与主观感受相统一,更可以与主观感受相背离。人们感受到海市蜃楼的神秘之美,海市蜃楼却不是科学。人们信仰宗教,在宗教中感受幸福,但宗教同样不是科学。科学有一套共同遵守的法则,要求的是一致和统一。而幸福却是千人千面,千姿百态。科学容不得丝毫的马虎,要求一丝不苟,而幸福却可以龙腾虎跃、万马奔腾。

幸福不是基本权利。既然幸福是人的主观感受,就排斥了幸福是人的基本权利。主观感受只有程度的深浅、范围的宽广。对同一幸福,有人感受深,有人感受浅,有人无感觉,幸福对每一个人来说是不同等的。而权利则不同,权利对每一个人都是同等的,对权利感受的深度与广度并不能影响权利本身。比如说,言论自由的权利不能对于那些发言欲望强烈的人感受深就多给些言论自由的权利,对于那些哑巴就少给些言论自由的权利。幸福作为主观感觉,是一个积极概念,而权利则首先是一个消极概念,权利即使不行使,作为一个消极概念也是一客观存在。比如一个人有言论自由,首先就是一个消极的言论自由。同样,一个人有自由选举权,可能一辈子处于非政治阶层,懒得进行选举,选举权没行使,并不等于没有选举权。而幸福不去感受,幸福就是不存在。想吃肉,吃着肉了就有了幸福的感觉,想吃肉却一辈子没吃着,那就没有幸福的感觉。

幸福不是公民的责任。权利与责任不可分,有权利就有责任,有自由就有责任,没有权利的责任和没有责任的权利都是不存在的。如果硬要说有没有权利的责任,那一定是政府推卸给臣民的责任,而不是公民必须承担的责任,不是从权利引申出来的责任。正如哈耶克所说,坚信个人自由的时代也就是坚信个人责任的时代。既然幸福不是基本权利,幸福也就没有责任。没有自由的幸福就没有责任,因为幸福是政府制造出来的,如果说有责任,一定是政府的责任。

幸福不具有优先性。《法国人权宣言》第二条指出:“任何政治结合的目的都在于保存人的自然的和不可动摇的权利。这些权利就是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 《世界人权宣言》第三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这两个宣言表明,因为幸福不是基本权利,所以在人权宣言里并无排名。《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指出:“按照世界人权宣言,只有在创造了使人可以享有其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正如享有其公民和政治权利一样的条件的情况下,才能实现自由人类享有免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的理想,考虑到各国根据联合国宪章负有义务 促进对人的权利和自由的普遍尊重和遵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由此可以看出,人权宣言强调的是自由、财产、安全,强调的是自由的优先性和至上性,而没有给出幸福的位置。

自由是幸福的前提。幸福在什么社会都有,幸福在不同的时候感觉不一样,幸福也是主观感受,这都没错。可到现代社会,真正的幸福在哪里?真正的幸福不但是主观感受,而且是自由的主观感受。从绝对意义上说,没有自由,就没有真正的幸福,即使有幸福,也是绝对权力恩赐的幸福,是臣民的幸福,是使人丧失尊严的幸福,是感谢式的幸福。至于幸福城市、幸福社区,那是官员制造的幸福政绩工程,幸福是手段,政绩是目的,这样的幸福是典型的伪幸福。官员越制造幸福,公民越不幸福,因为官员制造的幸福,往往都是自觉或不自觉地侵犯了公民的基本权利,侵犯公民的自由,侵犯公民自由的幸福因此会变成痛苦。

宪政是幸福的保障。权力在宪政里受到约束人民才能幸福,否则权力就如同笼子里的狮子,一旦跑出来就会野性大发,幸福感瞬间变成恐惧感。权力没有受到制约的权力善治、爱民的善治只会破坏幸福,给人们带来恐惧。历史上哪一个统治者不是强调爱民如子?穆巴拉克不爱民还是本·阿里不爱民?毛泽东更是爱民,把民都爱死了如党史所说也都有1千万。朝鲜金氏家族爱民更疯狂,搞得朝鲜人民都说躺在领袖的怀抱是最大的幸福,这主观感受,不吃不喝,只要躺着怀抱里就幸福,只是不知朝鲜金氏家族能不能抱得过来。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