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不需要 “茉莉花”,中国需要”文化大革命”

p110304111

那人民不是痛恨腐败贪污吗?

人民痛恨的其实不是贪污,而是贪官,因为他们自己没有机会做贪官。试想,如果你的父亲,你的兄弟,你的儿子或是你自己大权在握,你,你,还有你,包括我自己,不也昂首挺胸地加入腐败的行列吗?

中国的腐败是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的。当官的腐败不必说,小老百姓或多或少都是腐败大军中的一员。百姓并不拒绝贪污,只要机会一来,谁都比别人跑得快。如果有“清官”,那也只是隔着十万八千里之外的人喜欢他,清官周围的人,包括家人都对他恨铁不成钢!

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一场“茉莉花”革命大有席卷全球的势态,这个铲除专制统治的“革命运动”让不少人兴奋,甚至联想到中国,似乎中国的民主指日可待了。

要是在2、3年前,我也会像大家一样乐观兴奋,可今天,看了几本书,重温了中国历史和世界文明史之后,我感到,中国离茉莉花还很远,很远,甚至可以说,中国当下不需要茉莉花。

你要是以为我为共党辩护,你大错特错了。眼下的中国社会,腐败不公,一党专制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难道还不该改朝换代吗?

该!可是换了又怎样??

中国不止换了一次了,除了宫廷内讧,外族入侵,陈胜吴广揭竿而起,朱元璋搓搓脚丫子上的泥,一把将皇帝拉下马。此后的黄巾、黄巢、红巾、李自成、张献忠、白莲教、洪秀全、小刀会甚至孙大炮、袁大头、蒋总裁、毛共产,浩浩荡荡几千年,谁比谁好?中国进步了吗?文明了吗?更别提什么民主了。

有人把民主当成万金油,觉得只要中国实行民主了,就万事大吉了。殊不知,中国离开真正的民主还有十万八千里。原因如下: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制度,民主更重要的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民主是西方人民从古希腊开始经过漫长的历史自我完善,自我发展,萌发在其文化中的一个基因元素。在中国这样一个专制文化酱缸里,即使有了民主的种子也没有相应的土壤让它发芽。

只要我们的文化还是崇尚权力权威,崇尚功利,制造奴才,没有科学精神,不尊重生命,民主就是一句空话。

也许你会反驳:那台湾呢?香港呢?

我说过了,看看四小龙都有什么特点?他们的民主土壤是哪里来的?这要回到刘晓波的“三百年”反动言论那里去了,我们暂时放一放。

顺便提一下,最近看到这样一个新闻:“力促‘思想回归’中央组织万名港澳公务员进京培训”,同时,“港澳公务员培训中心耗资2亿元在北京建成”,其中教学培训区、餐饮区、学员宿舍区,羽毛球馆、篮球馆、乒乓球馆、网球馆、台球室、健身房,地下停车场等设施一应俱全”,不知有没有按摩房呵?我们对香港的民主还有多少希望?台湾回归?算了吧!

那是不是让茉莉花开遍中国大地,共党下台就好了呢?

可惜中国无法为茉莉花提供土壤!

现在不同于89年了,现在中国人的日子的确好起来了,对于相当一部分人(甚至是绝大多数),生活质量不止提高了2倍3倍!当你手里有4、5套房子,有几百万存款,还有几百万在股市里的时候,你会上街游行吗?当大伙儿都在把子女送到牛津哈佛时,你会让你的孩子去“闹事”吗?你会为了那个不管吃不管穿的“民主”牺牲眼前的一点点利益吗?

中国的文化到底是十分功利的,我们只注重眼前的利益,精神的自由只是点缀,何况几千年的儒家学说早让我们变得循规蹈矩,“君臣忠孝”成了道德规范。

那人民不是痛恨腐败贪污吗?

这话说只对了一半。人民痛恨的其实不是贪污,而是贪官,因为他们自己没有机会做贪官。试想,如果你的父亲,你的兄弟,你的儿子或是你自己大权在握,你,你,还有你,包括我自己,不也昂首挺胸地加入腐败的行列吗?

所以说,中国的腐败是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的。当官的腐败不必说,小老百姓或多或少都是腐败大军中的一员。百姓并不拒绝贪污,只要机会一来,谁都比别人跑得快。如果有“清官”,那也只是隔着十万八千里之外的人喜欢他,清官周围的人,包括家人都对他恨铁不成钢!

哪一个骂贪官的老百姓不是在单位里分红包,公款大吃大喝,领取上万元一件的“工作服”的时候兴高彩烈,欢欣鼓舞的呢?!

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最近,有一首农民自编自演的歌曲走红了,歌名叫:《十谢共产党》

  一谢共产党,翻身把你想,以前我们做牛马,现在人人把家当;

  二谢共产党,吃饭把你想,以前忍饥又挨饿,现在温饱奔小康;

  三谢共产党,穿衣把你想,以前穿的蓑草衣,现在毛料新时装;

  四谢共产党,住房把你想,以前住的茅草屋,现在砖瓦新楼房;

  五谢共产党,走路把你想,以前走的羊肠道,现在道路宽又广;

  六谢共产党,照明把你想,以前照的桐油灯,现在电灯亮堂堂;

  七谢共产党,上学把你想,以前一堆大老粗,现在两基一扫光;

  八谢共产党,看病把你想,以前有病无钱医,现在医药能报账;

  九谢共产党,致富把你想,以前种粮要上税,现在免税还补偿;

十谢共产党,养老把你想,以前抚儿来防老,现在丢心政府养,党的恩情永不忘,誓把忠心献给党,紧紧跟着党中央,幸福日子万年长!

我毫不怀疑,当你看到演出者发自内心的欢愉时,你会感到这真正是农民兄弟的心声。中国有多少农民人口?80%不止啊!

岂止农民们过上了好日子对共产党感恩戴德?大批的城市小市民们呢?在钞票与民主之间对于中国人来说一点都不难取舍,更不用说抛头颅洒热血了。“共产党受到中国人民的拥戴”不是一句忽悠。

不管是谁(白猫黑猫),只要让我过上舒坦日子(哪怕我自己腐败,你和我一起腐败),我就感谢谁! 

“知识分子精英”们看不到这一点终究是文人政治,梦中说痴。

试想,即使中国有了民主制度,只要某一届政府干得还不错,即使到了换届,老百姓也会像挽留青天大老爷那样,用上访北京的干劲,下跪叩头:老九你不能走啊!

即使有了民主制度,有了在野反对党,中国的反对党不会起到监督作用,而是和执政党狼狈为奸,“互惠互利”,今天你给我一条生路,明天你坐庄我就也放你一马!这就是我们的文化,整个一江湖黑社会!

只要细心观察一下历史,中国当今的险恶社会环境决不仅仅是某一个政党和政权特有的“专利”,每当新朝换旧符,最终是换汤不换药,甚至每况愈下。中国的历史永远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因此,推翻一个政权和政党并不能让中国真正走向文明。

中国的前途在哪里?总体而言,我是比较悲观的,就目前看,我还看不到中国有任何一个团体和个人能够取代共产党,但这不等于继续让共产党高高在上鱼肉大众。 

革命,尤其是暴力革命是共产党的拿手戏,学生闹事,也是共产党起家的法宝,那些套路“老革命”们都了如指掌。“茉莉花”革命能在中国实现吗?89年的教训已经足以说明了。

所以,中国需要的不是“茉莉花”革命,而是“文化大革命”!

对,真正的文化大革命,不是66年的“大革文化命”,这个“文化大革命”是如同宗教改革,文艺复兴那样开启民智,萌发现代文明,解放思想,自由精神,抛弃一切腐朽文化基因的真正的“文化”大革命。“五四”其实是一个好的开头,可惜后来拜错了马列这个瘟神,错过了亚里斯多德、苏格拉底、卢梭、康德、黑格尔……这样的现代文明先驱。“五四”100周年的今天,“德先生”和“赛先生”能否重现光彩呢?

我们不需要造反派头头式的“民运领袖”,我们需要一个领路人,可谁是中国的马丁·路德? 至少中国需要一个甘地,用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来监督制约政府,并让中国人明白,美好的生活不仅仅是“砖瓦新楼房,电灯亮堂堂”,民主的精神,思想的自由和平等的意识是现代文明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否则,一个动不动就下跪叩头的民族走到哪里都不能真正抬起头来。

路要一步步走,那种人手一票的民主看来我们还享受不起(海外的X籍华人有多少积极参与选举投票了?),至少唱“十谢共产党”的农民兄弟享受不起,我看推翻了独裁的伊拉克、埃及、利比亚人民也享受不起。在这些地方,“民主”并不等同美好的生活,只不过是在独裁专制消失的短暂时期内,人民可以尽情地欢呼发泄一下罢了。

“民主”也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民主的“初级阶段”应该是让人民享受基本的权利和自由:说话的权利、表达思想的权利、新闻自由、上网看贴发帖的自由、不用翻墙的自由、有冤屈可以依法伸张而不是自焚的自由!

至于有“一小撮”思想受到西方侵蚀的中国人需要更多的民主,那他们是否也有享受这种民主的权利?

邓小平曾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今天我要大声疾呼: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何所惧?

(新浪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