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徐静蕾:一只“爱上情色”的鸡肋

p110302101

在一个凭炒作维护的时代,徐静蕾如鱼得水。她就是水煮鱼,淡鱼之外充满了油汤辣椒的佐料。

无论是与作家演员导演还是其他的炒作,徐静蕾总给人以目的不纯——或者目的特纯——的感觉,就是绝不为性,只为装性。

或者徐静蕾本来就是一只鸡肋,只是包装得比较情色一些而已。

在一个凭炒作维护的时代,徐静蕾如鱼得水。她就是水煮鱼,淡鱼之外充满了油汤辣椒的佐料。

早先靠新浪刷数把博客弄到过亿,世界第一,唬得陈可辛真以为她有了过亿的号召力,将莲生的角色给她。徐静蕾不出所料地演成了一个毫无风情,只有敌情的村妇,三大男星间由她而生的情仇简直莫名其妙。

由此,徐静蕾放下“淑女装”,走上了致男人品味骤减的“性感”路线。仿佛每一部片子前后都要炒炒情色,搞搞花边,很绯闻的样子。

绯闻需要真的姿色与风骚才令人信服,徐静蕾的性感显然不在表面,也不在骨子,倒像是在鸡肋一般的地方。无论是与作家演员导演还是其他的炒作,徐静蕾总给人以目的不纯——或者目的特纯——的感觉,就是绝不为性,只为装性。

脸皮不是膝盖,即便描画成山寨版的安吉丽娜朱莉也难有起色。于是追求“多栖”,主打“综合实力”。除了博客流水帐、炒卖“徐氏字体”和了无声息的《开啦》——我担心她是与中国足坛合作,转成了博彩专刊——之外,就是导演或演员。大约从《一个女人的来信》开始,依旧是小女人的流水帐,却自以为“追忆似水流年”。

《一个女人的来信》从电视上看了几眼,只好拿来原作去掉蜡味。徐静蕾的勇气与自慰可以,却与艺术无关。把茨威格搬到中国,就像把维纳斯搬到朝阳公园。自然你尽可以说“她就是朝阳区一女的”。

拍不好茨威格很正常,浪费也是一种权利。时下强调低碳,就说明时下十分高碳,每天都有大量的垃圾产生。拍茨威格,得是长期过着宁静而低碳生活的人才能做到的。徐静蕾高碳,所以适合拍《杜拉拉》。

《杜拉拉》也是从CCTV看了几眼,就是她和黄立行驾车下车的那段,好像还有喷泉什么的。我算是见过弱智与反胃品的人,但依旧没有过关。我不知道徐静蕾的表演原来这样,杜拉拉成了吗丁啉,看电影成了皮试过敏。

杜拉拉1是“升职记”,杜拉拉2是“华年似水”,证明了她们确有些普鲁斯特的想法。中国的所谓“小资”虽然很是“现象”,却也不过如此。就像一个取向比农妇还要实在的女人偏要装作“拉拉”的风雅样,而且总是“低调”得想叫全世界都知道她的“低调”。

徐静蕾不出其外。就着行规,每每有什么作品、什么动作前后,总要炒作一番。杜拉拉时炒过张一白吸毒,徐静蕾举报,煞有介事。现在他们合作了《将爱》,电影正映,这次是炒作她与成龙的“激吻”。毒与性,竟是一个比一个乏味。

徐静蕾自然又要装作与己无关的样子,说什么“冷笑话”。这样的策划,这样外嫩里焦的炒法,固然不失为一种炒法,看似火热,但一路过来,实际上已到了打烊的时间。

(李吉诃德/博客中国)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