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不得了,这事儿搞大了

p110228119
不得了,这事儿搞大了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九百四十五

维稳,也没有啥太大的错;关键,是怎么样维稳。对话,不也是一种维稳的方式吗?是不是?

看到老外记者被放倒在地,听说两台湾记者进去了……我就知道:不得了,这事儿搞大了。
老外可不是咱中国人,吃了亏、没有人管;人家,可是一人吃亏、全国动员拼老命……对了,你说,这是不是有点儿象咱们中国农村里面的情景?很象的吧?据说台湾的小马,居然也发话了。这事儿搞大了。

看到博讯说,因为网站被攻击、以后不再发什么花的信息了……我就知道:不得了,这事儿搞大了!
博讯,毕竟是咱中国人办的,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你说,名已出了,对着干有啥好处?挣钱要紧是不是?所以博讯的首页上,到现在都有给特务杨恒均做的、属特殊优待的链接;所以,博讯也坚决不让我文章题目出现在首页上……尽管人人都可以出现,但中共已打了招呼,博讯咋能不听呢?

这事儿搞大了!或许以后冉云飞就似那刘啥波,成了禁忌词。趁着还没有被禁忌,今儿咱再说几句。
在某网站点击榜上,这冉云飞排第一、我排第三,可我们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也巧,他进去的前几天,竟然在推特上推我的文章。还之以礼,我就关注他――我一关注,他就进去了。你说我眼睛毒不毒?
看到石三生的《中国网路第一间谍战:顾晓军,杨恒均之争》,我才知道不是我眼毒,而是李悔之心毒――大约2月18日,李悔之匆匆去成都,冉云飞接待、陪他到处逛逛……也不知啥话被李悔之套了去,冉云飞就进去了,恰在2月20日之前。李悔之事后,竟然还发文《四川反动作家冉云飞被正式刑事拘留》。

这事儿搞大了!政治不就象体育运动?一方攻、一方守,不断转换……输赢,不在瞬间,不在中场,而在终场;且终场赢了,还有下一个赛季。不是吗?
你想,如果是守方赢了,李悔之就没事,笑眯眯地数钱、点钞票。可,如果是攻方赢了呢?那不得杀头?那不得要小命?
不错,李悔之可以自我辩护,是杨恒均叫他这么做的。不错,也许是杨恒均叫他这么做的,可杨恒均自己没做是不是?李悔之这回是完蛋了、彻底完蛋了――欠杀一次头。

杨李搭档、及更大的一个局,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去春,他俩在博客中国搞“宽容”大讨论,还美名其曰:民主专题。
你说,那唐福珍刚死不久、自焚正呈燎原之态势,如果真是一独立知识分子,是该批评或提醒政府不能搞强拆呢?还是该大谈啥“宽容”?
没说的,这伙人是特务。所以我搞的顾版《2010 中国百名公共知识分子》,有石三生、山寺仙妖、大吼一声、王晓阳……就没他们。有人问为啥没他们,我说问他们自己。有人说南版有、博版有……我说:南版,是党媒。博版,你知道有没有杨恒均的股份?是不是?

这事儿搞大了!咱老顾,虽艺高人胆大、善打擦边球,也不敢天天日什么花是不是?日得不好,老雀雀就被夹住了,是不是?
咱没事,就摆弄顾版《2010 中国百名公共知识分子》。嗳,你说,咱咋就把那博版第一名的莫少平漏了呢?
研究莫少平。噢,维权律师,给刘啥波、法啥功辩护……嗳,这不跟滕彪、江天勇他们一样吗?辩护,是他们的职业、是他们吃饭、养家的手段。再说,法律不是允许辩护的吗?若是当事人没有人辩护,法庭还会指定律师替他辩护,怎么辩来辩去就成了“监管”对象了呢?咱不懂,咱老外、中国籍的老外。

这事儿搞大了!律师,做份内的事,竟要被“监管”起来;而作家,做份内的事,竟然也会触犯国法……哇,这事儿搞大了!
我不知道这冉云飞,有没有诸如抢银行、抢军火库、上山打游击……之类的计划。如果真有,那是该抓!如果没有,而只是想想国家将来应该怎么样,这不是一个作家份内的事吗?
作家,如果都象共特杨恒均那样,写什么“民主离我们有多远?”,这不欺骗老百姓吗?噢,远、就听党话?等党给咱发民主?党要是不发呢?也不许要?谁敢伸手要民主,谁就是犯法?这法是不是也抬紧了?法不该是大多数人的价值趋向吗?如果大多数人一不小心就犯法,那这法还成其为法吗?哎,这事儿搞大了!

昨日,石三生跟贴留言:“老顾,我的博客中国终于也清空……只剩了您老……看来形势真的是没法乐观……”
其实我的法律博客,也不知是转石三生的《中国网路第一间谍战:顾晓军,杨恒均之争》、还是我的《冉云飞被李悔之钓鱼送进了班房》,就被关掉了。
我是中国知名作家,文章不让发表、书不让出,就剩几个博客说说话,挤兑我干啥呢?我又没有说支持什么花?我不过是讲讲道理,中国究竟应该怎样、法应该怎样……难道中国不讲理了吗?也准许不讲理了吗?

不得了,这事儿搞大了!
去年,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我,我还说过以下这层意思――维稳,也没有啥太大的错;关键,是怎么样维稳。对话,不也是一种维稳的方式吗?是不是?最近,我都呼吁过三次了。人类,从本质上讲,都是些傻碧。从中东到西非,如出一辙;中国,也采用高压。压能压服吗?能压服的,不压也服了;压不服的,你打死他也不服。卡扎菲就不听劝,怎么样?快完蛋了吧?
还是俗话说得好――看老顾瞎扯蛋,胜读十年书。不听老顾言,吃苦在眼前。信不信?李悔之,不会有啥好下场。杨恒均的下场,也未必就好到哪里去。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3-1 于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