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林明理:为了正义而反戈

为了正义,为了人类的未来,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真正而长远的幸福,人类社会呼唤更多的反戈者。为了正义而反戈的人类英雄,必将永垂青史!而依附腐恶体制为非作歹者,必会遗臭万年!

前段时间,与儿子看了一部美国的3D动画科幻片《塔拉星球之战》:地球因人类对资源的过度攫取以及残酷的战争而灭亡。幸存的人类登上“诺亚方舟”,在浩瀚星际飘荡时,发现了美丽的塔拉星球。人类再次暴露丑恶本性,开始对这个星球上原本与世无争的土著人进行灭绝式轰炸与杀戮。为最终侵占塔拉星球,人类必须使用巨大的“空气置换器”,将塔拉人呼吸的氦气转换成适合人类的氧气,但这对塔拉人却是致命的。在双方的激烈争战中,“空气置换器”被投放到塔拉星球并且以极快的速度运转,塔拉人个个命悬一线。然而,被塔拉星球上的少女玛拉所救过的人类飞行员吉姆(电影男主角),最终看不过地球军统帅的残忍,不惜牺牲自己生命而反戈一击,驾驶飞船冲向空气置换器并将之击溃。塔拉人转危为安。人类最终也与塔拉人达成协议,以在塔拉星球上建造另一个“生物圈”的方式与塔拉人和平共处。

这真是像此前美国电影《阿凡达》里的主人公杰克·萨利一般,敢于为了正义而对残暴权力(或权力集团)反戈的美国式英雄。与中国类似电影惯于刻画领导英明远见与下属忠诚勇敢不一样,美国电影更喜欢表现为了正义而反戈的英雄。更可贵的是,这样的美国式英雄不只电影中才有,他(她)们更多地存在于美国社会现实之中。

当年“水门事件”中,那位“深喉”——美联邦调查局副局长马克·费尔特本应听命效力于总统尼克松,但面对总统的不正当竞选手段(派人潜入水门大厦窃听竞争对手),费尔特在关键时刻反戈——向《华盛顿邮报》两位记者提供有关新闻线索,最终引爆政坛地震,导致尼克松不得不辞职谢罪。“深喉”的勇敢反戈,维护了美国选举制度的严肃性、正义性与公信力。同样的,当年美苏战略武器会谈的绝密消息被《纽约时报》披露,国防部有关越战的高级机密文件被公布,总统在某一年代是否当过逃兵被抖露并公开质疑,总统“泡妞”并编造谎言被揭穿,自己的警察殴打外国游客被揭露,自己的军队虐待别国战俘被公布……统统都是美国的体制内“知情人”自己干的。在美国,这样的反戈英雄可谓比比皆是,是他们,勇敢地维护了美国社会的公平正义,维护了一个国家的基本伦理底线,维护了国家基本制度的公信力。

这样的英雄也并非美国才有。前苏联的“氢弹之父”、1975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萨哈罗夫,也是一个勇敢的反戈者。正当萨哈罗夫因研发核武器而在苏联体制内享有极高的地位与待遇之时,他意识到了核武器对人类的巨大危害,并看清了苏联极权制度的野蛮残暴本质,于是,这个原体制的受益者勇敢地向体制反戈了。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公开反对进行大气核试验;1968年又大声疾呼核裁军;写信给当时的苏共领导人勃列日涅夫,“警告”他不要恢复斯大林的名誉;在《纽约时报》发表被称为“苏联极权制度的判决书”的文章,呼吁建立一个民主、多元、人道的社会。他成了当时苏联国内最有影响和最大为胆的“持不同政见者”。苏联极权制度最后被苏联地区绝大多数人共同抛弃,萨哈罗夫起了反戈先驱的作用。

相比萨哈罗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则是对俄罗斯民族,对前苏联东欧地区,乃至对人类历史影响最大最深远,也可能是最位高权重的反戈者。不管世界各国至今对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历史作用评价仍是多么的不一致,但即便是对苏联最终解体最惺惺相惜者,恐怕也不能否认苏联那样黑暗丑陋的极权体制是多么的不人道、非正义,恐怕他自己也不愿意生活在那样的随便哪个普通人都可能随时人间蒸发,就是贝利亚这样的克格勃头子最终都死于非命的苏联“强国”时代。何况,“苏东波”过去二十多年,这些国家在经历短暂波动后,如今大多数已取得举世瞩目的进步,人民享有的各种自由与权利更远非苏联时期所能想象。虽然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这些问题也远不如苏联时期那样严重,那样病入膏肓。而且现在这些国家选择的体制,都有着极强的自我纠错能力,解决问题的希望比过去大得多。更重要的是,这些国家的民众已经有了充分的选择权,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绝不会选择再度回到苏联时代。当然,如果原苏联地区的民众觉得统一有利于各国民众的幸福,今后更完全可以像欧盟各国那样在认同普世价值的基础上重新追求统一。

戈尔巴乔夫当年离开权力中心说的一句话是,“当我离开克里姆林宫时,上百的记者以为我会哭泣。我没有哭,因为我生活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对于一个真正的政治家来说,其目的不是保卫自己的权力和地位,而是推进国家的进步和民主。”

特别值得尊敬、值得赞颂的是,上述这些反戈者,全都不是因为在原有权力体制中“混不下去”或“混得不如意”被“逼上梁山”才反戈的。相反,只要他们愿意继续投靠体制、投靠权力,或仅仅只需要不背弃体制,他们还可以靠昧着良知或出卖良知而在个人的权力、财富、待遇方面“更上一层楼”,但是,他们义无反顾地反戈了。这样的反戈,有时还可能需要付出权力、财产、自由乃至生命的代价(需不需要反戈者付出代价,以及需要付出代价的多少,体现一种制度的文明程度),但为的是维护人类的良知和正义,为的是自己与子孙后代的未来幸福,为的是真正的人类长远利益——电影《塔拉星球之战》中飞行员吉姆维护的可以说是宇宙正义、宇宙利益。

人类社会已经反复证明,只有公平正义才是每个人“生活幸福”、“更有尊严”,才是我们的子孙后代幸福永续的根本保障——“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啊(温家宝)。也只有公平正义的制度才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根本保障。而特权与垄断利益只能靠阴谋、暴力与谎言才能攫取,虽可能让某些人恣意于一时,但毒害社会,贻害子孙。更何况,古今中外还从来没有谁能将之永远占有,永续后代。

观诸历史,类似的反戈者还可以举出好多。最早的历史记载,大概应该算是商纣王对周武王义军的牧野之战中,商军中的奴隶士兵阵前反戈了。近一些的则应该提提1991年苏联的“8·19”政变。当时,发动政变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调动坦克开进莫斯科,但士兵不愿对示威民众开火,精湛的“阿尔法”小组也公开抗命而拒绝攻打白宫。叶利钦于是爬上一辆坦克对士兵与民众发表激情洋溢的讲话,最终感召士兵,挫败政变。当然,还有此前(1989.12)罗马尼亚齐奥赛斯库倒台时的众叛亲离,连国防部长副部长,自己的警卫、司机都纷纷倒戈,齐氏最后竟无路可逃,束手就擒而被处死抵罪。

最新的反戈例子,应该是突尼斯、埃及的军队拒绝向反对独裁总统的民众开枪了。时下各方势力正胶着的利比亚,攫取权力42年之久的卡扎菲,也正面临着助手、部长、军队、战机、外派使节纷纷倒戈的困境。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曾经不可一世的“强人”,确实已经人心丧尽!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体制内正义者的反戈,比起体制外的反抗,可以大大减轻社会转型与进步的代价。想当年,如果不是那位“深喉”,美国恐怕很少有人再能揭露尼克松的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选举手段,此后选举制度公信力的破坏可能就会一而再地继续,至长久难以恢复。如果不是萨哈罗夫,苏联极权体制的罪恶可能就没有那么彻底揭露并被广泛充分认识。这样的假设还可以作很多。所以,对当今世界还有一些公然作假作恶的事件竟无一个体制内“知情人”勇敢反戈,人们就不能不表示遗憾。比如……(此处省略千余字),很多人更甘愿沦为罪恶权力的打手、家丁与鹰犬,野蛮殴打、非人折磨、非法监控无辜公民之黑恶行径层出不穷。不能否认,其中很多人都会有基本的良知,他们所懂得的法律知识更不会比一般人少,但我们很少看到基于良知与正义的反戈者,更有很多人趁机对弱势群体——即便是“犯罪分子”也有基本的人权——频频施虐以满足变态的丑恶心理。这样的国家(地区),其文明进步的代价,更肯定比别人要多要大。

也因此,让我们向那些伟大的反戈者致敬!为了正义,为了人类的未来,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真正而长远的幸福,人类社会呼唤更多的反戈者。为了正义而反戈的人类英雄,必将永垂青史!而依附腐恶体制为非作歹者,必会遗臭万年!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