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傅一河:中国的老百姓好呀

p100828111

以前不能“写反标”,不能刷“大字报”,现在是不能上网发帖。不然,告你“诽谤罪”,“进京抓记者”,“跨省追捕”。以前,去北京上访有罪,现在从自己家里往外跑也不行了,因为政府还没有来指挥,你就不能跑。等死?

该游行了吧?没有。中国的老百姓好呀,比埃及人民的素质高多了,忍受能力太强了,太能过苦日子了。

国事新闻不堪说。

第一:中国官员有“三多”:自杀的多,外逃的多,“潜伏”的多。潜伏的不好说。自杀的最近有,浙江高院副院长童兆洪在其办公室自缢身亡;中国民航中南局局长、党委书记刘亚军在广深高速铁路线上撞车身亡;天津市政协主席宋平顺自杀身亡,官方都说“忧郁症”。以前自杀的有,北京市原副市长王宝森、湖南省原副省长郑茂清、吉林市原副市长王伟、黑龙江省原检察长徐发等等贪官。

自杀有什么好?“死了我一个,幸福一家人,安全关系网”。这条“潜规则”在香港行不通。曾任香港警察队华裔总探长的韩森,退休时资产超过415万元,超出其官职正当收入的21倍,他先移民加拿大,后潜逃至台湾去世。香港廉向韩森的遗产受益人展开追讨,家属最后交出的资产是其当初贪污数额的整整35倍。此招,就能使中国官员自杀率大大降低,中共纪委、国家反贪局、预防腐败局,能采用否?

第二:政府有钱的多,欠债的更多。重庆市政府卖地收入高达七百多个亿,海南省财政收入百分之六十以上来自卖地。广州市办亚运“带来债务2100多亿元”。唐山市吕家洼村村民吃井水恶心拉肚子,经检测井水中锰含量超出正常值4倍,村里关闭了这口水井。由于该村拿不出1300元的检测费,只能喝着另一口井的水,还不知道能不能喝?

第三:不准传谣,不准“逃难”。在震惊全国的江苏响水县“万人大逃亡”,村民刘洪昌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被响水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律师称,“刘洪昌亲眼目击“白烟”,也亲身感受到“嗓子痛”,凭这两点,被拘者罪名不成立。以前不能“写反标”,不能刷“大字报”,现在是不能上网发帖。不然,告你“诽谤罪”,“进京抓记者”,“跨省追捕”。以前,去北京上访有罪,现在从自己家里往外跑也不行了,因为政府还没有来指挥,你就不能跑。等死?

第四:自上而下的“两会”起了什么作用?财政补贴为什么越来越高?吃好睡好耍好不是目的,参政议政是第一要务。政了多少年,为什么《财政预算法》没制定出来?《新闻法》也没制定出来?《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更没制定出来?难道“两会”仅仅是大吃大喝一顿,露头露脸一回,过把瘾就死,安心装样子?

而广大中低收入者生活日益艰难,税费收费物价上去了就下不来,政府继续用“国际惯例”忽悠民众,当互联网上国外同类型的真实信息封锁不住的时候,又祭起“中国特色”直接压制老百姓。政府把房价搞上去了,政府又来收房产税;政府把环境破坏了,又叫老百姓交环境保护税。政府一次次地这样那样地叫老百姓埋单。油价涨到七块多大洋了。该游行了吧?没有。中国的老百姓好呀,比埃及人民的素质高多了,忍受能力太强了,太能过苦日子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