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XxLao墓:冉云飞的消失

p091222111
冉云飞,1965年出生,四川作协某刊物编辑。现居成都。

这一邦一地,总是要有人带几滴火花的,她们便没有,像我这么的一些人,是可以替他们搓摩一下,但她们也要我们罢手,平复一般和她们,在两境夹攻之下,麻痹下去,这地界里便默蔽一团了。

我陪姐姐去超市买猫粮,一边聊天,便从卡扎非聊到了冉云飞。

姐姐说:“他是谁?”

我说我刚听我的朋友说他去喝茉莉花茶了,便又说了几句冉匪的过往。

可能我语气中略透了不平,姐姐说:“唉?这人和咱有啥关系?”

这话入耳,其实我心里先升起了一团不舒服,但是考虑到可爱的亲情,我说:“哈,其实我瞎编骗你的,你看这个牌子的猫粮,这就是冉总他们家的产业,他20岁开始自己创业,现在已经是猫粮届的巨头……”

姐姐这会儿说:“啊?这么厉害,你看看人家,你……回头我上网看看,你再给我讲讲……”

我心想:靠!这人和咱有什么关系?

今天早些,朋友告知我冉君被带走的事时,其实我的心里并没什么波澜,这种污滥事,每日入耳,你吐啊吐啊的就习惯了,竟也不觉得怎么样。

而我姐那样的人本就不觉得怎么样,这一邦一地,总是要有人带几滴火花的,她们便没有,像我这么的一些人,是可以替他们搓摩一下,但她们也要我们罢手,平复一般和她们,在两境夹攻之下,麻痹下去,这地界里便默蔽一团了。

午睡的梦中,我回到了村子,无故地站在戏台上答谢:爸爸妈妈,伯叔婶姨,兄弟姐妹,你们别担心,熊猫会消失,村前那独角的骡子会消失,匪灾也会消失,我也会消失的……台下的人便都露出一般的笑容。

(牛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