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的声明

p110219109-1

2月21日夜间,我们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商议是否集体自首以避免连累上述仍在拘禁中的无关人等。但因我们人数众多,参与程度不一,集体自首行为未能形成决议。

我们在此呼吁当局立即释放无关人等。不管当局如何回应,我们本周仍将继续在220公布的地点发动集会(部分地点略有变更),具体地点变更将于本周三公布,如因网络条件无法公布,则请朋友们前往上周集合地点。在此呼吁朋友们踊跃参与。我们的一小步,就是改变专制现状的一大步。

我们看到,中国社会已经全面溃败,有毒食品层出不穷,连下一代都已经深受其害;中国专制政权已经失去信仰,成为利益分赃的团体而无力自救,日渐法西斯化;统治体系吏治腐败、贪污贿赂横行、司法独立全面倒退,官员及官二代垄断了所有的体制内资源;社会两极分化严重、贫富更加悬殊、物价上涨特别是房价飞涨而导致民怨沸腾;国人人权状况尤为恶劣,任意监禁、强制失踪广泛发生,新闻审查愈发严厉,有良知的媒体人纷纷被打碎饭碗,《宪法》三十五条形同虚设;民众财产被肆意掠夺,因拆迁而导致的死亡甚至自焚时有发生;中国已经沦为资源黑洞、环境污染、生态破坏,遗害子孙……

我们深感于,这一切的根源都源自于专制政权。更让我们不安的是,执政者已经全面堵塞了我们的上升通道。考公务员,我们竞争不过官二代;经商做生意,我们无法与“国进民退”的权贵资本抗衡,我们只能背负着高房价与高通胀的重负,挣扎求存,永远看不到未来。

我们唯一拥有的,就是虚拟空间给我们的存在感。我们在上周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就是希望能借北非中东的民主化浪潮,促使中国发生改良或变革,改变目前这种不公不义日渐沉沦的现状。

2月20日活动的成效很让我们惊喜,但我们也悲愤地看到,包括唐吉田、滕彪、江天勇、刘国慧、古川、陈卫、冉云飞、朱虞夫、蒋亶文、姚立法等、李天天、游精佑、张林、吴乐宝、钱进、李文革、佘万宝、李宇、张善光、丁矛、周莉、王森、蒲飞、王五四、倪文华、刘萍等、廖双元、黄燕明、卢勇祥、肖勇、张建中、楼保生、魏水山、莫之许、何杨、李任科、查建国、卢钢、张世和(老虎庙)、陈信滔、黄雅玲、齐志勇、金月花、孙文广、黎雄兵、赵枫生、黄雅玲、李和平、魏桢凌、何欢、刘荻、魏强、张先痴、薛明凯、李金芳、冯正虎、方小天、张健男、彭定鼎、刘士辉、郑创添、牟彦希、杨秋雨、张瑞、冯海涛、王荔蕻、李昕艾、王永智、史小博、王玉琴、游贵、翟明磊、武文建、吴朝阳、华春晖、邓太清、张大军、许志永、王永智、汪昊、贾春霞、野渡、叶海燕、蓝无忧、黄伟、石三、魏兰玉、罗宇恒、端启宪、张维、胡石根、高洪明、徐永海、张辉、张鉴康等上百人遭到了当局的传唤、软禁及拘禁。其中唐吉田、江天勇、滕彪、刘国慧、古川、陈卫、冉云飞等人未经法律程序被拘禁,至今仍与外界失去联系。

上述人员,均与2月20日的“茉莉花”革命完全无关,当局对他们的传唤、软禁及拘禁,是当局肆意践踏人权的又一例证。

2月21日夜间,我们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商议是否集体自首以避免连累上述仍在拘禁中的无关人等。但因我们人数众多,参与程度不一,集体自首行为未能形成决议。

我们在此呼吁当局立即释放无关人等。不管当局如何回应,我们本周仍将继续在220公布的地点发动集会(部分地点略有变更),具体地点变更将于本周三公布,如因网络条件无法公布,则请朋友们前往上周集合地点。在此呼吁朋友们踊跃参与。我们的一小步,就是改变专制现状的一大步。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2011年2月22日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