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姜北树:茉莉花革命的本质是对民主幸福的渴求

p110222107

人类已经有足够的历史证明,残暴君主和腐朽政权最终都会丧命的,只是由于环境、社会等诸多原因,发生的周期和时间有所不同。

“茉莉花革命”旋风所到之处有人流血,有人牺牲,看起来是一个悲剧,但对于他们的社会而言是一次根本的进步,因此,他又充满喜剧价值。

世界民主的发展和人类对自由生活的渴求是无法阻挡的趋势,类似于当下中国崛起这样的趋势,不以任何人的意志而改变。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这是一首中国人民耳熟能详的歌曲,它经典传唱于中国的大江南北。但我这里要谈的并不是一首歌,他是发起于非洲国家突尼斯的一次革命,“茉莉花革命”。从现在的情况看,这次革命的影响比这首歌的热度更空前。

2010年年底,突尼斯南部地区西迪布吉德一名26岁的街头小贩遭到当地“城管”的粗暴对待,该青年因经济不景气无法找到工作,无奈做起小贩。在遭到粗暴对待后,该青年自焚抗议,因伤势太重,不治身亡。这名青年的过世,在激起突尼斯人同情心的同时,也激起了突尼斯人长期以来潜藏的对失业率高涨、物价上涨以及政府腐败的怒火。 “仅仅是打死一名摊贩”,要知道这在一些国家太正常不过。随即爆发要求总统本-阿里下台的持续抗议活动,并演变为持续骚乱,这是第一次一个政权因民众抗议而倒台。因茉莉花是突尼斯国花,这次政权更迭也被称为“茉莉花革命”。

至此,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如星星之火在阿拉伯专制世界蔓延。埃及、阿尔及利亚、约旦、苏丹、阿曼、毛里塔尼亚、摩洛哥、也门等多个国家的民众近日纷纷走上街头,抗议独裁、贪腐,要求民主,需要政经改革的浪潮风起云涌。他们如同多米诺骨牌效益一般纷纷效仿突尼斯。阿拉伯世界的革命还在继续,谁也不知道下一个被轰下台的独裁总统是哪一位,“茉莉花革命”将会改写阿拉伯世界的历史,影响世界政治发展格局。

突尼斯的民众尽管同情那位自焚的青年,但不至于为了一个人而将怒火投向国家元首。革命的背后是民众对独裁专制政府的深绝痛恶,对无能贪腐政府的垂弃,自焚青年在整个革命过程中如同导火索,引爆了民众积怨已久的怒火。用中国的一句老话说:“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因此那些还存侥幸心理,还继续想各种手段实施腐朽统治的政权要做好思想准备。用发展的眼光看,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人类已经有足够的历史证明,残暴君主和腐朽政权最终都会丧命的,只是由于环境、社会等诸多原因,发生的周期和时间有所不同。就拿我们古代中国历史来说,那些腐朽王朝最终不都覆灭了吗!“高居不下的失业率、难以忍受的高通胀、令人痛心的贪腐”,这些社会弊病在任何一个国家发生,往往都是伴随着政治体制的腐朽,社会制度匮乏和专制统治。

“茉莉花革命”在阿拉伯世界引起的震动开启一个示范效应,也算是历史发展的有力佐证。“茉莉花革命”旋风所到之处有人流血,有人牺牲,看起来是一个悲剧,但对于他们的社会而言是一次根本的进步,因此,他又充满喜剧价值。但这些国家的民众若无辜挑起革命事端,那是绝对的犯罪,结果证明他们都没有犯罪。在统计数据真实的情况下,突尼斯14%的失业率其实不算高。能上升到革命行动,归根结底还是践行了历史发展的趋势,那就是幸福的民主生活。世界500年风云起伏,大大小小的发达国家崛起了,无一例外他们都成了民主的典范,这绝对不是一个偶然吧。世界民主的发展和人类对自由生活的渴求是无法阻挡的趋势,类似于当下中国崛起这样的趋势,不以任何人的意志而改变。

(南方报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