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明镜:十八大前窃听战 公安部12局局长被查

p110219109
公安部技侦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健。

张健被查是中央最高层某领导直接下令,原因是张让手下监听山西某煤老板的电话,结果监听到某政治局常委公子与该煤老板的个人交易。

随着窃听手段被一些阴谋家控制,中共十八大势必将上演比以往更为激烈的权斗,在未来的两三年内,龌龊的权力争夺大戏必然迭出不已。

大陆公安部连年来频出大案,继公安部原部长助理、经济犯罪侦察局(简称经侦局)局长郑少东、原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兼北京直属总队总队长相怀珠等人涉黄光裕案被查后,近期又有多名官员被查。例如,公安部办公厅信访办原副主任李景凤、科技信息化局信息中心原副主任陆山、公安部行动技术侦察局(简称技侦局,即12局)局长张健等官员相继涉案被查。其中张健被查格外引人注目。

今年58岁的张健,曾任国家计算器病毒应急处理中心副主任,被查前任公安部技侦局党委书记、局长,一级警监。此前,该局有两名副处长被有关部门调查,据称,张健被查与此二人的交待有关。

窃听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交易

据中国大陆财新网7月底报道,7月15日,公安部内部通报了张健的涉案情况。通报称,张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包养情妇、嫖娼”等严重违法违纪问题。据称张健涉嫌严重的经济问题,“生活作风极其败坏”。

但另据公安部知情人向《明镜月刊》介绍,张健被查是中央最高层某领导直接下令,原因是张让手下监听山西某煤老板的电话,结果监听到某政治局常委公子与该煤老板的个人交易。一直苦于没有机会升副部级的张健,将此事压了下来,并作为功劳向该常委的公子邀功,希望得到该常委的赏识。结果反而弄得该常委“不太舒服”,以为张健在借机要挟自己。

此外,该常委的公子因为搞私募基金已闹得沸沸扬扬,其家族成员多有腐败传言,很多天知地知的私密消息也不知是从哪儿漏出去的,该常委一直怀疑是政治对手暗中监视并对外放风,但苦于找不到是谁在暗中指使。于是该常委授意其在中纪委的亲信,查办技侦局局长张健及其手下,可以一箭双雕:一是掩盖其公子勾结煤老板的丑闻,二是希望从张健身上找到探知政治对手的突破口。

中纪委对技侦局早有心结

《明镜月刊》了解到,中纪委有关人员接到指示后,立即行动起来。中纪委如此积极,是因为近年来中纪委在查案过程中,屡屡让公安部技侦局配合,技侦局却表现出很不情愿——因为中纪委交办的一些事,有些没有手续,行内称为“干私活”。这类“私活”,有些是中央和国务院的某些上层官员或某些省部级官员为了打击政敌,伙同中纪委办案纪检室的私人朋友私下调查政敌的行为;有些是中纪委一些纪检室为了升官立功,对一些还没有经过中纪委书记办公会讨论通过,没有上报胡锦涛签字同意,就擅自搞的秘密调查,以求坐实后再逼胡锦涛不得不签字。这类调查是完全没有手续的,这让技侦局很为难。没有手续就“上手段”(业内行话,指悄悄监听、跟踪),按党内或部内自己的规定来讲,也是违法违规的,一旦让对手知道,要冒很大的政治风险。所以张健对于中纪委这类要求,往往找各种理由回绝。

技侦局不仅很少帮忙,有时还帮倒忙。公安部与中央各部门及地方各省联系频密,人际关系十分复杂。中纪委通过技侦局进行的秘密调查,经常出现泄密情况,这让急于出政绩的中纪委办案人员十分恼火。中纪委不得不找甚少涉及国内事务的国家安全部技侦局帮忙。国安部的职责虽然是对外安全,查获危害国家安全的间谍,但碍于自己也经常有求于中纪委,希望中纪委对自己的一些关系人物网开一面,因此对于中纪委的要求尽量满足。此事也经常造成公安部和国安部的矛盾。

中纪委对不太听使唤,并知道自己很多脏活的公安部技侦局可说是早就怀恨在心。为了更好地控制公安部,早在2008年,中纪委就派出原第五纪检室副主任孙立成担任公安部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希望能在第一时间掌握公安部一些中高层领导的隐秘问题,化被动为主动。在查办郑少东案件中,公安部监察局可谓是大显身手。现在上面有了查办公安部技侦头头的指示,于是中纪委马上里应外合将张健“双规”。公安部两大核心部门经侦、技侦相继被中纪委查办,公安部里气氛紧张,人人噤若寒蝉。

两任公安部长的人马角力

公安部知情人告诉《明镜月刊》记者,尚不清楚张健为何要手下人监听该煤矿老板。但该知情人称,张健被查是迟早的事,因为张是前任公安部长周永康一手提拔起来的,在公安部只听周永康的。孟建柱到任后,不太能调得动经侦局和技侦局。于是孟利用黄光裕案打掉郑少东、相怀珠,将经侦局班子连锅端掉,换上自己的人马。这次技侦局三名官员被查,也与孟建柱有关。孟借机查办张健,不仅可以一报当初受周永康之阻没有当上政治局委员之仇,还报了某常委让他当上国务委员之恩。

众所周知,经侦局和技侦局是公安部最有实权的两个部门。经侦局专门查办官商腐败,手握中共官僚及亲戚或代理人的命门,而技侦局又是公安部最核心的部门,就连中纪委、公安部经侦局办案,以及国家防恐、国内异议分子监控,等等,都要仰赖技侦局的技术支持。公安部行动技术局原称技术侦察局,在公安部以业务为主的27个局序列中位居12,又称12局,专门为其他警种提供强大的技术支持,包括追踪、监听、定位等。行动技术局掌管着公安部内部技术侦察设备审批采购权,每年掌握的经费达数亿元。此前,该局一个女性工作人员接受调查后,在公安部宿舍大院跳楼身亡。

由于手握监听利器,技侦局虽然是个局级单位,但对外往往一手遮天,就连省部级高官都对技侦局的人点头哈腰、敬而远之,不敢惹怒和得罪张健及其手下。否则,技侦局给你“上手段”,窃得不传之秘往中纪委一送,那就意味着大难临头。

知情人对《明镜月刊》称,张健被查,实质上是十八大权斗战火趋于激烈的直接反映。技侦局掌握在谁手里,谁就有了随时监听政治对手的工具。只要该局掌握在自己人手里,不用经过正常程序,就可以私底下对对手进行跟踪、窃听。打掉张健之后,孟建柱势必换上自己的人马掌握技侦局,这样孟就有了进一步捞取政治资本的核心手段。

据称,张健被查,技侦局楞生生地被从周永康手中夺走,周极其恼怒。但失去经侦和技侦两条臂膀的周永康,自身已处危险当中。手握经侦、技侦两大手段的孟建柱,已成为中共高层尽想拉拢的人物。当初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在即将高升北京市纪委书记前夕东窗事发,就是拜公安部技侦局“上手段”所赐。刘志华得罪了某房地产开发商,而该开发商以前是公安部的高级官员,通过私人关系,让技侦局的哥们悄悄“上手段”,不仅窃听到刘及情妇的电话,还在宾馆中布下设备,录得刘志华“鸳鸯戏水”的风流事,然后将该录像直接递送胡总书记面前,导致刘的入狱。堂堂国家公器竟成报私怨之工具,真让人瞠目无语。

公安部知情人讲,中共其他常委可能已经迟了一步,因为孟已抛弃旧主江泽民,不理弱主胡锦涛,而向当今中国最有实权的人物效忠。随着窃听手段被一些阴谋家控制,中共十八大势必将上演比以往更为激烈的权斗,在未来的两三年内,龌龊的权力争夺大戏必然迭出不已。

(宫知翔/明镜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