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何频:没有为这个职业自豪过

f091021501
著名华人出版人、美国明镜出版社及《明镜月刊》总裁何频先生2009年10月在布拉格。(摄影:黄频/中欧社)

一个现代文明的、真正能被人尊重的国家,首先必须是一个能吸收、至少是能尊重不同观点、不同思潮的国家。

我必须坦白,自己从事媒体工作、判断中国局势,仍处在不断的思考、成熟过程当中——虽然我从事新闻工作已经近三十年,但我是从年轻幼稚慢慢走来的,并非早就有了成熟坚定的信念和想法。至今,我有很多事情仍没有看清楚、想清楚。

我并没有为这个职业自豪过,我反而常常觉得自已职业很卑微,一是这个职业需要无穷的知识和精力,我没有;二是这是一个容易自以为是,其实是一个容易错误百出,报导和误导并行的行业。

我这样说的意思,是承认我个人的文章或我领导的媒体,是出现了很多错误的,这一方面是我个人的能力缺失,另一方面是媒体本身的特性造成的。

没有为这个职业自豪过
明镜倡导的价值(1)

自从我创办多维、明镜新闻出版机构,获得了远超过我想象的众多读者的支持,但也有个别人对我的立场、我领导的媒体的立场提出了一些质疑和猜测。有人说,表面上你(和你的媒体)维护中国的利益,其实你是暗藏的右派,你对中共的批评,不同于民运分子那种意识形态声讨,而是捅到要害上了,比一般异议分子还要来得狠;也有人说,别看你(和你的媒体)发表了不少异端言论,但实际上你在重大问题上与中共是保持一致的……

造成这种印象,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剖析这些原因,不只是自我澄清,更重要的是使一些有误解的人对媒体的特性有些了解,能够对不同的观点有更大的包容度。或许可以说,这是减少矛盾和政治冲突的一个起点,这正是和谐社会的核心价值所在。一个现代文明的、真正能被人尊重的国家,首先必须是一个能吸收、至少是能尊重不同观点、不同思潮的国家。

没有为这个职业自豪过

我先讲第一点原因,我必须坦白,自己从事媒体工作、判断中国局势,仍处在不断的思考、成熟过程当中——虽然我从事新闻工作已经近三十年,但我是从年轻幼稚慢慢走来的,并非早就有了成熟坚定的信念和想法。至今,我有很多事情仍没有看清楚、想清楚。

在中国,我也许曾是一个最年轻的记者,其实也是最幼稚的记者。我从事新闻工作的地方包括大陆、台湾、香港、美加,进入过电台、杂志、报纸、电视、出版、网络多个领域,当过编辑、记者、送报员、主任、主持人、主笔、总编辑、CEO、董事长等。我并没有为这个职业自豪过,我反而常常觉得自已职业很卑微,一是这个职业需要无穷的知识和精力,我没有;二是这是一个容易自以为是,其实是一个容易错误百出,报导和误导并行的行业。我和老记者陆铿有很好的私人情谊,我一直不理解他老人家为什么那样能保持一种职业兴奋感。

中国的政局、世界的博弈如此复杂,我更不敢说透视、把握得准确无误。有人讲我对中国很多问题判断很准,其实我的失误也不少。我意识到自己过去不少看法有偏差、有失误、不成熟、不正确。我几乎不敢看过去写过的文章,前年,我将过去保存的刊有我文章的报刊差不多都当垃圾丢了。真的不堪回首。

我这样说的意思,是承认我个人的文章或我领导的媒体,是出现了很多错误的,这一方面是我个人的能力缺失,另一方面是媒体本身的特性造成的。

但是,我并没有某种预设的立场,更没有用这种预设立场,使我和我领导的媒体在意识形态上自行定位。

(作者赐稿。根据2011年1月29日在美国南卡州的谈话录音整理,《明镜月刊》第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