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承鹏:人人都外地人

p100810103
李承鹏,中国著名足球记者、评论员,昵称“李大眼”。曾在足球界摸爬滚打20年。2005年,逐渐转向公共社会事件的讨论。目前,其博客已成公共意见发布以及传播的最大平台之一。出版有《李可乐寻人记》、《中国足球打黑》等书。

在我眼里没外地人和北京人,只有穷人和有钱人,最后一句是:你要是没钱,在祖国,人人都是外地人。

2008年听着《北京欢迎你》我却决心离开北京。因为两件好玩的事情:

在国贸桥路遇检查暂住证,正处于旧证过期新证未到,我蓬头垢面、张口结舌,样子十分可疑,幸好一个阿SIR觉得我面熟,当晚才没在通州跟盲流们过夜。第二天我带上除暂住证之外的包括行驶证驾驶证小区出入证身份证等所有证件,在安贞桥又遇检查,阿SIR们其实很通情达理,见势开心地放行……只是我收拾证件时有些恍惚,自我怀疑了一下是不是倒卖证件的。警车上一直响着那首歌,我深受刺激,因为这两次检查都有外国人从身边经过。没事。才明白,北京欢迎你是唱给外国人听的,不是唱给外地人听的。

至今在北京和成都上演双城记,因工作被迫每月经过一次北京,简称……我常劝阻想到北京发展的哥们,北京其实并不是遍地黄金树枝上挂着全是梦想,很难的,也别给北京人民添乱,可他们都不听。我理解他们,一个叫华子的云南哥们,梦想是当一个导演,很有才华,可放眼神州只能到北京,要在云南他当不了著名导演,最多当著名导游。还认识一个叫阿贵的小编辑,梦想是编最出色的图书做自己的出版。要是在家乡湖南他也许只有当个厨子。很多外地青年,怀揣着IT梦财经梦学术梦等一切梦,住在地下室或隔断房做梦,梦遗落在北京巨大孤独的夜晚。

要实现最高梦想就得到北京。叫北平的时候,还可以选择去南京、广州、陪都重庆、微山湖以及延安。现在的首都集的不仅是权和资源还集了各行业的成功概率。三个月前连我妈请的小保姆都毅然离开四川来到北京,临走前她很憧憬,洋气地化了一个烟熏妆。就像当年我庄严地理了一刺猬头……北京太累了,我心疼她,以及被我这样可耻的外地人搞得不行的北京原住民。可是在美国,如果想从政你可以去华盛顿,搞金融可以去纽约,演电影可去洛杉矶,做工业就去底特律,如果你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可以去新奥尔良听民间音乐。连我们不太看得起的意大利,也分时尚之都米兰,工业之都都灵,或者去罗马当个考古学家……

对不起,太集中了,外地人让北京人受累了,但不要怪外地人搞乱了北京,北京处于鸡国的嗉子,很早前的领袖就命令一切都得经过这里,而不是那里,否则就相当不放心。所以,还有理想的外地人去无可去时只能《我爱北京天安门》,而不是重庆的朝天门或吉林的图门,祖国的其它门扇扇都是报国无门,只有首都的门,阿门。

那个叫阿贵的其实是我新书抗拆记的责任编辑,标准80后。与人合租,他告诉我现在有把两居室隔断成七居室以方便廉价出租给年轻人的。我幻想了一下七居室的样式,闻到臭袜子和吃剩方便面的味道,还有争洗手间造成的矛盾。想起了蜗居,但,蜗牛自带一个属于自己的壳。阿贵还告诉我:这两天不能买房子的外地人就直扑而来租房,七居室的租金也涨了不少,眼看也租不起。我记得,审稿期正是北京最寒冷的季节,阿贵重感冒,肯定由于洗澡不方便,颈子后面的头发都有些板结,翘起来像安了一匹伪劣的毛领,每晚打车回家,寒风中他缩着脖子瑟瑟地,还关心哪个章节仍该修改得更安全。

阿贵是个诚实的人,他诚实地告诉我只是想把这本书做畅销了,年底可以分多一点的钱去按揭一套房,这样就可不与人合租,谈女朋友也方便。春节时他没有回老家湖南,而是跟另一些北漂的年轻人混在一起度过最后的冬天。他说这样挺好,不寂寞。我知道这是因为飞机票太贵,省下的钱可以买0.1平米。像阿贵这样的80后年轻人在北京是很多的,他们只是在出卖自己最基本的智力和体力,想改变一下人生,他们没想过也没能力去破坏首都的治安,通常城管一瞪眼都肝颤。也不要说混不下去就滚出北京,这些年轻人是建设者,最诚实的那种。兴许哪天其中一个在大学图书馆打工的,混得较好就住进了中南海,成为领导北京和全中国的人。你说他是外地人,还是北京人?

可我也不觉得这是北京人在驱赶外地人,我认识很多北京人是乐观而善良的,也包容,否则我们不会在这里呆这么久。但这个事情我没想到在网上变成了北京人大战外地人,外地人说“北京人怎么啦,最早的北京人在周口店”,北京人说“外地人让北京人买不起房,要买房纳税天经地义”,以及龟儿子、丢、SB等等我们很熟悉的方言百科全书。这个盛况就是我说过的——人民和人民终于火并起来了。就房子而言,我眼里没有北京人和外地人之分,只有穷人和有钱人之分。其实把外地人赶走,北京人也未必买得起房,外地人固守在这里,很可能跟北京人同归于尽。你们知道的,真有钱人早买了十几套,也不在乎是否多交点房产税或者户口问题,他们有的是办法。这几轮新政洗牌下来,相当于打麻将,赢家钵满盆溢的拍屁股走人,剩下三个穷光蛋死掐,互相虚张声势要干对方老母和操你妈B。这显得多悲催。

何太急。

你们都知道房子为什么这么贵。都是好男好女,肯定跟外地人、北京人、元谋人、河姆渡人没毛关系。

微博上出现很多跟本地人假结婚买房、再离,再假结婚买房、再离的段子,这是自寻开心,因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限制手段可能会是结婚不满五年者不准离婚,离婚后与本地人结婚须再交五年联姻税。其实我最怕由于鸡嗉子的原因,全国各地纷纷效仿,都只能打回原籍……如此,我们也不用看芒果台的穿越剧便重回大秦,那时户籍制度很科学,没事儿不得擅出居所十里之外,十里为一亭,外出须向一个叫刘邦亭长汇报,否则要么刘亭长率人诛你,要么连座,要么……此处OOOOO若干字。

在我眼里没外地人和北京人,只有穷人和有钱人,最后一句是:你要是没钱,在祖国,人人都是外地人。

就此,撤退。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