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当弱势变为强势

p0903071261
本文作者谢盛友,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中山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学士(1983),德国班贝克大学新闻学硕士(1993),1993-1996在德国埃尔兰根大学进行西方法制史研究。著有随笔集:《微言德国》、《人在德国》、《感受德国》、《老板心得》、《故乡明月》。1994年荣获台湾中央日报征文首奖(《中国人的代价》)。现任欧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华友集团总裁,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德国班贝克大学企业文化专业客座教授。

过去埃及只有军变的经验,如今爆发Facebook革命,人民起码知道和平抗议也可以逼走独裁,这方面值得肯定。至于埃及枪杆子是否听从民意,不得而知。不过近60年军政和平转移至民政屡见不鲜。埃及今后的选举是否公正独立,人们拭目以待。

强弱,好坏,左右,上下,这些都是我们人为的概念,不是永恒的定义。

欧盟国家军队压境,用吃奶的力气阻挡来自突尼斯和埃及的难民潮。

过去埃及只有军变的经验,如今爆发Facebook革命,人民起码知道和平抗议也可以逼走独裁,这方面值得肯定。至于埃及枪杆子是否听从民意,不得而知。不过近60年军政和平转移至民政屡见不鲜。埃及今后的选举是否公正独立,人们拭目以待。

希腊在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下,一直持续到1821年,希腊人宣布独立为止。1828年希腊独立战争结束后,希腊在1833年建立了君主政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希腊又经历了一次内战。1949年内战结束后的希腊宣布加入北约组织。1967年4月21日军人发动政变,之后又宣布废黜国王。塞浦路斯问题最终导致了军人政权在1974年的垮台,一个民主共和国在1975年建立。1977年选举的结果使得左派势力增长但是并未使政局混乱,希腊政局自此安定。于1981年希腊正式加入欧盟。

一直争取加入欧盟的土耳其与埃及很相像,都是穆斯林国家,欧洲人的邻居。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蒂尔克(Atatürk,1881-1938)带领土耳其独立运动,并成功建立安卡拉独立政府, 1919年凯末尔发动民族解放战争,他打败当时协约国所带领的同盟军队,1923年10月29日成立土耳其共和国,他进行一连串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变革,启蒙土耳其并让土耳其成为现代化和世俗主义的国家。比如,1928年5月24日,土耳其国民议会立法通过以“国际”拉丁字母取代以前使用的阿拉伯字母。他在各方面试图使土耳其走向西方、走向现代,也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目标。土耳其民族通过他的努力,摆脱了内部和外来的束缚,开始走向工业化、现代化迈进。

但是,他的独裁思想,却导致了土耳其政坛,至今仍存在独裁政府与军人的长期干政。历史上,土耳其军队数次发动军事政变或以威胁,强迫民选政府下台。所有议法律必须经过由军方控制的“宪法法庭”审查才能生效,民主变成了土耳其军队把持国家命运的美丽外衣。

我们来看看伊朗的1979年革命,沙阿(伊朗君主)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领导的伊朗君主政体在革命过程中被推翻,阿亚图拉(革命领袖)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成立了伊斯兰共和国。

在1979年8月30日,霍梅尼在库姆的费齐耶神学院警告反对派:“那些以民主为名尝试对我们的国家带来腐败和破坏的人将会受到压制。他们比起巴努古莱扎犹太人(先知穆罕默德的敌人)更坏,必须对他们处以绞刑,我们会遵照真主的命令压制他们。”

在伊朗人民圣战组织发动“永恒之光”的军事行动,袭击伊斯兰共和国后,1988年随即发生了处决伊朗政治犯的事件,霍梅尼下令法庭人员审讯每一个政治犯,处决那些对反政权活动没有悔意的犯人,遭到处决的人数估计达1,400至30,000人[1][2][3][4]。

许多人认为革命会带来新闻和言论自由,然而带来的却是反对派报社的关闭,反对派的示威者受到持棍民团的攻击,霍梅尼解释道:“卖弄笔墨和舌头的党社就是最坏的‘棍棒’,其腐败程度百倍于其他党社。”[5]

德国人有一句谚语:“赶走了一个坏的,来了一个更坏的。”我还是很相信我那位德国朋友魏斯讷,他在开罗担任德国中学校长多年,对埃及和穆斯林文化多少有些了解,他认为,埃及的平民很温顺,老百姓觉得“我们已经养肥了一个独裁,再来一个独裁,我们还要花多少钱才能养肥第二个独裁?”

埃及革命,会不会像伊朗一样吞噬自己的亲生子女?

“革命吞噬其亲生子女。” (法语:„La Révolution est comme Saturne: elle dévore ses propres enfants.“)这是法国革命时代吉伦特派领袖韦尼奥(Pierre Victurnien Vergniaud ,1753- 1793 )的一句名言。

古罗马传说中的Saturn农神(萨图尔努斯 Satūrnus,朱庇特的父亲),通过暴力革命,夺得上一代天庭之王,也就是他父亲的权力,其父被击败并被阉割。对应的古希腊神话中,克洛诺斯通过暴力革命,推翻了父亲乌兰诺斯的统治,但却害怕子女推翻他,于是他吞噬自己的子女。克洛诺斯最终被宙斯为代表的子女们推翻。

律师出身的韦尼奥用此来比喻:第一,革命吞噬革命者,Saturn吞噬亲生子女,有相似性。第二,Saturn以革命推翻他的父亲,然后他也最终为子女的革命所推翻。

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至今记忆犹新,“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

今天我才真正明白其中的微言大意及深刻内涵。

传统革命,秋后算账,传单作为凭据,发挥很大的作用。如今的现代化 Facebook革命,现代化电子媒体,弄不好会带来了很大的危险。伊朗为什么能处决三万政治犯,一个根本原因是,在起义失败后,活动积极分子很容易被找到。

白俄罗斯作家莫罗佐夫(Evgeny Morozov)日前在接受德国《时代》周刊采访时说:“存在着潜藏的危险。在专制政权下,人们必须知道,秘密警察部门在严密监控大家的活动。如果谁计划通过 Facebook或推特组织革命,就不能忘记,这些数据都是公开的,会被对方利用。”

注释:

[1] Massacre 1988 [17-10-2010] (阿拉伯文).

[2]http://www.iranfocus.com/en/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160:memories-of-a-slaughter-in-iran&catid=5:human-rights&Itemid=27. Iran Focus. 05-09-2004 [17-10-2010] (英文).

[3]Christina Lamb. Khomeini fatwa ‘led to killing of 30,000 in Iran. Telegraph.co.uk. 04-02-2001 [17-10-2010] (英文).

[4]Elizabeth Rubin. The Millimeter Revolution. The Alliance of Iranian Students. 06-04-2003 [17-10-2010] (英文).

[5]The Reign of the Ayatollahs : Iran and the Islamic Revolution,第146页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