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高人:不退让不妥协的胜利

p110211121

埃及人民坚持住了,他们推翻了“最后的法老”,他们扮演了“历史演进的真正的主角”,其“历史意义”不劳精英“夸大”,已经超越了埃及自身,必将在阿拉伯国家,乃至全世界产生巨大影响。

不出我所料,在埃及人民起义的第18天,穆巴拉克终于撑不下去,采取了第“三十七计” 的“下为上计”,于2月11日辞去干了30年的总统职务。

我为埃及人民获得自由高兴,而绝无料事如神的得意。因为,这是稍有一点历史知识,乃至凭借常识都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的结局——一个国人皆曰“下”,内外交困,众叛亲离,四面楚歌的独裁者,在浩浩荡荡的民主大潮前,能够死扛硬挺到几时?

这一结果肯定出乎自诩为“中国精英”那些人的预料,令他们大失颜面并且应该感到无地自容——就在老穆辞职的前一两天,他们还在说说道道,把聚集在广场上的埃及人,说成是一群乌合之众,一直走到尽头主义者,激进的极端分子,绝不是历史演进的真正的主角,他们坚不肯退让妥协,依然坚持其唯一的条件,就是穆巴拉克必须立即下台走人,使得他们这些精英都不想夸大他们的活动的真正的历史意义了。

但穆巴拉克让他们失望了,没能坚持留任到九月选举,便黯然下台走人了。

这些自作聪明的精英,无异于像猴子一样地被老穆耍了一把,这只能怪他们自己的轻浮轻率和只想着帮忙了——他们只看到了埃及当局方面已经做了不小的让步;他们轻信了老穆“我现在就走,国家会乱”的危言耸听;他们还自我自以为是振振有词不无得意地说,埃及和中国一样,专制和威权是自古已然,哪里可能一个晚上,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就能顺利转型?因此,他们主张温和了再温和,稳健了再稳健;他们鼠目寸光,觉着既然收获了废除终身制,开放了党禁,就已经足够了。

但埃及人民却偏不,他们认为该退让该妥协的是老穆,他们不把老穆赶下台誓不罢休,他们如愿以偿了。

这是埃及人民不退让不妥协的胜利,可敬可佩可喜可贺!这也是中国精英的悲哀,可笑可怜可鄙可憎!

倘若埃及人们照他们说的做去,温和,稳健,知足,退让,妥协,见好就收,解散回家,革命岂不半途而废,放任老穆走到九月选举的尽头?

真不知道这些自命不凡鄙视民众的所谓“精英”,书都念到哪里去了——毛泽东说过,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他还说过,胜利的取得往往就在于坚持最后那么一小会儿。

埃及人民坚持住了,他们推翻了“最后的法老”,他们扮演了“历史演进的真正的主角”,其“历史意义”不劳精英“夸大”,已经超越了埃及自身,必将在阿拉伯国家,乃至全世界产生巨大影响。

专制和威权固然不可能在一个晚上,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就能顺利转型,但独裁者的倒台,则是转型的前提和开始。

写到这里,下意识地冒出了鲁迅的《论费尔泼来应该缓行》。

他不但形象地描绘了叭儿狗“折中,公允,调和,平正之状可掬,悠悠然摆出别个无不偏激,唯独自己的了‘中庸之道’的脸来”的媚态憨态,还说了下面的话——

土绅士或洋绅士们不是常常说,中国自有特别国情,外国的平等自由等等,不能适用么?我以为这“费尔泼来”也是其一……绅士们之所谓自由平等并非不好,在中国却微嫌太早……。

巧合的是,主张埃及人民“退让妥协”的精英们,对平等自由民主等,一贯是这种绅士态度,并且不厌其烦地哼哼告诫着同胞。

对埃及这场政治风波,人人都在深刻反思,上述精英更该如此——快回家吃饭,洗洗睡吧,让头脑清醒一点儿。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