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昨夜开罗,没有枪声,没有鲜血飞溅

p110212102

昨夜,没有枪声划破尼罗河的奔腾不息,没有鲜血飞溅开罗的解放广场,18天埃及民主运动如火如荼,掌权30年穆巴拉克潸然离去,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30年太久了,久得国家死气沉沉,官员腐败猖獗,人民怨声载道,人心思变。埃及政权和平转型,得益世界瞩目、信息网络、军队中立,最大限度避免了流血冲突。

2011年注定是瞬息万变、波澜壮阔的一年。

进入新年的开年大事,既不是尖锐对峙的南北韩重启高级别会谈,也不是一片热议的全球经济从低迷中稳步走出,而是全世界屏住呼吸、密切关注的阿拉伯世界最古老的埃及共和国正在发生的“变天”,一举推翻了掌权30年的总统穆巴拉克。

长达18天汹涌澎湃的民众抗议示威运动,在这个在人类历史上因尼罗河流域和金字塔传奇而闻名于世的文明古国,成千上万的埃及民众,不分男女老少,不论职业身份,不约而同地走上街头,聚集在首都开罗市中心的解放广场,公开地、强烈地、不休止地要求年迈的穆巴拉克总统引咎辞职,为国家经济千疮百孔、官员腐败不堪、人民生活朝不如夕、国库逐渐亏空担当责任。

我的埃及裔美国医生朋友阿桑·纳德尔,感伤而坚定地告诉我:我来自埃及的开罗,年迈的父母至今仍然居住在离市中心不远的的解放广场“亚历山大”。我每天都跟他们通话,请他们传递我全力支持的声音。我不希望穆巴拉克一手遮天,让古埃及永远生存在“古埃及”的阴霾下,我希望看到新的面孔,让埃及人民不时翻开新的一页。他刚打来电话:现在好了,雨过天晴,穆巴拉克终于下台了,明天怎么样,谁都不知道?

迷惘的民主,只有诉求,只有汹涌,没有具体,没有目标。

我为埃及人民深深祈祷,表达崇高敬意,同时希望局势尽可能早地恢复正常。

据CNN最新消息,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及其全家已经乘上首都开罗郊外的两架军用直升飞机离开首都开罗,前往埃及红海沿岸的度假胜地沙姆沙伊赫,接着据阿拉伯媒体网络宣称,穆巴拉克已经离开埃及,前往石油产地国阿联酋。

耄耋之年,精神矍铄,今年83岁的穆巴拉克是阿拉伯世界响当当的政治人物,当然更是埃及政坛经久不衰的常青树。他一生充满传奇色彩,曾六次与暗杀擦肩而过。他1981年10月当选埃及总统兼武装部队最高统帅,1982年1月当选民族民主党主席,1987年、1993 年、1999年、2005年4次连任埃及总统至今。

然而,穆巴拉克政治上的强势、经济上的无力以及个人财富的聚敛,并没有转化为国民最基本生活所需,失业率居高不下,通货膨胀不断攀升。难以想象,埃及高达40%的贫困人口日均消费仅仅 2美元,渴望将穆巴拉克赶下总统宝座的呼声此起彼伏,从来没有停止过。

2011 年1月25日的这一天,躁动不安的古埃及火山终于爆发,迸出冲天岩浆,继阿拉伯另一个国家突尼斯人民将腐败的总统扎因?阿比丁?本?阿里赶出国门之后,很快轮到了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在首都开罗爆发强烈抗议活动后的20天里,示威者拒绝与政府妥协,坚定地要求穆巴拉克总统立即下台,并诉求民主,扩大修宪,转型埃及政治和经济结构。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埃及人民强烈的民主诉求并没有付出高昂的流血代价。

在全世界媒体的密切注视下,在奥巴马总统及西方国家首脑不断呼吁和平对待示威运动施压下,在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敦促和平政权转移下,虽然军警坦克层层布防,荷枪实弹,高度戒备,但军人始终予以高度克制,日益高涨的全国示威行动并没有引爆军人开枪,没有发生流血冲突,为阿拉伯国家实现民主政体和平转型树立了典范。

感触中,我在QQ微博上写下:昨夜,没有枪声划破尼罗河的奔腾不息,没有鲜血飞溅开罗的解放广场,18天埃及民主运动如火如荼,掌权30年穆巴拉克潸然离去,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30年太久了,久得国家死气沉沉,官员腐败猖獗,人民怨声载道,人心思变。埃及政权和平转型,得益世界瞩目、信息网络、军队中立,最大限度避免了流血冲突。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