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牟传珩:中南海舆论管控新动向

p100325106
中宣部长刘云山。

2012年中共十八大权力交接临近,2011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也即将召开,各地方“两会”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眼下,正值中共省部地市级官员升迁任免异常频繁,第五代权力交易在密室里拉开序幕的高度敏感时期,中共有关部门不仅又在全国范围内严防群体事件,打压、骚扰维权、上访、异见人士,更在异乎寻常地收紧国家舆论空间。

2011年新闻管制禁令出台

2011年1月4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要求继续“牢牢把握正确导向”,“为两节、两会营造良好舆论氛围,做好热点问题的引导”,并要加强对都市类媒体“管理”,在群体性事件报导中防止把矛头和焦点引向党委和政府。日前,一道来自中共宣传部关于2011年新闻管制禁令被媒体曝光。据悉该禁令有九条苛刻要求:

◆包括收入分配、股市楼市、就业社保、教育卫生、安全生产等热点问题的引导;
◆严格控制“灾难事故和极端事件”报道,不得异地采访、监督;
◆“稳妥把握”征地拆迁报道,对依法依规开展的正常拆迁“不要质疑”,对“自杀、自残、群体性”事件不报道;
◆各地新闻网站、商业网站一律不得开展各类全国性新闻评选和人物、事件评选活动(据悉,广州的《南方周末》已经创办八年的年度传媒致敬评奖,就是根据这一禁令被叫停);
◆做好房地产市场的舆论引导,不要搞房价问卷、网络调查,不要就“一时一地”的变化判断房价走势,不炒作极端案例;
◆对反腐败案件要防止“低俗化”倾向;
◆不用“公民社会”的提法,“绝不允许”站在政府对立面;
◆特别是不得讨论、争论、质疑有关政治体制改革议题格外引人注目。

由此可见,2011年的中宣部为了能在稳定的政治箱体内顺立进行中共第五代权力布局,又要对国内媒体舆论实施全方位的收紧、管控。

中央宣传部频频在行动

此据媒体报导,中宣部已直接派员进驻中央及各大报,而一些有影响力的地方报纸,如《南方都市报》等,也将从各个媒体内部发展两名 “阅评员”,直接参与稿件终审,将中宣部的阅评制度下放进入各个地方媒体,要层层负责。

最近,南方报系的《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和《21世纪经济报道》等报纸都已接到来自中宣部的通知,禁止媒体在报道中提及“公民社会”的敏感字眼,更不能炒作这一话题。据称全国各地的媒体都接到此类通知。在此压力之下,2011年1月1日出版的《21世纪经济报道》社论已经自纠,将本来的“公民社会”概念偷换成“公共社会”,令读者一头雾水。

其实,年前一期《求是》杂志,就曾发表倒行逆施文章《舆论失控是苏联解体的催化剂》,竟然公开反对新闻自由,明火执仗地要求当政者管控舆论。如此论调与今日中宣部密令如出一辙。在此之前,湖南《潇湘晨报》仅仅在出版的《辛亥革命100年特刊》中,刊登了批判清政府的文章──《清王朝垮台前,爱新觉罗利益集团已丢尽了它的脸》,其总编辑刘剑被免职,执行总编辑龚晓跃被调离;如此同时,还传出以主张改革闻名的《炎黄春秋》杂志,再遭当局整肃,要求重大选题文章事先送审及更换社长杜导正的消息。

日前,震惊中外舆论的“钱运会事件”,因又有《经济时报》记者刘建峰所写的《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新爆料,披露了新证人和证据,其中包括目击证人表示自己亲眼看到钱云会死于谋杀,呼吁中南海派出调查组,引发众多公民签名向当局施压。这便导致了该调查记录内容和公众签名都被国内媒体一律删除、封杀。

此外,知名博客作者韩寒主编的《独唱团》被紧急叫停,也与中宣部的密令有关。韩寒在给海外《华尔街日报》记者的一条短信中说:“ 不知道哪里的压力导致几乎所有出版社和杂志社都突然表示不能合作,只能暂停。”

借“民生”压“民权”

从今年开始,中南海主导下的各省、市、县、乡四级党委将自下而上进行新一轮洗牌,地方各级人大、政府和政协换届工作也将陆续展开,中共组织部门正在上下操纵,密集布局。当此之时,中共党内外思想、路线斗争硝烟弥漫,政治形势诡秘多变,党内派系纷争不止,民间社会反腐败、要民主声浪不断,而“刘空椅”的世界诺奖奇观,又一石激起千重浪,严重打击了中共当局的国际形象,其信誉危机已经来临。

然而,最近两个月以来,有关温家宝呼吁政改的舆论交锋,却在媒体上戛然而止,当局开始压制、封闭、淡化有关言论发酵,所有喉舌舆论都有意将改革议题转向民生,使推动政治改革与反政治改革双方声音同时被“维稳”与“和谐”。

今年元旦伊始,官方喉舌《新华网》主页上更是刻意报道胡锦涛、温家宝同步关注民生,配合默契新闻,想以此将中共红墙大内有关政改的分歧,深深隐藏于“团结在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政治生态谜局之中,为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定调──借“民生”压“民权”。而眼下正在进行的地方人大、政协“两会”,正在以此为基调,鹦鹉学舌,大谈“经济结构转变”“民生”“福利”,借此转移“谁不改革谁下台”的全民聚焦话题。

日前,胡锦涛在书面回复来自《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有关政治改革提问时,充满党八股官腔,言必“社会主义”,称“中国政治体制是符合国情的,总体上适应经济社会发展要求。”这从根本上封堵了温家宝倡导的普世价值政改愿望。

禁不住的政改议题

然而,最新一期《炎黄春秋》杂志逆风而上,不顾宣传部门舆论禁忌,大胆出击敏感议题,在其新年献词中,大肆呼吁积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副社长杨继绳,仍坚持年前党喉舌连番批驳的“政治改革滞后论”,认为政治改革进步不大,稳妥有余。该期还刊登了一篇介绍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冤案始末的文章,并配以习仲勋生前肯定该刊的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这篇文章与题词此时刊出,对近期习近平政治上向左靠拢是个巨大的讽刺。

年前12月6日到8日,新当选军委副主席后的习近平,以其明确身分后的储君地位,将第一个考察地点选在左祸泛滥的重庆,就在诺委会准备于颁奖礼上放置“空椅子”嘲笑中国人权缺位之际,习近平却在重庆高调“挺红”,对薄熙来表达“充分肯定”,意味非同寻常。一个月后,《炎黄春秋》特别刊出这篇文章,明显含有“为了打鬼,借助钟馗”之意。

如此同时,官办媒体近来也有曲笔触及敏感议题的文章,意在借被称之为“茉莉花革命”的“突尼斯之变”,逼宫中南海。《南方都市报》2011年1月16日,就在整版报道《粗暴执法导致民变致突尼斯总统自动下台流亡海外》消息时,配发了三篇评论,警示中南海不推行政改,难逃覆辙命运。《南方都市报》在题为《突尼斯动荡局势全球关注政治发展长期滞后》文章中,句句紧扣中国现实说:一名青年大学生的自焚引发一场全国性“政变”,暴露了该国在政治体制上存在高度集权严重问题,造成突尼斯的政治发展长期滞后,人民的民主权利和社会自由长期受到打压。再加上腐败问题、经济危机,民众多年的积怨,被掩盖了多年的矛盾最后一发不可收。而中共官方《人民网》本月15日的新闻分析也说,政治体制僵化,改革严重滞后,选举舞弊严重,腐败现象突出,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引发了许多社会矛盾,致使大批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示威,呼唤变革。文中影射中国现状的意味十分强烈。

双管齐下庇护密室交易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北京进入权力密室交接倒计时,政坛有关政治制度、普世价值、网络整治和封杀信息等多项议题的舆论交锋,已是短兵相接,火药味十足了。眼下,中南海面对如此现实,不仅意识形态部门开始频下密令,紧急行动,而且其维稳体系也高度紧张,动作不断,一再强调“严密防范、积极应对,确保国家安全”方针。他们从中央到地方,甚至强化居委会的维稳职能,层层设防,其维稳经费一再飙升。2009年中共的维稳份费就已经高达5,140亿元人民币,增幅超过了国防开支预算。由此可见,当今中共正在从舆论管控到维稳管控双管齐下,为确保中南海各派系权力交易能在“政治稳定”庇护下的密室中各得其所,顺利进行,而不余遗力。

(《议报》第45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