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刘继祖:不能说的秘密–中国的新加坡化?

p110210108
中国前军委主席邓小平,曾对“新加坡经验”大力推崇。

如真仔细梳理中新两国的政经发展模式,却不得不让外界猜疑,所谓在政治上实行一党统治,而在经济上充分自由开放的“新加坡模式”,正被北京政府所仿效。

甚至可说,在某些实践层面上,新加坡可称得上是遂行中国政府近年来“政府效率至上”、“发展就是硬道理”和“稳定压倒一切”等理念路线的领头羊。

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于日前在 “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 新书发表会上,表达了自己对中国的看法;其认为 “如果你(中国)不准备称霸,为什么老告诉全世界,自己不要成为霸权?”

此番率直的发言,自然引发了热议,不少网友都在BBC中文网留言发表意见;并且对中国政府近年来处心积虑,想要建立的大国“和平”崛起的国际形象,提出不同看法。

但吊诡的是,如真仔细梳理中新两国的政经发展模式,却不得不让外界猜疑,所谓在政治上实行一党统治,而在经济上充分自由开放的“新加坡模式”,正被北京政府所仿效。

不可讳言的,在有“花园城市”美誉的亚洲富裕国家–新加坡,对於“民主意识”的形容表述,一向是走自己的路。甚至可说,在某些实践层面上,新加坡可称得上是遂行中国政府近年来 “政府效率至上”、“发展就是硬道理” 和 “稳定压倒一切” 等理念路线的领头羊。

中国龙 V.S. 新加坡狮

对于一个地区内充满着多元种族的移民国家,新加坡自从在1965年独立后,因在政治上一直是由人民行动党以压倒性多数控制着议会及执政,故被许多人认定为威权国家。

就新加坡的媒体环境来看,其虽未像中国般,受到政府全面性的箝制,但社会舆论的氛围与大众言论开放的程度,仍是相对保守且限制重重的。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台湾社会评论学者龙应台,曾在2006年时发表致胡锦涛的“请用文明来说服我”一文,以谴责当时中国政府强迫“冰点杂志”停刊;当时包括台湾、香港、马来西亚、北美等各地主流媒体,均同步发表此公开信,但唯独未被新加坡的媒体刊出。

另外在声援被中国官方判刑的新加坡海峡时报首席特派员程翔事件上,新加坡政府与民间的表现,被香港媒体冠上“噤若寒蝉”的标签,就也不令人意外了。

此外,新加坡的法律目前仍不允许人民可自由地在国境内任何地点,发表公开言论和示威游行,此点也与中国现况惊奇的神似。

更遑论新加坡政府对於人权的态度,一向为人诟病;其执政者对异议人士,进行法律诉讼;及境内对待像是爱滋病患、外籍劳工和其他少数弱势族群的不尊重与歧视事情,同样是不胜枚举。

西方式的自由民主,不适合新加坡。

或许,新加坡演变成如今的制度,有其历史成因,且其亦仍在进行政治改革;但检视其多年来的变革进程,只怕是说的多,而做的少。

可是相较於国际社会,对情况类似的中国政府作出严厉批判的同时;新加坡,或因亮眼的经济成就,其所遭致非议的力度,实相对薄弱的多。

此点自然让中国政府相信,要在有钱便是老大的现实国际社会中生存,如果新加坡可以用学术性的名词包装自身发展模式,中国自应“有为者亦若是”。

事实上,在政治上,两国均实行一党统治;而在经济上,或许早期中国的社会主义式的计划型经济发展方向,与强调自由开放的“新加坡模式”有些许差异,但近年来,中国为吸引外资及强调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两者间形异魂似的政经模式,已足使让中国相信,自身并非孤单行走国际政治江湖。

两国的亲密关系,也可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特为中国政府高官专设的“市长班”,看出双方在政治领导训练上的“相知相惜”。

但平心而论,此种精英强势领导的政经发展模式,对於小国寡民的新加坡,或有一定绩效;可对幅员广大,人口众多,且国情,国势及人民素质,均大不相同的中国,希冀同体借用,只怕有水土不服之疑。

且就算是新加坡自身,在其多年运作後,许多问题也日益浮上台面,纷至沓来。最明显的是,这种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背后,往往却是由许多抬轿者的牺牲而达成的;不幸的是,此种踩着其他人尸体向上爬的社会进步历程,在中国历史上并不罕见。

只怕当某天,此些一直被压在轿下的弱势族群,选择站立起身,向既得利益者作出反击,他们因其一无所有,故不计一切代价的革命抗争,相信这不会是中国政府所希望得到及向世界展示的发展模式。

读者反馈

中国现在其实个人觉得发展的还不错的, 虽有不少问题但总体来说是OK的. 同样规模的国家印度, 和中国相比就很明显的有差距了. 我觉得新加坡的模式应该可以用在中国身上. 要搞清楚民主的目的是什么, 不是说为了民主而民主.国家经济发展了, 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了就是最基本的目的. QWE, 加拿大

中共的政权一定会在10年之内完蛋。屁民, 中国

新加坡和中国在意识形态上、对待西方文明的态度上有本质区别,现在的中国只不过是在马克思的鬼东西的基础上加了一点“中体西用”的老东西。本质上还是个极权社会,根本不是威权。政治上,中共从来没有允许任何反对派有丝毫生存空间。李光耀的威权对法治有一定程度的尊重,并不像中共恣意作践。以中国群众的要求之低,如果中国能成为新加坡的样子,中共还不被捧上天啊。什么人多、地大、素质低全是中共扯淡之言,跟着这个逻辑走说明作者也是糊里糊涂,不然就是在捣浆糊。新加坡的问题会在李光耀之后出现,近期的埃及和突尼斯值得他们警惕。如李先生能追随蒋经国的选择,新加坡幸甚!paul

中国不适合和平演变,只有暴力革命。爱好和平的评论者们,你们就做和平梦吧,中国历代的革命文化就是斩草除根。手腕不够硬的话,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当前需要的是一个强硬势力夺权后,效法乔治华盛顿把权力交给人民,你觉得这可能吗?邓小平, 黑洞

我曾与一位土生土长的新加坡老先生聊过,他凭借他多年居住在新加坡的见闻告诉我,新加坡的制度专制,而且言论不自由。这跟新加坡在外宣扬的大不相同,但这样的言论不会出现在新加坡媒体上。中国人不是有抗争和争取民主自由的民族,自古以来的都是等着独裁者的施予。中国跟新加坡的路线是相似的,只是新加坡小,发展的早,有钱了,华人都是受苦难过来的,觉得生活过的去,其他的事就不要多管了。结果就是低声的任人剥削自己应有的权利,好像鲁迅笔下100年前的小市民一般。中国人的民主意识真是没有进步。未署名

从行文来看,这个刘某是个没有在中国大陆或新加坡生活经验的海外华人,肯定也没有看过李光耀的新书。李书的核心,是在险恶的地缘政治环境以及动荡的国际经济环境下,对于新加坡作为一个多元种族新兴小国的生存和前途,表达深刻的忧患。认识到这一hard truth,就可以理解新加坡模式的背景和初衷。什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踩着其他人尸体向上爬”、“革命抗争”云云,纯属扯淡! hxy300, 新加坡

中国不会新加坡化,日本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中国将变成三个日本,实现大东亚共荣。中国是三个日本的生产总值:重庆国、北京国、上海+广东国。高原, 中国中南海

李光耀在制造新加坡奇迹的时候,也为新加坡种下了失败的种子,极权政治是没有出路的,中共也是一样,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招牌,剥削压迫人民,下场只能是被人民推翻。须填写项目

以这个时代的军武、交通、资讯传播科技来说,央求目前的大陆人民有一天把轿子上的人扯下来,恐怕有些难度,更何况他们经历了6·4的惨剧,现时大陆年轻人对政治还有多少热情与行动力?而不是愤青般的上往嘴炮…。我无意苛责他们,他们的前辈为民主已经流了太多血。不流血的状态下完成政治改革,从来都是当权者愿意下放权力。一如我们这边以前蒋经国的作为。也许期望中南海有天脑袋开窍比较可能吧~话说回来,演变成类似周朝那样的制度,例如变成中华联邦,有可能否?(我写这些东西不会被河蟹吧)。中华民国 – 台湾地区

中新两国的根本性异同,是在各自「软件」的分别。无论当权者的独裁意识如何相似,也不能掩盖此一人类族群社会的客观性现象 — 在人类文明发展长河中,中华文化是唯一仍具生命力的古老文化,绝非因其历代当权者的独裁管治,却在其文化(人类文明)内涵的包容性。如果人类族群的物质文明强势,即代表其持续性的话,人类社会曾经出现过的不同的古老文明就不会硕果仅存了。事实上,人类的物质文明发展,跟自然变化发展相比,根本是小巫见大巫。若要长存,人类族群只能顺其势而为,装备自己,别无选择 — 绝不因当权者的低能,而削足就履。否则,恐龙即为其前车之鉴。华人一, 澳洲

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社会制度。你不能强迫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买一个型号的汽车,因为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汽车。美国、加拿大和日本的社会制度都不一样。王滕, 加拿大

中国需要等待,等不同的利益团体出现,实现政治多元化。管理国家最终还是要靠政客,这是他们的长项;监督约束权力,也只能靠代表不同利益集团的政客,因为他们有实力,有话语权,同时他们懂得妥协。比起“闹革命”来,利益集团的相互制衡社会成本低,同时也更稳定。我们要做的就是:当出现不同声音(包括体制内)的时候,不要揣摩其纯洁性而求全责备,一概支持他们坐大。然后等政客们一个百分点一个百分点地来争夺民意,平民手持货真价实的选票,不闹民主也比较民主了。等待

李光耀和邓小平互相吹捧,说明他们是一丘之貉,李光耀实际上是毛邓江湖一分子. “新加坡模式”和”中国崛起”都不是他们本国人民的选择。XWS, 新西兰

我很关心国是,新加坡、中国都好,对整体大利所在,专制独裁是有高效好用的好处(不必举例),但于不会构成犯罪现实的精神方面、思想、看法,有必要开放,百家争鸣集思广益,没错的。西方自由民主,不能全盘照抄,好的地方借用何妨?没错,有天,抬轿人会把坐轿人拉下来,踩到脚底下。陈XX, 泰国曼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