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戈壁群狼:陈良宇是坐牢还是享福?

p110210104

看到一则新闻,《凤凰周刊》披露:”陈良宇在狱中享用20平方米的套间,内有单独的洗手间,其中设有坐式马桶和脚踏式冲水,并配有洗衣机。每日餐费达两百元,可读书写作,可以不穿囚服。服刑后,陈良宇曾提出用个人的资金改善伙食,并开列所需食品单,如红酒、桃仁等,但遭拒绝。陈良宇在秦城监狱编号是0702。”

陈良宇在狱中的餐费,每天接近两百元,一日四餐,包括晚九点半还有消夜。粗略一算,一个月餐费就是六千元,一年吃喝就是七万元!这样的就餐标准不要说普通中国百姓以目前的工资收入连想都不敢想,就是中、高级政府官员,按个人工资收入也无条件享受这样的高标准吃喝。当然,陈良宇当上海一把手时,凭他的权力,享受这样的奢华生活无人质疑。别忘了,现在他是贪污腐败分子,人民的罪人,是服刑的阶台囚!给一个犯人如此高的生活待遇,是凭哪一条法规?这笔钱是从哪个财政支出的?

中国人对劳改犯的基本概念是,一个人犯法判刑入狱,是强制接受劳动改造,在劳动改造中重新作人。我们看到、听到的都是犯人在监狱管教人员的安排下,从事各种劳动生产,为社会创造财富的同时使自己思想得到改造,从中也学了一技之长。如今,虽然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人的思想观念也发生根本改变,但国家对罪犯的改造方式并没有质的变化,除了监狱的生活条件和环境明显改善外,改造的方式仍是以强制劳动为主。普通罪犯如此,高官犯罪入狱后难道就该享受”双重标准”吗?

从文章中得知,陈良宇入狱后,”曾提出用个人的资金改善伙食,并开列所需食品单,如红酒、桃仁等。”可见,入狱后的陈良宇仍恋恋不含他那在职时的奢华生活,根本没把自己看成是阶下囚,放下他那官架子。他的过份要求虽然遭到拒绝,但监狱还是给了他优厚的生活待遇,”在狱中享用20平方米的套间,内有单独的洗手间,其中设有坐式马桶和脚踏式冲水,并配有洗衣机。每日餐费达两百元,可读书写作,可以不穿囚服。”这样的狱中生活,那些为社会创造财富而辛勒劳动的亿万中国公民,有多少能与他相比?!难道高官犯罪入狱,生活待遇还要从优吗?陈良宇高额的伙食费,如果不是他的家人提供(家人提供已遭拒绝),监狱有什么权力给他定这样高的标准?这笔钱如果是由财政支出,用纳税人的钱给罪犯高消费,更于情于理不容!

如果《凤凰周刊》的这篇文章属实,相关监狱应立即纠正这一不得人心的作法,如果有出入甚至无中生有,相关部门应尽快澄清,以正视听。

(天涯社区)

李逊达微评

人民是不会给陈良宇这个大贪官好果子吃的,那么只有权力者才能给陈良宇享有更优厚的人道主义权利。也许官员的牢狱福能让世界人权组织对中国人权的进步刮目相看,如果把这个也冠以是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那无疑是一种不恭,于是冠以特权主义这才是再准确不过了。官场上盛行官官相护,在位时那是理所当然的,而落马了也不能“人一走茶就凉”;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哪一天不慎也成了阶下囚,只要有了这个牢狱福的潜规则,那么官可倒而福却永不倒,再加上贪官无死刑被确立之后,中国当公仆才真是最大的受益者啊。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