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林明理:兔死狐悲之余的满口昏话

p091226103
林明理,生于温州乡下,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独立写作者,中共党员。特意标明政治身份,是为了想表明,真正的中共党员应该独立思考、勇于反思、善于反思,愿说真话、敢说真话,说出“皇帝什么也没穿”,不应该感到可怕。只会唯唯诺诺、人云亦云、趋炎附势、拍马奉承之党员,是中共的大敌。电子邮箱:lml6588@gmail.com。

由突尼斯开始,一贯“稳定”“和谐”的北非,乃至阿拉伯地区出现了社会动荡的情势,及很多将要动荡的迹象。这让人不能不反思,依赖剥夺民众天生的自由、人权和其他政治权利,仅靠所谓的“经济发展”加上高压控制,能带来多久的“稳定”!这本来是让世界其他有类似病症的国家(地区)深刻反思自己发展道路的绝好的例子。但是,我们看到的是,某些惯于为垄断权力涂脂抹粉,为落后体制讳疾忌医的官网官学,却偏偏要在兔死狐悲之余,企图以自己的满口昏话为国人“端正认识”,“引导舆论”,这着实让人免不了暗自发笑并愈加鄙视。

近日“光明网”发表的署名为“王达水”的文章《埃及动荡的5大基本要素》便是此类文章。王达水先生把埃及动荡的最主要原因概括为“5大基本要素”: 第一,埃及从来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工业体系,尤其是装备工业和民生工业,是持续多年的高失业率的最大原因,是导致动荡的最根本隐患;第二,埃及从来没有建立起自己独立并牢固的国防军事体系,是美制武器装备的最大进口国;第三,埃及没有建立起自己牢固的政治体系;第四,没有建立自己牢固的舆论体系;第五,埃及没有建立起阿拉伯国家联合统一战线。

这可真是独一无二的只有天朝的“政治正确”的官学才可能会有的“分析法”。照这位王达水先生的论调,似乎埃及只要建立起自己的“工业体系”,建立起自己“独立并牢固的国防军事体系”, 建立起自己“牢固的政治体系”、“舆论体系”,再建立起“阿拉伯国家联合统一战线”(不知这个名称是何从想到的),就可以避免动荡,永保“稳定和谐”了。类似的已经建成类似“基础”“体系”的国家,应该也可以避免动荡了。

可是我们看看,就在20年前,世界上有那么一个国家,其“工业体系”、“国防军事体系”、“政治体系”、“舆论体系”不可谓不“独立”“牢固”矣,其“统一战线”不可谓不规模宏大矣。你看,它的军工体系可与美国争雄,某些科技成就更常常还领先于世界;它的政治操控几乎无孔不入,不但看不到批评反对者,就是稍有异议者都可能突然失踪;它的“舆论体系”、“思想理论体系”更牢牢控制在真理部手中,它的“统一战线”曾经延伸至整个世界上号称“社会主义”的所有国家。可是这个国家永保稳定避免动荡了吗?没有。这个国家,以及它的大多数随从国,还是免不了历经一番全局性的“动荡”,还是免不了其政权纷纷如腐朽老房子般轰然倒塌。众所周知,这个国家就是曾经的苏联。当然,如今类似的国家还有几个,其中一个东北亚的典型,确实还超乎寻常的“稳定”,可是几乎没有一个局外的明白人会相信,它真能一直撑下去。

突尼斯、埃及与中东其他国家的动荡,其根本原因是这些国家政权为维护垄断利益集团的特权利益,靠剥夺民众天生的自由和人权,靠所谓的“经济发展”加上高压控制以维护社会“稳定”的发展路子,最终走入了死胡同。笔者在《社会动荡的“罪魁祸首”》一文中还分析过,靠类似方式谋“发展”的国家,必然都会为维护特权集团利益而不择手段、不惜代价,不惜损害宪法法律尊严(虽然这类的宪法与法律本身公正性、公信力就不足),践踏人伦道德底线,最后都免不了导致整个体制(包括制度与执政者)公信力被大规模破坏的结果。公信力破败,使得一般民众无法(或不相信)在体制内获得利益表诉与博弈的畅通渠道与机会,才不得已走上街头寻求变革。这才是社会失序动荡的罪魁祸首,这才是其他具有类似病症的国家最应该吸取的教训。

王达水先生的文章在不分青红皂白对“西方霸权”作了一番指责后,最后露出了其真正本意,原来王先生是怕突尼斯埃及的局势引发了它的中国式联想,于是很突兀地在结尾突然告诫说“安定团结,是中国永远的主题”。王先生至此才算是明明白白露出了“先天朝之忧而忧”的真实本意。只是,像他这样刻意回避问题实质,讳疾忌医,能求得真正的“安定团结”吗?安定团结当然也是我等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愿望,只不过,那要在看准病症,并敢于对症下药之后才能真正得到。是不是?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