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反抗独裁专制的报纸

p0903071261
本文作者谢盛友,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中山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学士(1983),德国班贝克大学新闻学硕士(1993),1993-1996在德国埃尔兰根大学进行西方法制史研究。著有随笔集:《微言德国》、《人在德国》、《感受德国》、《老板心得》、《故乡明月》。1994年荣获台湾中央日报征文首奖(《中国人的代价》)。现任欧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华友集团总裁,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德国班贝克大学企业文化专业客座教授。

图霍夫斯基预见希特勒不会在短期内倒台,而更令他伤心的,是大部分德国民众甘为独裁者喝采,甚至邻近国家也与希特勒交好。

纳粹利用的是人们对现实的不满,渲染民族危机,重视宣传,反对理性,崇尚激情,这种激情外化为对民族的歌颂。纳粹以最残暴的手段打击和镇压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他们可能是犹太人,也可能是左翼共产党人。

1934年3月31日,德国柏林的乌尔施泰恩(Ullstein Verlag)出版社,在其出版发行的最后一期《福斯日报》(Die Vossische Zeitung )首版上告别读者:“我们无奈,不得不做出这样心痛的决定,因为我们无法继续保持我们的编辑出版风格。”

德国报纸业开始于1617 年,当时是周报,今天博物馆里仍然保存的最老的第36号,该年8月16至9月5日的那一期。其实,当时并非每周出版。每期8页,书籍型,版面长18,5 厘米。

研究学者认为,《福斯日报》真正创立于1721 年,这份报纸经历了德国的风风雨雨,为德国人争取新闻自由立下过汗马功劳,而自己的最终命运,还是躲不过独裁专制的新闻审查制度(Pressezensur)。

腓特烈威廉四世同情自由主义,他放宽了报章审查,而且不阻止自由主义的活动。在1847年,他甚至召开了一个国会,普鲁士各区议会均派出了代表。但是国王拒绝给予该国会任何宪法上的权力,自由主义者因而失望地解散。之后,法国二月革命引发的革命风潮直卷整个欧洲,包括了德意志各邦国及普鲁士。
1848年3月,柏林爆发了革命,腓特烈威廉四世意识到原先的改革经已不能满足人民的要求,于是召开了一个立宪会议。他宣称希望成立一个联邦制的德意志帝国(German Reich),在这个帝国中将会有一个民选的议会,国民拥有言论和出版自由。

从1824 年至 1875 年,在柏林的《福斯日报》真正每日出版。从1843年开始,该报的自由知识分子呼吁废除新闻审查制度,1848年3月18 ,全报社的记者、编辑和工作人员参加了183位柏林三月革命牺牲者的追悼会和安葬仪式。
在各方力量的抗争下,当时的政府废除了新闻审查制度,该报出版“欢乐颂号外”(Extrablatt der Freude),头版头条写道:“自由思想是我们所有人最宝贵的权利,也是未来前途的保障。”

至1934年,很多德国著名作家都在此报馆作过记者和编辑,比如戈特霍尔特•艾弗赖姆•莱辛、特奥多尔•冯塔讷、库尔特•图霍夫斯基。

埃里希•玛利亚•雷马克的杰作《西线无战事》(Im Westen nichts Neues)于1928年11月8日开始,在《福斯日报》连载,连载于同年12月9日结束,单行本于1929年出版,1930年6月1日售出第100万册。

1924年春天,图霍夫斯基背负《福斯日报》驻法国通讯员的使命,到达巴黎。像海涅一样,图霍夫斯基从此长住国外,只偶尔回德国。他也借此得以审视德国和德国人。通过《世界舞台》(Die Weltbühne)和《福斯日报》,他继续为政治理念而战。他也效法海涅,研究德国人与法国人的行为区别。

1930年代初,图霍夫斯基意识到,他为共和国所作的忠告和批评都无人听取,祖国的民主和人权也并未因他的呼吁而有所改善。他预见到希特勒上台的危险。“他们已经踏上往第三帝国进发的路途了,”在希特勒掌权前一年,他如此写道,对前途不抱任何幻想。当时曾与他会面的埃里希•卡斯特纳(Erich Kästner)于1946年回忆说,这位作家是个“矮胖的柏林人”,试图“……用打字机阻挡灾难的降临”。

德国的政治形势也愈加险恶,1933年,纳粹政府查禁《世界舞台》杂志,次年《福斯日报》,焚毁图霍夫斯基的作品,并剥夺了他的国籍。

图霍夫斯基预见希特勒不会在短期内倒台,而更令他伤心的,是大部分德国民众甘为独裁者喝采,甚至邻近国家也与希特勒交好。图霍夫斯基为狱中的朋友提名诺贝尔和平奖。1936年,冯•奥西茨基获追授诺贝尔和平奖,然而彼时图霍夫斯基已不在人世了。

图霍夫斯基的墓志铭:“一切无常事物,无非譬喻一场。”(Alles Vergängliche ist Nur Ein Gleichnis。)

纳粹利用的是人们对现实的不满,渲染民族危机,重视宣传,反对理性,崇尚激情,这种激情外化为对民族的歌颂。纳粹以最残暴的手段打击和镇压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他们可能是犹太人,也可能是左翼共产党人。

纳粹德国控制舆论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控制报业。如上所述,《福斯日报》为私人创办和所有,但是,当局通过购买、清洗、控制股份、审查、停刊等手段,都可以有效地达到操控的目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纳粹党或党内个人拥有或控制的报纸,只占全部报纸销量2500万份中的三分之二。

《福斯日报》是德国最主要的知识分子报纸之一,被迫停刊后,另一份世界驰名的自由主义报纸《柏林日报》(Berliner Tageblatt),虽然不像《福斯日报》那样被直接要了老命,可是它的老板在1933 年春被迫出让自己在这家报纸的股份,1939 年也被当局枪毙。《法兰克福日报》(Frankfurter Zeitung)是德国第三大自由主义报纸,它在清除了犹太老板和编辑后继续出版,躯壳尚在,魂魄已散,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有时需要这份报纸在国外为他们宣传,但是,1943年8月31日,出版最后一期,被迫停刊。

《德意志汇报》(Deutsche Allgemeine Zeitung)是当时第四大报纸,立场略保守,但是,在1945年4月24 日出版最后一期也停刊。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