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志浩:刷新政治,迫在眉睫!

p110204102
2月1日和2日,农历腊月二十九和腊月三十,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保定市易县西山北乡石家统村同村民一起敲大鼓,过大年,胡表情凝滞,未露节庆喜色。(图:新华社)

现代信息技术,深刻而迅速地改变着中国。老百姓被愚弄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真理部主事者,恍惚之间,还以为民众患有深度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堂堂的中国,可以任凭他们操纵舆论,控制媒体,营造出“和谐”的大好局面!

中国人心中充满着仇恨,所以,喜欢看杀头的场面。“组织”在1978年之后,以贪腐定罪的干部,多如过江之鲫,都懒得统计人数了。主事者的心思,实在出人意料,宁肯宰掉不少干部,喜欢听到老百姓“英明伟大”的称颂,也不刷新政治,制定公开、公正、公平的规则。

制度已经变异到愚不可及的地步,主事者还在那里,自鸣得意!也不知道,这种好心情,从何而来?

2011年2月1日,腊月二十九,上午十点半,两位2007年毕业的学友,一块到书菜楼看我,一扫养病的颓唐,探讨国事,快慰平生!仔细回想,觉得蛮有意思,顺着聊天的意识流,稍微梳理一下,汇报给诸位朋友,增进一点精神上的年味。

不少朋友,觉得国事日非,与这些朋友相比较,我不悲观,而属于乐观派。但是,正在与学友聊天的时候,浙江乐清市浦歧镇寨桥村钱云会离奇致死案,正在开庭审理,果然不出所料,神奇的微录设备,被神奇地找到,只是用以佐证,乐清警方先前的判断:仅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而已,司机被判三年半。

钱云会,自从2010年12月25日,惨死于车轮之下,引发公众强烈的关注。事实上,有司严重低估了钱云会事件,纠结着中国的基层生态,温州地方政府,对该起事件的应对,可谓苦心经营。但是,无论是合法性,还是公信力,消耗殆尽。有司一门心思,做成铁案,但是,围观的民众已经不相信了,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吗!

这就是生活在“脸谱”、“推特”时代的事情,现代信息技术,深刻而迅速地改变着中国。老百姓被愚弄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真理部主事者,恍惚之间,还以为民众患有深度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堂堂的中国,可以任凭他们操纵舆论,控制媒体,营造出“和谐”的大好局面!

互联网作为上帝恩赐给中国国民的礼物,一举改变了老百姓被愚弄的局面,初步享有信息自由流动所带来的乐趣。“跨省追捕”,只是彰显有司变态的心理焦虑而已。刀把子、钱袋子、笔杆子,三位一体,全能政治的三件宝物,“笔杆子”已经被打开缺口,从而变得不灵透了。1978年之后,在意识形态领域,一有风吹草动,“笔杆子”便蠢蠢欲动,披挂上阵。令人唏嘘不已的是,想成为姚文元一流的人物,已经没有这样的“造化”了。

但是,笔杆子,由于政治嗅觉灵敏,在东风与西风的较量中,占据主旋律报纸杂志,也风光了不少日子呢?而今,这些笔杆子,能量再大,也难以匹敌普通的公民写作。不说蛮横霸道、皮里阳秋的文风,单是学识的贫弱,足以令人汗颜了,更不要说胸怀和境界了。互联网,堪称伟大的学府,促使民众掌握了自由流动的多元信息,可谓互联网的丰功伟绩,极尽赞美之能事,都不过分的。中国人,用六七年的时间,拜互联网之赐,初步产生了意见领袖。这在以前,简直不可思议。

设置敏感词,管理员删帖,封闭网站和博客,只是锻造了智慧,磨练了意志而已。言路自由,这是万千网友经过坚忍不拔努力,才可以争取到的,而非主事者的恩赐。只有在这个基准上,刷新政治,才有可能。十年以前,有谁能够预见到,互联网不经意间,成为刷新政治的一个利器!

网络上的中国,是现实中国政治的真切投影,反映着真实的政治生态,手机拍照和网友围观,使得恶政屡屡曝光,这样,程维高这样的享有霸道权力的诸侯,收拾郭光允这样的耿直之士的时候,使用黑手腕迫害的过程中,具有了曝光的可能,不至于让郭光允的家人,承受那么多侮辱与损害。

程维高氏,已经于2010年12月28日去世,盖棺定论,程维高的霸道,再多那么一点点,郭光允先生,还能见到程维高被组织处分的结局吗?程维高氏,由常州拖拉机厂厂长,在政坛摸爬滚打,最终成为权倾一时的“直隶总督”,刻划着体制的烙印,人生最后的五年,程氏才对民主与法制,进行深切的思考,恐怕,已经不是程维高个人的性格悲剧了,而是体制的悲哀。

也就是说,在河北政坛,纵横捭阖的时日,享受着体制给自己带来的“霸道”,以“破坏省委权威”的说辞,收拾同济大学高材生——郭光允;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有朝一日,组织以“破坏中央威信”的说法,而处置程维高。历史的吊诡在于,郭光允、程维高,都没有权利救济的渠道,无论就党纪国法,都无法进行申诉,“组织”对党员和公民的生杀予夺,是不需要理由的。所以,郭光允和程维高,品性迥然不同的人物,都成为政治的牺牲品。这里面,已经蕴含着悲剧的意味了,而更大的悲剧在于,郭光允和程维高所经历的悲剧,正在其他人身上应验,不知伊于胡底!

中国人心中充满着仇恨,所以,喜欢看杀头的场面。“组织”在1978年之后,以贪腐定罪的干部,多如过江之鲫,都懒得统计人数了。主事者的心思,实在出人意料,宁肯宰掉不少干部,喜欢听到老百姓“英明伟大”的称颂,也不刷新政治,制定公开、公正、公平的规则,分享给权力戴上辔头的益处,会使多少官员形成谦逊、克制的品性,从而不至于轻易放纵,而走上不归路。让海量的官员,既难以尽心服务,也丧失人格尊严。至于,由于官员霸道,民众而受到压制和打击,可谓罄竹难书!

制度已经变异到愚不可及的地步,主事者还在那里,自鸣得意!也不知道,这种好心情,从何而来?几乎无官不贪,特别是大大小小的一把手,这种致命的政治生态,其实,已经将“反腐”,变成清理异己的手段。主事者忧虑的不是贪腐,因为,体制可以给程维高带来霸道,也给程维高及其家属带来巨额的利润。主事者,要是真想反腐,必然要刷新政治,将权力引导到笼子里面;宁可选择性反腐,清理政治异己,也不去进行现代制度的架构。真是服了您了!

党国体制为特征的全能政治,类似于无限责任公司,而不是有限责任公司。主事者承担着无限的责任,是绝对输不起的,一旦成为政治上被整肃的对象,身家性命,满盘皆输。所以,党内的政治博弈中,进行的是零和博弈。既然,我的所得,是你所失去的,那么,政治生态,必然是不共戴天、你死我活。像程维高、陈良宇之辈,只能说政治手腕,不够纯熟,在中途就被淘汰出局了,等待他们的,必然是政治清算。

由于是无限责任公司,不能建立合理的退出机制,一旦退出,必然被打入另册。之所以,政治效能低的惊人,办公室里面,总潜伏着另外一个不能被消灭的山头,对自己的派别进行掣肘。组织里面,合乎理性的制衡,是不存在的,但是,一把手不霸道,强势,几乎什么事情都办不成,因为,就在自己身边,总有人使绊子。

如果小户人家出身,没有深厚的背景和“老班长”的强力支持,新任的一把手,难以形成强势的力量,政令能否畅通,都是值得怀疑的。恰恰赶上,前任一把手,并不喜欢后任,那么,别看前任一把手退休了,但是,依然垂帘听政,因为,前任一把手的人马,属于强势。

从这里,足可以窥见,不刷新政治的坏处了,仔细观察,到处不都是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啊!无妨叫做“中国模式”。前任主事者退休了,成为“老班长”的时候,才可以进行组阁,也就是说,后任一把手的同僚,几乎都是“老班长”圈子里的核心骨干。这些骨干的主要功用,就是“拆台”,监视一把手的言行,给老班长汇报。

人这种动物,喜欢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其实,这就是政党政治的理由,而“中国模式”,恰恰相反,必须学会与打横炮的人共处,这是中国模式最败坏人的地方。

温相胸中自有现代政治理念,在海外用“风雨无阻,至死方休”表达自己对政改的决心,但是,就在九人里面,这位高喊绝不,那位坚持协商,以至于一误再误,迁延至今,何止是令人喟叹!

英国、美国,没有为中国民主政治,提供标准答案,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问题的关键,中国人不向往有尊严的生活,那就做一头快乐的猪好了!

2011年2月2日,4:07分,书菜楼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