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何频:不要让观点分歧变成你死我活

f091021501
著名华人出版人、美国明镜出版社及《明镜月刊》总裁何频先生2009年10月在布拉格。(摄影:黄频/中欧社)

追思天健,最大启示就是,不要让观点分歧变成你死我活的敌人。在讨论观点时,不要误解对方,更不要贬低对方人格讨论问题,不要置人于死地。即使无法讨论问题了,也要给人基本尊重。

2010年12月25日,当世界在庆祝圣诞节时,中国旅美政治学家史天健在与病魔搏斗数周后病逝。此消息立即震 动天健在各界的老友。来自各种不同观点的好友即兴写下感人的纪念追思文字。最早得知消息的美国华人政论家孟玄在明镜网写下的文字被大陆多家媒体转载。世界 政治与经济研究所所长李凡和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也从民主化贡献的角度追忆天健的贡献。2010年最后一天,天健亲友为他举办公祭活动。其 导师和研究伙伴、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参加活动,数度哽咽。他高度评价天健的学术成就达到了用实证方法研究中国政治的顶峰。

2011年1月2日元旦假日未过,为追思这位老友,一批老友和校友重聚在美国纽约法拉盛湘水山庄,追思天健。这是在急剧转型期的华人世界中超越党派分歧 的一次知识分子的交流,气氛感人而温馨。湘水山庄是天健最后与在座老友吃饭饮酒,纵论国是,切磋人生的地方。席间,一副餐具摆在天健上次餐聚的座位上,熟 悉天健的老友,夹几道天健爱吃的菜肴放在盘中。

以下继续分篇刊登他们的发言摘要,整理者庄辛泽。

何频(媒体人,政治观察家,天健好友)

人到了一定年龄,到了一定地位,最令人讨厌的就是装模作样。天健从来不做作。即使做了教授学者,他还是一副农民样子。他不修边幅。有一次,到我们那里拍摄节目,他没穿西服,我们借了套西服给他。又发现他居然穿的是拖鞋,而且袜子一只脚一个颜色。天健喜欢穿拖鞋,经常不分场合穿拖鞋。

天健是个喜欢争论问题的人,他甚至给人享受批评的感觉。但他绝不是受虐狂。近年来,我与天健见面就争论,有时还是公开的,有一次在哥伦比亚大学研讨会上,天健拿出的研究说,中国政府有90%的支持度。我告诉天健,在一个不能公开讨论问题的国家,没有99%支持度就是低的。朝鲜可以达到100%,那可靠吗?我曾经在台湾媒体工作。那时,台湾两大报《联合报》和《中国时报》都邀请西方权威机构通过抽样调查做出结论:他们是台湾最大发行量的报纸,而对方不是。这表明,抽样调查不那么可靠,即使专业的调查也可以被误导。

天健后来积极参与中国基层民主,推动村民委员会选举。我觉得很奇怪。不是掌权者认为中国人的素质低不能搞民主吗,为什么偏偏就只开放选举给教育程度可能最低的群体?天健说,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回答,谁叫你弯着腰说话?正因为你们在国内要屈膝弯腰,我在海外可以站着,既然不腰疼,为什么不多说些。

我当然也有调侃的味道。其实,天健也不是不知道中国的问题。有一次他告诉我,他在大陆看到地摊上卖假文凭。他问价钱,那个卖文凭的说,什么文凭都有,中外名牌大学的文凭,只要让他们看个样本,就给你制作一个。但这个卖假文凭告诉天健,不会卖给他一流大学文凭,因为他这副土样子,只能买个三流、四流的学校文凭;他要是拿出一流学校文凭会穿帮的。这表明,天健甚至知道中国的江湖。他的学问,不是书呆子对概念的迷信。

有人指责,天健是迎合政府,其实,政府一些部门对他的研究很戒备。这种来自左右的指责,使得天健的处境有时很尴尬。因为人在海外,在大陆是边缘的;因为是研究中国大陆问题,在美国也是边缘团体。但更大的尴尬是,他在中国的学术活动,几乎都是在严密监视下。而民间一些人又认为他是为政府利益在工作,对他冷嘲热讽,严厉抨击。

这些年,因为观点分歧,不少人之间友情都淡漠了。追思天健,最大启示就是,不要让观点分歧变成你死我活的敌人。在讨论观点时,不要误解对方,更不要贬低对方人格讨论问题,不要置人于死地。即使无法讨论问题了,也要给人基本尊重。

天健的人品令人尊敬和怀念。我不是因为他与我观点一样而尊敬他,而是他与我观点如此不同、但能平等交流和相处而尊敬他。

(《明镜月刊》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