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推墙族:黑帮语言

甲:你在哪工作? 乙:在学校当老师。你呢? 甲:安全局。 乙:哦,安全局是干什么的? 甲:我们负责揪出对国家不满的家伙。 乙:你的意思是…还有人比较满意? 甲:那些人不归我们管,管他们的是纪委。

歪焦部发言人红儡说,埃及是中国的友好国家,希望埃及尽快恢复社会稳定和正常秩序。这哪是外交官当说的话,完全是典型的黑帮语言,如果不是友好国家,就希望别人大乱么?在文明世界混,还是懂点规矩的好。

《人民日报》:全世界我们最好;《参考消息》:全世界都夸我们最好;《环球时报》:全世界都嫉妒我们最好。

贺卫方:用教育奴化心灵,以宣传制造谎言,以司法加剧冲突,以税收暴敛民财,用外交丑化国家。程益中接龙:以政治自欺欺人,以理论蒙昧人心,以学习混淆视听,以利益改写准则,以采购腐蚀全球,以订单收买世界,以罪恶谋求稳定,以暴力制造团结,以和谐涂抹伤害,以发展掩饰沉疴。

伏在背后一女前胸与你后背紧紧相贴,并间断地在你身后挤压摩擦;蜷坐于身下一女也随着你身体的前后耸动,而时不时地抬头凝望着你,你不是在玩双飞,你TM是在挤火车。

今天一在广电网络公司上班的朋友回家说;今天我休假,可公司硬把我叫去说有紧急情况,到公司才知道有个重要通知;为了防止法论功搞破坏,必要时立即切断网络运营。乖乖,就明说了吧,怕埃及民主运动的火烧过来,别什么都往法论功身上扣。

不仅穆巴拉克有北大荣誉学位,刚刚发现巴拉迪也有清华大学的名誉博士。简单来说,这就是北大和清华的较量,纯属我朝内政问题。

中国已初步建设成为一个由月光族、啃老族、打工族、蜗居族、蚁族、牢骚族、抱怨族、行骗族、逐利族和隐婚族组成的多民族国家。

想想像我们这样忘恩负义的国人和民族,却还没有亡国,真是个奇迹。但如果有下一次的保卫民族之战,谁还保证还有像黄绍甫先生这样的热血男儿拚洒疆场?谁看到只因参战党派不同,为民族而战的义人,却落到这样的地步,不洒悲愤和同情之泪呢?

孤苦无助的远征老兵病危,需要大家救助。具体救助请大家见上推。他一生坎坷,坐了共产党35年牢,只因是他是代表国民党参加了抗日。这是他的回忆录《老兵沉浮记》。

85岁孤苦无助的远征军老兵黄绍甫,坐了共产党35年的牢,每月只有低保165元,无力买医保。他老战友的女儿、他的养女曾宏玲因512大地震后发了三篇关于地震真相的文章,被关押很久才被放出来。

如果赶走了一个独裁,却迎来了原教旨主义政权,犹如赶走了独狮,却迎来的群鬣。苦难将会升格为全民狂欢下的灾难。埃及的变数真不敢乐观。

话说刘备在洞房花烛夜当晚,傻笑的对着娇妻说:“该是老二出场的时候了!”顿时,关羽破门而入,大喊道:“多谢大哥!”

(中欧社摘编自推特)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