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茉莉:《潇湘晨报》事件背后的历史观

p101001101
本文作者苿莉,原名莫莉花,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师进修班,原湖南邵阳师范专科学校教师。一九八九年六月,茉莉因为谴责中国政府镇压民主运动,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监三年。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三年流亡香港,任杂志社编辑。后旅居瑞典。现在瑞典教育机构任职,兼香港中文杂志专栏撰稿人。二零零一年获纽约「万人杰文化新闻奖」。二零零五年获香港记者协会、外国记者会、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颁发的「人权新闻奖」。出版个人作品集《人权之旅》、《山麓那边是西藏——一位中国流亡者的观察》、《瑞典森林散步》。主编汉藏协会成员合集《达兰萨拉纪行》。其他有报导、散记、文学评论等文章散见于香港、美国各报刊杂志。现居瑞典。

流行网络的“我爸是李刚”的狂言,最典型地反映了中国利益集团的可恶与丑陋。越来越坐大的各种利益集团,已成为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绊脚石,因为太子党们已经利用权力获得巨额财富,所以他们绝不容许下层人民用选票去制约他们。作为最大的利益集团,中共政权对国内知识分子要求政治改革的呼声,也就像满清官僚集团一样,对要求变法维新的士人进行冷酷无情的镇压。

据说是湖南省影响力最大都市报的《潇湘晨报》,前不久遇上麻烦。他们推出辛亥革命100年特刊,其中《天朝垮台前,利益集团已丢尽了它的脸》一文的题目,触动了有关方面的神经,该专辑才出刊两期就被叫停,其总编和副总编皆遭调职。

中国人一直有重视历史的传统。当今红朝盛世,只要不提“六四”、“达赖喇嘛”和“争取民主人权”,说历史的人似乎就不须再有顾忌了。然而,当不满现状的知识分子叙述具有批判意义的历史时,他们就会发现,富有启发和借鉴的历史探索,在中国仍然是一块雷区。

◎ 庸俗化泛滥,批判性历史被禁

由龚晓跃撰写的《天朝垮台前,利益集团已丢尽了它的脸》一文,潇洒而诙谐地叙说大清帝国的故事。近年来,写清朝故事的书籍多如牛毛,影视界的清宫戏红遍了中国,历史剧通常也被视为一种历史文本。同样是写清朝,何以有的走红,有的被禁?

尼采曾经将历史研究区分为三种类型:纪念式的历史学、好古式的历史学和批判式的历史学。纪念式的历史学追溯、回忆历史英雄,颂扬他们的理想及事迹,激励现代不甘平庸的人,使历史从中汲取力量和勇气。然而,当今中国的历史剧却少有这种积极的纪念意义,大都是掺假的庸俗化的纪念性历史。

例如被人们热捧的《康熙王朝》、《雍正王朝》等清宫戏。这些戏往往不顾清朝统治的残酷和腐败,回避清朝严酷的文字狱和杀戮,而以很辉煌的手法描写盛世景象,美化古代帝王。在满足人们的娱乐心理时,给人们灌输了一种可怕的历史发展观,即中国的历史是由帝王将相推动的,人民不需要民主法制,只要企盼圣主明君带来和谐盛世既可。

这一类猎奇油滑找乐的历史故事流行,是中国人的自由意志麻痹的症状。为统治者贴金的庸俗化历史,可以造就一个低智商社会。当人们一味等待明君,他们就会丧失了改变历史的愿望,丧失对人的尊严等高尚价值的想象。

而批判性的历史写作,属于那些希望超越历史局限的人。他们对现实社会有不满,愿意为一个更合理的社会从事改革和创新,因此揭露历史的弊病。《潇湘晨报》这次的文章,主要讲清朝晚期腐败的事实,说明由于利益集团势力坐大,最后导致清朝垮台。

该报副总编辑龚晓跃在卷首语《所谓天下大势》中写道:历史背后有既定逻辑起作用,满清统治者选择封闭,而“人民要电报以利信息,人民要办报以彰思想”,历史就是“翻墙者对抗修墙者”,“修墙者的心魔之墙高到一尺,翻墙者的攀越之道必然暴涨一丈”。“这个国家及其国民的愿望,可以归总为‘宪政’二字。国家求宪法巩固根本,国民盼宪政确保权利。”

这样清晰有力的历史批评,鼓励人们去承担起当代变革的责任。而中共当局敌视一切要求革新和进步的思想,禁止这样的历史回顾,让那些庸俗的奇闻逸事、造神的伪历史充斥于世,令历史成为权力政治的婢女。

◎ 讲述利益集团忌讳的史事

一个拥有悠长厚重历史的大国,总是会有人挺身而出,拒绝谄媚的谎言,寻找历史的真相和教训。历史的真相,往往是一些令人不安的故事。真实的历史不仅是过去的故事,它也像一面镜子,提供一个角度让人们透视出今天的现状。所以有人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潇湘晨报》的文章“天朝垮台前,利益集团已丢尽了它的脸”,就涉及到清代吏治的败坏,文中叙述道:

“乾隆末年,循吏、清官几已灭迹,贪墨之徒充塞中外。当平庸成为主基调时,也就是官场上下利用权力埋头捞钱的时候了。及至道光时期,鸦片走私以新的时代形式,再次极大地败坏了晚清官僚政治。其实,和珅式的‘权力决定财富’方式,不过是‘部族政治’在经济上的表述。皇帝以‘天下公主’的名义集中一切资源(土地、财富、知识、权威等等)时,这些资源就都被‘权力化’了,而这种‘权力资源’的‘代理人’,就理所当然是和珅这些‘部族政治’的得益者咯。”

(凡是对中国现实有了解的人都会有所感觉,一百年前清王朝积累的社会矛盾,与当今中国的实际情况确实很相似,主要是官吏的腐败,以及因“权力决定财富”的方式而兴起的各种利益集团。中国的利益集团也像满清一样,由中共元老家族的“太子”们,和那些因忠实于王朝而被从下面提拔上来的“掌柜”们组成。

西方国家也有利益集团,但那些国家有民主法制的社会环境,使利益集团无法集中一切资源,无法绑架国家的政策和发展战略。而中共利益集团却和满清利益集团一脉相承,他们所谓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使他们能够利用权力掠夺一切可以掠夺的资源。一党专制的政治制度,使他们能够随心所欲地操纵国家各项政策,在中国的经济、行政和法律等政策的制定上,尽量符合他们的最大利益。

流行网络的“我爸是李刚”的狂言,最典型地反映了中国利益集团的可恶与丑陋。越来越坐大的各种利益集团,已成为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绊脚石,因为太子党们已经利用权力获得巨额财富,所以他们绝不容许下层人民用选票去制约他们。作为最大的利益集团,中共政权对国内知识分子要求政治改革的呼声,也就像满清官僚集团一样,对要求变法维新的士人进行冷酷无情的镇压。

因此,《潇湘晨报》的文章揭露清朝利益集团,解说腐败是导致历朝历代覆灭的根本原因,这就触及了当局的痛处,中共利益集团自动对号入座。这令人想起鲁迅笔下的阿Q。因为生过癞痢头,阿Q的头皮光光亮亮的,所以他最忌讳别人说“灯”、说“光秃秃”,人家一说这些,他就特别敏感生气。

◎ 困惑的中国人应从历史求智慧

《潇湘晨报》此文给我们的启发是,当我们在现实的迷雾之中感到困惑不安之时,当现有理论不足以解释纷繁缭乱的社会事实时,历史会告诉我们所在的方位。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历史是人类为未来而储备的经验,一旦我们丧失了这种基本的教育或训练,就等于失去了判断自己今天行为的能力。”

如果我们将当今中国的问题“问题化”,就会看到,历史总是在循环。例如,许多在1989年发出政治改革呼声的知识精英,今天已经安于“盛世”,并与权力合作获取利益。只要回眸中国历代王朝,看统治者如何“以科举销尽天下英雄气”,我们就不再奇怪。

一个拒绝政治改革的政权,为何能在经济建设上取得如此成就?这是最令人费解的一个问题。读史的智慧就是帮助我们在认识事物时打开视角。例如,当年拿破仑三世在法国称帝后,建立庞大的军事官僚的恐怖国家,解散工会,封闭进步报刊,禁止一切民主派与共和主义者的活动。但他振兴了法国的经济,发展了商业和自由贸易。俾斯麦在德意志第二帝国掌权时,作为坚定的保皇党人,他使德国资本主义经济获得了举世瞩目的迅速发展。

观察一个畸形而复杂的社会,需要纵深的历史感和跨越时空的国际观,从有关历史的缝隙中,披沙拣金,搜寻那些关连着特定现实问题的史实,加以认真的辨别,我们就能知往察来。把握了历史的规律,也就洞察了现实,在经济发展的欢呼中保持清醒的头脑。正如该期《潇湘晨报》的文章提到的:“中华民族错过了很多机会,中华民族还有很多机会。这就是我们纪念辛亥革命的意义。”

(香港《争鸣》杂志2011年一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