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毕研韬:“维基解密”还披露了什么?

p100218101
本文作者毕研韬,海南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主任、北京三略研究院传播学研究所所长。

“维基解密”将人类对国际政治的认知推进了N年。在人类历史上,新闻媒体、专业教材和学术著述对国际政治的描述离实际状况相隔十万八千里。“维基解密”却一把撕下了国际政治的虚伪面纱,把权贵们极端自私和残酷恶毒的本性展现在世人面前。过去,某些西方大国自我吹嘘其人道主义援助是基于普世价值,可今天,人道主义援助早已沦为国际博弈的工具。在国际交往中,每个国家都是“残酷的现实主义者”。

“维基解密”(Wikileaks)自称是一家“非营利性媒介组织”,专门披露从匿名来源处获得的保密文件。该网站2006年就已上线,但直到2010年连续三次大规模曝光美国秘密军事外交资料才名声鹊起。特别是从2010年11月28日起,“维基解密”开始披露美国国防部251,287份外交电报,“维基解密”才闻名全球。

“维基解密”将美国国务院的电报泄露称为“密电门”(cablegate),意大利外交部长弗拉蒂尼称之为“世界外交的9.11事件”。但在笔者看来,外界过高估计了“密电门”的杀伤力。9.11恐怖袭击后,“9.11调查委员会”建议加强情报分享。于是,美国将原先的军用网络Milnet(Military Network)切分成三块:传输“绝密”(Top Secret)文件的JWICS、传输“机密”(Secret)和“秘密”(Confidential)文件的SIPRNet,以及传输非保密(Unclassified)文件的NIPRNet。“维基解密”披露的外交电报来自SIPRNet。

在251,287份电报中,“机密”级别的有15,652份,“秘密”级别的有101,748份,非保密电报有133,887份。从目前披露的电报分析,“密电门”对美国的伤害集中在“软实力”方面。但是,“维基解密”主编阿桑奇(Julian Assange)已经备受争议。但在笔者看来,很多人反应过激了。据说,美国国防部正在研究阿桑奇是否曾怂恿美国士兵曼宁(Bradley Manning)。媒体报道说,美方希望以间谍活动同谋罪起诉阿桑奇,但此举必然会引起争议。新闻媒体都会鼓励爆猛料、挖猛料。“密电门”的主因是美国的保密制度存在缺陷,责任不在“维基解密”,也不在美国的情报分享战略。

一、“维基解密”披露的情报作业

美国的反恐决策需要大量情报支撑。维基解密2010年11月28日公布的文件显示,美国外交官曾被要求监视联合国领导层及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的代表。这份电报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于2009年7月31日发给美国33个驻外机构的。电报开头就说,“这份电报提供了新版《国家人工情报收集指令》中关于联合国的完整文本以及国务院继续要求提供关于联合国高官的传记信息”。这些传记信息可用于数据挖掘和监控作业。海内外都有媒体报道说,是希拉里下令搜集情报,事实并非如此。

2003年,时任美国总统乔治.布什曾签署一份国家安全指令。据此,美国中央情报局2004年决定加大力度搜集关于联合国官员和各国要人的原始数据。2009年,中情局更新了这份指令,并发给情报系统各单位,同时发给了商务部、农业部等非情报部门的驻外机构。美国国务院将中情局的指令转发给驻外机构,这就是“维基解密”披露的希拉里下令搜集联合国高官情报。早在2008年,希拉里的前任康多莉扎.赖斯也下达过多份类似秘密指令,要求在情报搜集方面更具“进攻性”。

二、“维基解密”披露的的历史符码

“维基解密”的成功昭示着非国家主体有能力影响政治进程。过去,各国权贵们决定着本国公民的知情范围,政治精英们习惯了操控公众认知。12月6日,原中情局官员Michael Scheuer撰文说, 近几年,美国领导人反复告诉美国公众“黑就是白”。白宫政治顾问们曾自负地叫嚣,新闻媒体总逃脱不了被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命运。“维基解密”却证明了:公民有权利也有能力知道真相。从此,权贵们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愚弄大众了。从全球范围看,阿桑奇和他的同事们只是觉醒了的民众代表。我们不难发现,目前攻讦阿桑奇者大多是各国的政治-经济精英、军情机构和其他既得利益者。

“维基解密”开创了一种新媒体形态。2010年5月,《纽约每日新闻报》将“维基解密”列为“彻底改变新闻界的网站”中的第一名。“维基解密”的基本原则有三:捍卫言论与出版自由、改善人类历史记录、支持人民创造历史的权利。“维基解密”的最大特色是出版原始资料,以便让大众“看到真相的证据”。为确保网站的安全运行,“维基解密”招揽了大批信息与通讯专家、数学与保密专家、法律与金融专家。“维基解密”传输的信息都经过复杂的加密处理,而且团队成员间还会传递虚假信息以迷惑敌手。显然,“维基解密”是基于高端技术的新闻媒体。

“维基解密”不在国家之内,摆脱了国家利益和国家法律的束缚。“维基解密”不以营利为目的,不必取悦传统“财神”。打破了世俗羁绊的“维基解密”无欲则刚,天马行空,无所畏惧地挑战国家权力和宗教权威。为实现网站宗旨,“维基解密”超越自身“利益”,主动与传统媒体合作。“维基解密”将黑客理想、公民记者和新闻专业主义有机结合,创立了一种难以复制的新媒体形态。阿桑奇相信,“强大的媒体”是建立透明政府的必要条件。但是,阿桑奇试图超越传统上新闻自由和司法限制的平衡,这不可避免地引起了权贵阶层的强力反弹。信息自由就意味着密室交易被曝光,意味着精英与平民之间的权力再分配。

“维基解密”将人类对国际政治的认知推进了N年。在人类历史上,新闻媒体、专业教材和学术著述对国际政治的描述离实际状况相隔十万八千里。“维基解密”却一把撕下了国际政治的虚伪面纱,把权贵们极端自私和残酷恶毒的本性展现在世人面前。过去,某些西方大国自我吹嘘其人道主义援助是基于普世价值,可今天,人道主义援助早已沦为国际博弈的工具。在国际交往中,每个国家都是“残酷的现实主义者”。有人说,阿桑奇就像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装》中那个小孩,不经意间说出了实情:皇帝什么也没穿啊。当然,童话中的小孩是天真无邪的,阿桑奇却有着只有自己才清楚的目的。

三、“维基解密”披露的信息操纵

“维基解密”披露的外交密电真实性如何?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菲利普.克劳利12月7日称,目前美国无法证实每一份遭泄漏的资料的真实性。2010年12月12日,新加坡外交部长杨荣文呼吁人们在阅读“维基解密”披露的新加坡官员发表的看法时,首先须了解他们作出相关谈话的背景,并从全局去理解他们所要表达的意思,避免断章取义。这等于公开承认了所泄露的密电的真实性。 此前,为避免让公众获得线索,美国等主权国家一直拒绝就所泄密电的真实性发表评论。

俄罗斯(2010年11月30日)和伊朗(2010年12月5日)曾表示,“密电门”或是美国的阴谋。美国著名安全专家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台湾译作“布里辛斯基”)在接受美国公共广播电台采访时称,我不怀疑“维基解密”从一些并不重要的来源获得了一些东西。但“维基解密” 也有可能从一些感兴趣的情报机构获得过信息。这些机构试图操纵这个过程,实现某些很具体的目标。但国际社会一般认为,“维基解密”披露的大部分信息是真实的。

(作者赐稿。本文原载香港《传媒透视》2011年1月号。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所在单位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