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承鹏:突尼斯革命观感 大意了

p100810103
李承鹏,中国著名足球记者、评论员,昵称“李大眼”。曾在足球界摸爬滚打20年。2005年,逐渐转向公共社会事件的讨论。目前,其博客已成公共意见发布以及传播的最大平台之一。出版有《李可乐寻人记》、《中国足球打黑》等书。

突尼斯是非洲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两年前人民还山呼万岁,忽而本阿里就不见了。可见,不见得给人民很多钱,但一定要占用他们的时间。不见得要修很多大学,但一定要建很多精神病院。不见得要电视多少竞选演讲,一定要塑造一个宗师级的和谐上访老头在打拱。不见得要有围观的公民,但一定要有冷静澄清事实的公民观察团……

本阿里为发展突尼斯GDP做了杰出贡献,只是治国不严,大意了,听张书舟在感叹,中国人民,又少了一个好朋友。

一直以为只有中国才有城管,想不到突尼斯也有。一直以为城管战无不胜,甫一交手,突尼斯城管望风披靡,战斗力太水,天朝该收回此威武名头,勒令番邦此后只可叫水管。

内心其实是很惋惜突尼斯总统本阿里的,这个集结了本拉登和拳王阿里的独裁者鳌居23年,看上去曾经多么伟大,他只是一时大意。这件事开始很眼熟,物价飞涨、集权腐败、失业率高、控制言论,26岁失业大学生违章摆摊被缴而后自焚……不眼熟的是后面,群众竟然可以上街游行,反对派竟可以在电视上讲话,也无口径审查,最后总统竟调不了军队,失国流亡。可见治国如治社团,御民如带小弟,大意不得,马龙白兰度在《教父》里以一个资深西西里领袖告诫:只有女人和小孩可以大意,男人不可以。这里,愿意跟本阿里分享一些治国御民的不可大意:

突尼斯国是免费上学免费就医的,还有相当数量免费住房。这样带小弟就显得没智商。大量刁民可以上午十点才起床,在街头喝咖啡聊闲。无事就会生非,聊着聊着就会谈论些民权自由之类不相干的东西,想起老大的三姑四姨五大伯其实是突石油总裁突铁路董事长突移动总经理。治国就是应当高学费高医疗费高房价的,让小弟们像狗一样的奔波,撒泡尿都必须读秒,人人憋出前列腺,造爱都没时间,更不能造反。

这些年本阿里把GDP提高6倍,又拿了国库很多钱去修高速、铁路、楼堂馆所,人民一时欢呼生活一天比一天幸福。可该国TCTV幸福调查问卷跟不上,没来得伪造幸福指数,还不收房产税,没制造春运,高速路上并无天价罚款,也忘了常态建制的拆迁队,趁街民上街买菜时哗啦就把房给拆了……这样势必没法占用人民大量精力去讨生活打官司上访。我不理解,甚至连精神病院这么基础的维稳设施都没修几座。让人民清醒着就太不安全,看,居然还想得起什么公平均权之类的字眼,未经信访办阻拦就上街了。多不好。

本阿里培养了好些大学生,也让他们没工作。可是,这些大学生未被迅速授予被就业称号,国家统计局也不配合,把25%的失业率改写成2.5%。再找些国师来阐述《论语》,让突尼斯丹姐姐在百家讲坛上以丁字步造型说:当你遇到挫折,不要埋怨社会,要问自己的内心……哈,凡事说到内心就玄妙,因为你穷尽一生也不会得到答案,就不好意思再找政府麻烦,只能自己找自己了断。

本阿里确实大意了。虽然该国并没有很多的子,但他应该制造一些子。要知道维持一国的生存发展,不仅要精子和卵子,还得有很多其他的子。比如前几天我国国家博物馆前就塑了很大一砣青铜的子,那份深邃悠远和低眉顺眼高度统一,从理论和实践上打造了一个从上古而来的信访老头:当年他率弟子信访列国,诉求心中苦楚,虽屡经推搡和暴打,但始终双手前拱,忍让谦和,他君君臣臣,他告诫天下——不要造反,要和气。诸王大悦,封其为史上最牛信访老头之孔子,最后只见春秋,没有夏冬。因为夏炎冬寒太残酷,春华秋实很和谐。

我对这一砣青铜的子没意见,因为我也不知历史上真实的这个子是什么样子,这里说的只是被篡改后的子。另我觉得为了匹配该在西广场再弄一子,孙子,因为孔子仁爱的教育就是让我们最后成为孙子。建议火速引进中国诸子,但得鉴别符合国情的子,墨子的兼爱有些危险,加之这些手工匠人组织严密,很容易搞成社团,荀子太执着,不利于忽悠,韩非子太犀利,最后怕反噬其主。我觉得最佳组合是孔子、庄子、孙子三位一体混搭使用,简明扼要说明孔子就是庄孙子。

信仰的事情是长线投入,周期长收效慢,有时候还烧了塑,塑了再烧,浪费不说,教科书上正面反面解释起来相当麻烦。所以我觉得真正不可大意的是:

必须打造一支给力的城管队,干脆由天朝直接输出一支,中国不能输出价值观,但可输出城管队。上去以后也不管什么阵型什么战术,拎棍子就开打,还可灌开水,别说一干失业大学生,就连神马英国空勤大队,神马法国特种兵,神马以色列格兰尼侦搜队,一会儿就都浮云了。另一个建议,此次突尼斯变故,除城管部队不济,人民太剽悍,更重要的是缺乏一支演得很好的公民观察团。公民观察团是新兴事物,他们逶迤而来,不一会儿就帮忙证明这不过是普通水果自燃。至于水果为何自燃,又可找相关教授和专家从地球极寒和热熵分配不均开谈,你知道的,这么专业的话题一般人谈上半个小时脑子就真空了,先把局搅乱,政府再出面收拾残局,事情就从理论上搞定。

突尼斯是非洲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两年前人民还山呼万岁,忽而本阿里就不见了。可见,不见得给人民很多钱,但一定要占用他们的时间。不见得要修很多大学,但一定要建很多精神病院。不见得要电视多少竞选演讲,一定要塑造一个宗师级的和谐上访老头在打拱。不见得要有围观的公民,但一定要有冷静澄清事实的公民观察团……

本阿里为发展突尼斯GDP做了杰出贡献,只是治国不严,大意了,听张书舟在感叹,中国人民,又少了一个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