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夏小强:歌星那英和台湾空军司令的不同待遇

p110111105

北京市因为交通拥挤堵塞严重,近期出台了机动车限行和限购等措施,但是,歌星那英在1月9日发的一篇微博爆出了北京的交通拥挤似乎不完全是机动车数量巨大造成的。

下面是那英的微博全文:“那英:今天特早就把妆化完了,刚到国家体育馆来参加交管局春晚,一进后台~演出服没带!!!我?我?这时候交管局滴全冲上来咧!警车开道带着我那笨助理飞奔而去!交警这时不用啥时用啊!”

歌星那英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布,1月9日晚在北京参加北京交通局的春晚现场演出,但是临时发现自己的演出服忘记带,于是北京市交警就出动警车,实行交通管制,让那英的助理在北京交警的陪同下去取演出服,由于那英对此“待遇”有些炫耀,说“交警这时不用啥时用”,这篇微博引起了网民的一片哗然,立刻使她深陷公众的口诛笔伐之中。

有人说那英滥用特权;有人说北京市交警不应该用这种特权给那英;有人认为,这种浪费纳税人钱并且占道扰民的事,竟然还公开拿出来显摆,可见“公众人物”素质之差;有人说,我们纳税人花钱养着警察,原来忙着在为一个歌手取衣服,多少老百姓命要丢了都不会警车开道。

凭心而论,那英给人的感觉是心直口快,似乎属于性情中人,因为在她发微博14分钟遭到网友的口水后,那英删除了那条博文,然后又一条微博上线,并且爆了粗口:“别tm以为我烂用交警特权!几条马路都管制!靠!你鸭试试啊!”

如果仔细看看那英微博的内容,里面还有讽刺调侃北京交管局的含义,那英的微博爆出2条信息:一是北京交管局滥用公权力,二是大家都知道北京交管局花巨资开晚 会了;因此而引起了社会和公众的关注,起到了民众对社会公权力的监督作用,从这一方面说,这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所以有人评论道:要搁旧社会,那英就一被警 察局叫去唱戏的戏子,也是弱势群体。虽说那得意劲儿让人不喜欢,但警车开道这事错在她吗?特权在她手里,由她支配吗?

有一条可以和那英这条 新闻形成对比的新闻发生在台湾。元旦那天,台湾空军司令雷玉其儿子婚礼,动用一辆部队军用悍马车当摄影车,台湾舆论哗然。总统府日前下令将雷玉其上将降 职。雷玉其当即召开记者会,为儿子婚礼造成社会观感不佳而道歉,但说明充当摄影车的这辆悍马是向友人借用的民用型车。

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看到了这条新闻可能会感叹:生活在大陆的“公众人物”太幸福了!身为空军司令上将的身份,为公子婚礼只不过动用了一部军用车当摄影车,还是向朋友借的,竟然遭到降职处分,还要向公众公开道歉,这对于“天朝”来讲,绝对是个笑话。

大陆歌星那英和台湾空军司令在一个类似事件中的不同待遇和结果说明,在民主国家,公权力是用来服务于人民的,是民众的工具,公权力以及拥有公权力的公众人物 是受到民众监督,并且其是否能发挥公众影响力是被公众舆论和民意所决定的,如果失职,将会下台或是失去其拥有的权力。反观在一个没有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 极权专制社会,公权力不仅用来服务于特权阶层,也是特权阶层控制和打压民众的工具。

对于公权力使用的受限,对此感到无奈的,在台湾是像台湾空军司令雷玉其这类的“特权”人物;在中国大陆,是所有的普通民众。这就是歌星那英和雷玉其上将受到不同待遇的原因。

(仰望星空/)